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喀卓安得丸與打靶不窮丸 展開 隱藏

凡勝義內密製煉的喀卓安得丸與打靶不窮丸與世相製造者全然不同,必須取拙火定為法緣,其作用之加持力更是實在殊勝無比,但由於佛法的失傳,目前在這個世界上,真正能勝義修煉藥丸的聖者幾乎已經絕跡了,若能得此寶丸加持是莫大福報...
[寶丸簡介]

打靶不窮丸與喀卓安得丸修煉記實-大瑜伽士吃了秤鉈
我參加打靶不窮丸法會
[寶丸殊勝加持]其下文章中略有所提:

我見到佛門丹丸的力量(葉豐嘉)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工傷的奇蹟(詠)
兄弟情深,相依為命 得遇佛法 弟弟癌末臨終得加持,哥哥走上學佛路(張軍)
中風昏迷,醫生下達死亡通知 是佛法,讓我丈夫重獲新生(沈寶霞)
首屆阿闍黎和聞法上師研討會 在香港舉行
一個豆粒大的寶丸竟如此神奇!——我成功接引她學習如來正法的全過程(慈玲)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黑業突襲難抵擋 寶丸除障顯神威(拔西)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一顆聖丸的威力(周進達)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的可貴(李碧昭)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佛法的力量→我兒換肝紀實(佛弟子 黃榮滿)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阿嬤服用黑寶丸的加持報告(佛弟子 施偉哲)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智慧分享(第一卷)----真實佛法加持[游秋菊]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寶物的加持(佛弟子 Jenny)
佛教正法中心-佛力加持逃過一劫(孫文卿)
佛教正法中心-佛丸威力顯神奇(李鎂雪)
佛教正法中心-佛法加持力使我甩掉業病枴杖(釋慧祥)

本區最新文章回應 展開 隱藏
本區熱門文章 展開 隱藏

洛杉磯時間2005年3月21日,放出巨大紅光的『金箍棒』,再度從天而降直立大地

瀏覽人次:287人

 

『金箍棒』再次從天而降!

2005/03/25 16:36
楊慧君/洛杉磯報導

洛杉磯時間2005321,放出巨大紅光的『金箍棒』,再度從天而降直立大地!其光度之強,遠勝太陽。它出現時,太陽立時發出五彩光環,更神奇的是,天空雲層間竟出現奇特的藏文字母。記者現場拍下了真實情景。

早在35的洛山磯時報上,已刊登過關於天降『金箍棒』的報導,那是記者於228,在位於洛杉磯的顯宗暨密乘總持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的甘露衣缽壇場,突然見到一根耀眼奪目且粗大放著紅光的通天棒,似如孫悟空的金箍棒,其四周散發出紅色放射性豪光,從藍色天空直插大地,面對大法王佛壇正中央大門,似有百萬丈長度,無法估量,當場被記者拍下並報導。記者在電話中向大法王請示這一因緣,是法王何種功德的表法,大法王未多做解釋,只說:『我是一個慚愧之身,有什麼功德表法哦,佛陀的偉大,才是你們應真心誠意去面對的。』

但記者總覺得這其中奧妙非凡,此甘露衣缽壇場定非普通聖處,尤其聽出家僧人說此棒哪裡是凡間的東西,便很是後悔當初應試著抱住金箍棒,或許能得到奇異的好運。於是,為了繼續觀看這一幕,記者特地在壇場關房住下,每日拿著相機期待天空再現這一奇景,可惜每天都是失望。

321,南加州天氣晴朗,中午,記者信步走到壇場後院想曬曬太陽,門外綠草如茵,池水澄碧,記者坐在池邊仰望天空,卻見雲層排列井然有序,十分吉祥,這與228拍到『金箍棒』前的瑞相類似,於是立刻取出相機,並拍下了天空的祥雲,此時台灣來的吳秀英亦走上庭園。

不知過了多久,記者開始覺得眼前冒著五顏六色的金花,天空中雲在不斷變化,突然,一根帶有紅光的擎天柱從藍色天空徐徐降下,直插在甘露壇場的正門中央,離我的面前大約十幾米遠,耀眼明亮無比,太陽的光芒被大幅度吃掉,而且開始變色,太陽周圍呈現出五彩光環,天空的雲朵也頓時變成了紅黃藍綠紫的五彩祥雲。『唰!』的一下,壇場的房子變成了紅色。我心中極度的激動無法按奈,喀嚓一下按下了快門。此時我惟一的想法是:「機會到了,趕快衝上去抱住它!」就在啟動念頭這一剎那,這通天金箍棒放出更強烈的光來,我只覺得眼前一片空白,什麼也不知道了。當我醒來時,大家正在拼命喊我的名字,給我灌熱水,據大家說,我是已經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徹底清醒後,我們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將照片印出觀看,當時在壇場的關珠發現照片上雲層中有密宗護法金剛頭像,彭郁雯則發現,在照片上方,就在『金箍棒』的右邊雲層上端,有三個奇特的文字狀物,呈白紅藍三色,十分清晰。經查閱後得知那是『嗡、啊、吽』的藏文字,代表佛的三密,為佛菩薩體性。在場的還有吳秀英、葉桂蘭、彭億鈞、彭億博、 陳佩 君、王雅玲、劉慧婷等人都一一觀看,無法理解這一奇異現象。

這一奇特現象的出現,讓很多人雲集在這裡,在眾人的議論中,有讚嘆,有激越,有人質疑問,為什麼兩次拍到『金箍棒』的人都是我而不是別人拍到?我不禁感到難過,更覺得人的可憐。我從事新聞工作數十年,以尊重事實為原則,這是我的職業品德,也是我的為人準繩。至於你們要如何曲解我的形象,我只能以這種最大眾通俗問心無愧的方式來告訴你們,記者在此文中公開發誓:「我是真真實實看到甘露衣缽壇場的大門正中有紅光棒自天而降,是我親自用相機拍下此一情景。若有半點虛假,就讓我一世於顛沛流離的苦難中掙扎。若為真實,便希望我與見此文者同享平安幸福,更希望由我的筆下,為更多的人帶來真知灼見與人生的順暢吉祥。」

其實我對這種現象也很難理解,也疑惑,認為這是一種外星人的什麼測度,或者是現代高科技的什麼試驗,要不然就是陽光的折射形成的光柱,但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又會出現佛教的種子字呢?有什麼高科技竟然能發出近兩呎粗大的光柱竟比太陽的光還強呢?為此,我再度打電話給大法王,問他曾經見到過這種聖境沒有?大法王說:『我慚愧啦,沒有見到過聖境,看到的都是幻境。』我覺得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兩次見到這一聖跡,大法王雖然是巨聖,可惜兩次聖境他都錯過了機會。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姓名: 驗證碼:  【換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