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喀卓安得丸與打靶不窮丸 展開 隱藏

凡勝義內密製煉的喀卓安得丸與打靶不窮丸與世相製造者全然不同,必須取拙火定為法緣,其作用之加持力更是實在殊勝無比,但由於佛法的失傳,目前在這個世界上,真正能勝義修煉藥丸的聖者幾乎已經絕跡了,若能得此寶丸加持是莫大福報...
[寶丸簡介]

打靶不窮丸與喀卓安得丸修煉記實-大瑜伽士吃了秤鉈
我參加打靶不窮丸法會
[寶丸殊勝加持]其下文章中略有所提:

我見到佛門丹丸的力量(葉豐嘉)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工傷的奇蹟(詠)
兄弟情深,相依為命 得遇佛法 弟弟癌末臨終得加持,哥哥走上學佛路(張軍)
中風昏迷,醫生下達死亡通知 是佛法,讓我丈夫重獲新生(沈寶霞)
首屆阿闍黎和聞法上師研討會 在香港舉行
一個豆粒大的寶丸竟如此神奇!——我成功接引她學習如來正法的全過程(慈玲)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黑業突襲難抵擋 寶丸除障顯神威(拔西)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一顆聖丸的威力(周進達)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的可貴(李碧昭)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佛法的力量→我兒換肝紀實(佛弟子 黃榮滿)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阿嬤服用黑寶丸的加持報告(佛弟子 施偉哲)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智慧分享(第一卷)----真實佛法加持[游秋菊]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寶物的加持(佛弟子 Jenny)
佛教正法中心-佛力加持逃過一劫(孫文卿)
佛教正法中心-佛丸威力顯神奇(李鎂雪)
佛教正法中心-佛法加持力使我甩掉業病枴杖(釋慧祥)

本區最新文章回應 展開 隱藏
本區熱門文章 展開 隱藏

親見勝義浴佛法會的判析

瀏覽人次:370人


親見勝義浴佛法會的判析

【智蓮報導】
最近的許多報紙都登載了 五月二十六日 佛誕日﹐由顯宗密宗金剛總持益西諾布大法王在洛杉磯主持修法的「勝義浴佛法會」的報導。筆者有幸﹐親臨法會現場的種種聖境﹐至今回想起來﹐仍激動不已。許多感慨思索在心中積蓄翻湧﹐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為此特作一詳盡的判斷分析。
 
 似風似雷無聲 眾人所聞各異  
    且不細說法會上「樹空花雨」之聖境﹐法會開始花落成雨﹐三小時紛飛不斷﹐法會結束飛花戛然無蹤﹔且不細說「雲作傘蓋」的妙境﹐六英尺寬的法台﹐這雲朵卻始終僅遮住立有佛陀銅像的二英尺面積﹔且不細說「風慶壇城」之祥瑞和「法水收色」的神奇﹐先說「天龍喜笑」天空時﹐烈日當頭﹐風和日麗萬里無雲的天空﹐突然間奔雷當空驚炸﹐誰能理解﹖在場有三分之二的人聽到滾動的龍吟和炸響在法場當空的驚雷﹐奇怪的是﹐那麼震耳欲聾的霹靂雷聲﹐竟然同在法會的人中有三分之一沒聽見﹐只聽見了呼呼的風聲。美國打雷臺灣當然聽不見﹐洛杉磯打雷舊金山當然聽不見﹐同在洛杉磯的蒙市打雷阿凱迪亞也有可能聽不見﹐但就那麼幾十米的範圍﹐還被藍色帷帳圍在同一片草坪上﹐驚雷就在當空炸響﹐所有人都靜靜在聽﹐卻有一多半的人聽得真切﹐一小半的人什麼都沒聽見﹐這就是佛法的超凡妙力。
 
 護法現場神變 非人間景象  
   「法器顯聖」時﹐筆者有幸親見兩位護法站在金剛輪上。而現場拍下的照片﹐兩位護法在同一禎畫面裡倏地出現又倏地變成一位﹐而後又剎那消失﹐又出現又消失﹐還不斷變化形象。高科技圖像處理系統可以做出奇境﹐但這是現場大家得見﹐且個人所見多少不一﹐所以什麼科技都代替不了眾人同時觀看著的眼睛。而且金剛輪在錄影中變成了荷葉。筆者在現場沒有看到金剛輪發光﹐只看到金剛輪在水中行走浮沈﹐但在錄影裡﹐卻看到金剛輪沈到接近水底時﹐一道紅光突然從金剛輪下面發出﹐大家眼睜睜看著金剛輪行走。而就在這同一時間﹐同一空間﹐一部分人看到有八位護法站在金剛輪上﹐一部分人看到有兩位護法﹐看到八位護法的那部分人都說根本沒有兩位護法﹐看到兩位的又說完全沒有出現過八位護法﹐我距離金剛輪只有四英尺左右﹐我看到兩位護法大小變化﹐沒有看到一位﹐可是我拍下照片上卻出現了一位護法。有一部分人除了金剛輪走動什麼都沒看到。不管用什麼角度判析﹐當場出現護法﹐大家看到﹐這個鐵的事實就說明是真實的佛法呈現﹐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去曲解它的真實存在。  
護法在神變,現場拍下的照片,有一位護法,有兩位護法,有三位護法各自看到的數目不等。請參照照片對比即知護法在水中神變的狀態。由一位變兩位,兩位變三位,有小變大,並在其上行走,施展神功。(法器顯聖照的像)
 
 法器剎那火成冰 活佛胸記放白光  
    世間上的事﹐要麼有﹐要麼沒有﹔要麼存在要麼不存在﹐二元相對﹐事物只能占其一﹐無法兩者俱占﹐沒有什麼事物是既有又沒有﹐既存在又不存在﹐是八的同時又是二﹐這樣的邏輯悖論在人間不成立。但在法會現場發生的「天龍喜笑」「法器顯聖」神奇境相﹐卻恰恰產生了這樣的悖論。這個悖論的產生又說明了什麼呢﹖它只能讓我們推導出一個結論﹕這決不是人間的境相。但它又是真實不容置疑的﹐它就實實在在發生在我們眼前﹐只不過不是人間邏輯或科學概念所能理解的真實﹐而是人類認知能力以外的佛法力量﹐是佛法展現於人間的真實奇蹟。它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不可思議」!  
   還有那位兩百八十磅重的活佛授記﹐在大法王彈指之間﹐竟被金剛輪發出的三昧真火燒得慘叫﹐臉色煞白如同孫悟空戴緊箍咒﹐卻又在大法王彈指之下瞬間恢復原狀。活佛胸前的金剛輪印記現在果然長出法器﹐除法器本身立體圖案之外﹐神秘的是﹐法器周圍竟是從肉裡發出如手電筒般的白色亮光。筆者親見。據胖子仁波切說﹐總持大法王已授記這個光環七天後會內收消失﹐但法器會保留﹐今後會成為嬰兒肌膚一般嫩肉。試想﹐完好平滑的胸膛上﹐放置一片掌心大小的普通溫度的金剛輪﹐這只是一種簡單的物理性碰觸﹐簡單得好比左手碰著了右手﹐除了彼此感覺一下溫度﹐誰也不會對誰產生質的影響﹐可這金剛輪怎麼就在大法王彈指之間突然升高溫度﹐霎時就在活佛胸膛上留下了永久的印記呢﹖而且印記每天都在變形﹐現在長成了立體法器。這又有誰可以思議﹖那胖活佛後來說﹕「真是想不到﹐就那麼一塊小小的金剛輪﹐好端端放在我胸口﹐還覺得涼涼的﹐可總持法王持咒一彈指﹐它就突然變得奇燙無比﹐痛得簡直要我的命﹐我是實在忍受不住了才叫出聲﹐等大法王再一彈指﹐它怎麼就什麼熱度都沒有了﹖我也不痛了。太厲害了﹐沒見過這麼厲害的法器。」我想說﹐不是那金剛輪厲害﹐而是大法王的佛法偉大﹐若沒有那一彈指間的法力展現﹐金剛輪本身永遠不可能剎那間超過火的高溫﹐更不要說剎那間退火成冰。
 
 證量取水 凡夫不可能
    最震懾人的是「證量取水」。在法會結束前﹐我們將蓮池中的法水全部舀出﹐將蓮池抬開﹐從池下鋪平的黃緞上取出鋪在上面的許多張文書﹐從法會開始到結束﹐全部文書一直被蓮池緊緊壓在黃緞上面﹐法會結束時才能取出。就一個空殼蓮池﹐自重七百多磅﹐連我在內的四個人﹐依然抬之不動﹐不要說法會當中加入了九十大桶香湯法水﹐變成四千二百六十磅﹐誰還能動得了﹖十四個精壯男眾﹐抬得五官都挪位變形了﹐卻像螞蟻抬鋼琴 ---徒勞﹐蓮池紋絲不動。等到阿寇娜摩仁波且和慈仁嘉措大居士登臺﹐一位年輕女活佛﹐一位古稀老人﹐四千多磅的蓮池卻撼然而起﹐法水如銀柱般傾瀉到浴天池。筆者心中的驚詫震撼可以想見。這根本不是一個力量大小的問題﹐九十大桶水﹐每桶重四十磅。那是誰也改變不了的重量﹐加上蓮池自重總共四千二百多磅﹐人的力量根本無法與之抗衡。就算分攤給兩個人﹐平均每人拉動兩千一百多磅﹐也遠遠超越了人類的重力承受極限﹐科學證明﹐臂力最大的人﹐只要超過一千五百磅﹐手臂就會被拉成兩截。因此﹐這樣的重量根本不是人力所能為的。那麼他們兩人又是如何抬起蓮池圓成取水的呢﹖我們只有一種解釋﹕佛法修成自我的功夫﹗這不是普通凡夫的事﹐要靠高度的佛法證量而達成。阿寇娜摩仁波且來自西藏﹐能讓瑪尼巨石騰空飛行﹐而慈仁嘉措居士已證般若空性﹐長處法性之中。正因為他們兩位都是證量高深的大德﹐才能完成這人類能力所不能及的「證量取水」。有人詢問筆者﹕會不會是兩位大德提前知道蓮池有什麼特殊機關呢﹖問得好。蓮池現在就供奉在美國﹐由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收藏﹐目前供在舊金山華藏寺。一查看便知蓮池根本無處可藏機關﹐法會時蓮池公眾處於壇場中央綠草地﹐草地上還鋪著一塊面積大過蓮池的黃緞﹐若是從草坪底下升出個什麼起重機關將蓮池頂起來﹐那在法會過程中大家抬開蓮池取文書時﹐不是一眼就會發現平鋪在蓮池下的黃緞和那麼多薄薄文書被機關頂爛或頂出痕跡嗎﹖而事實是黃緞和文書都完整無損。更何況當時大家就把黃緞拿開﹐徹底見到一片完好平展的草地﹐法會結束時﹐大家還將法台﹑帷帳全部拆完﹐蓮池也移到了另外的位置﹐綠草地同樣是完整平展﹐而這個蓮池是在場許多僧眾們自己用木頭釘成的﹔第二天﹐法會還請來一批外壇場的大仁波切﹐其中有位名叫羅布的大仁波切﹐自謙為無道之人﹐以斗笠罩面不願透露自己。他讓大家把空蓮池放到大家想放的位置﹐重新加入九十大桶水﹐筆者親眼見到他走上前去﹐施展佛法證量﹐一個人就把四千多磅的蓮池提起來倒水入浴天池﹐作為敬護法的儀式所用。筆者見此﹐無言以出﹐只有目瞪口呆。這是我們親自把蓮池搬到了另一個地方﹐是我們自己選擇的一個小草坪﹐我們把浴佛池放在草坪中央﹐前後左右均有六到十米寬空曠的距離﹐大家看得一清二楚﹐這還有什麼可說的呢﹖只能證明真實佛法的力量就是那麼實在﹐偉大得很。
 
 生死自由露真法  
    這種種神妙之境徹底顯示了佛教超越世間能量的真實存在﹐說明益西諾布大法王傳承的法脈﹐是合乎釋迦牟尼佛教規展現三藏經典中常常說到的超凡神通境顯﹐證明了佛經中所記載當年佛陀與他的弟子們常施遊戲神通是真實不虛的。不僅浴佛會上的七支聖境說明了佛法的真實存在﹐而佛法的終結﹐其目的在於了生脫死﹐恰恰說明了這個問題的是﹐依止大法王學法修行的王程娥芬老居士就在中國大陸大成就了﹐圓寂後眾人得見諸佛現前毫光滿地﹐火化後竟然破了阿育王舍利所在地 ---中國四大叢林寶光禪院成就者的最高紀錄﹐靈骨中撿到五彩舍利子和白玉色﹑田黃色上品上等稀世舍利花。成就一個王程娥芬也許偶然﹐而神奇的是娥芬居士的先生王靈澤居士也依大法王修法﹐一生不談佛法﹐突於一九九二年農曆二月十五日下午﹐抬個凳子在新都勞動村街面公開勸人為善﹐講說淨土功德﹐讚嘆大法王的法是釋迦體系的真正佛法。有人問﹐我喜歡觀音法﹐但不知什麼樣才是最好的﹖王老居士說﹕不管他是大法師還是大活佛﹐你們要特別注意小心﹐千萬不要學到假佛法﹐比如觀音菩薩的淨瓶證量很大﹐我們回過來看一看﹐你的上師如何呢﹖如果他沒有本領證量取水傳法灌頂﹐戒行又不好﹐那就是書本上的通俗法﹐莫如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功德大﹐真觀音法不文取水就要武取水﹐武取水以兩個人或一個人要把四﹑五千斤的浴佛池水提起倒出來﹐這是真佛法﹐文取水是你暗地裡準備一衣缽﹐上師不能看見﹐你當下盛滿水拿出來﹐上師在你面前當下修法﹐水馬上會透出衣缽向你的面前流過來﹐就如觀音菩薩的淨瓶聖水﹐一切凡間的容器都無法盛裝淨瓶中的聖水﹐它會穿出來的﹐有了穿缽的聖水灌頂學法﹐才能洗掉你多生的業障﹐才是真觀音法﹐我學的就是益西諾布大法王傳的這個真佛法﹐水穿出來了﹐所以我現在要到極樂世界去了。王老居士說法完畢﹐將凳子推在一旁﹐就在街面房邊坐地盤腿﹐當下就圓寂了﹐他說明了大法王所傳佛法生死自由的偉大。老居士圓寂後﹐依照佛教的規定﹐圓寂後七日不能動其身﹐所以就地在公眾街面莊嚴盤坐七天七夜﹐端正如鐘﹐也是在新都寶光寺火化出十三枚堅固舍利子。筆者在新都寶光寺還以人民幣二十圓的價格﹐買到一張寶光寺公開售出的王程娥芬居士圓寂後火化出的舍利和舍利花照片。筆者還瞭解到﹐並看到實況錄像﹐大法王的弟子都是世界第一流的高僧﹐台灣第一流的高僧老和尚﹑大陸與香港第一流的高僧老和尚﹑大活佛﹑美國第一流的高僧大活佛都拜大法王為師﹐而有很多弟子都是夫妻雙雙生死自由﹐有的念佛盤坐結上特別手印而往生﹐有的圓寂後肉身大放毫光﹐有的肉身不壞﹐成為肉身舍利﹐而最為厲害的是﹐大法王通常是提前告訴他的弟子們某人將於甚麼時候圓寂﹐讓法師提前去助念往生﹐法師們得到通知時對方是活人﹐而到場後對方已坐化。這是甚麼概念﹖只能說明這是偉大佛法的真實所在。
 
恭聞銀盒帶 慶遇真佛法
     筆者自認不是一個淺陋無知之人﹐從不盲目崇拜或迷信﹐我相信科學的力量並多少年來從中受益無窮。但如同不能盲目迷信超自然力量一樣﹐我們也不可盲目否認超自然的力量﹐因為科學出自於人﹐而人類自身的種種缺憾是有目共睹的。因此﹐當我們用科學的量尺仔細度量一個事物卻得不出相應人類科學的結論時﹐請不要急著否定事物本身﹐也許那就是該放下尺子﹐換個角度換個領域思考的時候。例如佛教存在於人類歷史長河中已經跨越了幾千年﹐它的博大精深豈是用常識的尺度可以全然度量﹖從佛陀世尊說法伊始至今﹐無數經卷論著彰顯出智慧聖德們對人類世界極為宏大而精微的洞悉﹐這暫且不說。幾千年來這一領域所呈顯的超凡聖境更難以數計﹐只是今時今日的大眾少於深入而更加疏離錯解。尤其是「勝義浴佛法會」層出的聖境﹐和大法王座下的弟子們本事超凡﹑功力顯赫﹑了生脫死比比皆是﹐都像當頭的禪棒﹐響噹噹地讓你幡然醒悟到人類知識以外﹐原來還有如此浩瀚奧妙的一個領域。筆者激動于未曾錯過這個曠世因緣﹐特地恭聞了銀盒帶的法音﹐感動在今生還有幸得遇真佛法的展現。反之﹐也提醒了那假佛法的亂世現象也得要小心﹐因為兩個人的力量如果連四千磅都抬不動﹐更談不上了生脫死了。一個大德上師的功夫連水也沒有辦法穿透杯碗﹐又怎能說代表了聖者的法脈力量呢﹖理論與實踐的展現就能說明佛教的超凡解脫是存在而不可思議的。
 
(文/拉母)
<內文轉載自國際日報2004.6.18>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姓名: 驗證碼:  【換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