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末法時期,邪妖橫行,蠱惑人心,亂我正法。
本站宣揚捍衛如來正法,摧邪顯正,施益眾生,起正知見,不為魔惑。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
◎本區大量護法言論文章非顯柔和語,為摧邪顯正,故顯金剛相以除障,起心動念皆為慈悲出發,以救迷情。

藏族自焚未遂者回憶:美國領導人訪印 自焚被叫停

藏族自焚未遂者回憶:美國領導人訪印 自焚被叫停

中國西藏網編者按:一個平凡的藏族青年,一個一心向佛的年輕喇嘛,一念之差險些身陷烈焰,隨後被教唆者斷然拋棄,“西藏流亡政府”究竟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一團團火焰背後,是怎樣的邪行謊言與真相?以下是根據肖林著《悔悟--從達蘭薩拉歸來》編載一位自焚未遂的年輕僧人的自述。
踏上自焚不歸路
加措的俗名叫仁增,青海人。十九歲那年出家到了寺裡學經,一心想著學好經文做個受人尊敬的僧人。
雖然生活在封閉的環境中,加措常收到一些跑出去過的同鄉和同寺僧人的來信,吹噓印度那邊的生活條件怎麼怎麼好,最為重要的是“能學到不少東西,能很快提高學位!”
抱著“成為一個有學問、受人尊敬的僧人”的夢想,加措終於去到了所謂的“大世界”--達蘭薩拉。然而,一心想到外面深造,沐浴到佛光慈悲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到頭來“沒學到真經,還差點送了命”。
這裡非但不是“世外桃源”,還是處處佈滿陷阱與黑幕的萬丈深淵。宣揚獨立的達賴“著作”其邪行代替了經書;鼓動自焚的虛構電影代替了教義。遊僧加措在“洗腦式”宣傳強大的衝擊下逐漸迷失了自我,他像那裡的許多年輕人一樣,“寧願自欺,也不願相信那些宣揚自焚的影片造假”。
加措被召集參加過三次絕食運動,並在第三次絕食期間被“看重”。這位受激將法迷惑的“難得的英雄”只能硬著頭皮“幹出點大事”。
“流亡政府”為加措精心設計了各種各樣的自焚方案,但由於印度警方的嚴防和恰逢美國領導人來訪,前兩次近乎瘋狂的自焚計畫都泡湯了。因怕自焚不成被恥笑的加措,一心想把這件“大事”完成。終於,他等到了第三次“機會”:根據“獨立事業”的需要,加措被派往拉薩,在大昭寺廣場自焚。
從第一次自焚時的“熱情”,到第二次有了“被人愚弄的感覺”,再到第三次準備回西藏自焚時,雖然不情願,但別無選擇,加措已經踏上了一條不能回頭的路。
 
參加有組織絕食的“藏獨”分子
 
加措:不給美國人添麻煩 推遲自焚行動
參加了三次有償絕食的加措進入了組織過很多“藏獨”活動的“三區聯合會”的視線,該組織成員拉姆加開始慫恿加措自焚。
“你還真不簡單呀,參加了三次絕食活動,看起來你不是一般人。以前有一個人自焚,在全世界引起很大反響。現在我們也同樣應該發起這種運動,如果有人也能自焚,一定能產生很大的國際影響,這個人就能成為流芳百世的英雄。你敢不敢到中國駐印度大使館前面去自焚?”拉姆加對加措說道。
為了說服加措,拉姆加還召開了特別會議,召集了很多“聯合會”成員一起參加。
“如果你真的犧牲了,噶廈政府和達賴喇嘛,所有藏族人民都會為你自豪的!你要下了決心,就沒什麼後悔的,這是件光榮的事情,具體辦法由我來安排。” 那時候,看過很多宣傳片和達賴所寫的一些關於“西藏獨立”的書籍後,加措對漢人和中國政府印象很壞。
加上拉姆加在很多人面前的鼓動,加措好勝心沖得腦門發熱,就拍著胸脯把大話說出去了,“好,我去,為‘西藏事業’犧牲!” 加措後來回憶說,那時候“藏獨”分子就是在用這種辦法刺激他這個涉世未深,初到一個陌生之地的人,等他把大話說出,就一步一步推著往前走,根本不可能回頭。
那次會議後過了幾天,他們就確定讓加措在310日自焚,因為這一天是所謂的“西藏抗暴紀念日”,要搞很多反對中國的活動,達賴喇嘛也要出來講話,許多外國的記者都要來。選擇這個時間搞是考慮過的,這個時間搞影響大,噶廈也會滿意。
 
2008年,“藏獨”分子擾亂奧運聖火傳遞,被員警帶走
 
自焚之前,他們還要為加措錄影,把錄影拿到聯合國去播放。可事情的主角加措卻連聯合國是什麼都不清楚,只知道“反正是個挺有權力的機構”。
加措回憶道,他被帶到一個辦公室,由一個據說是噶廈政府派來的人給他錄影。拉姆加讓加措照著一張條子讀,這是一份宣言,包括要求釋放“政治犯”等四條。這次錄影大概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 然後,加措被安排到了招待所,吃和住的條件都相當好,花銷都由“聯合會”來支付。
時間過得很快,310日很快就到了。這天上午,忽然一個“聯合會”的人跑來告訴加措,自焚搞不成了,因為為慶祝310日紀念日,很多藏人都得上街遊行,街上的印度員警非常多。現在自焚很容易被他們制止,行動計畫也就實現不了了。
這時的加措既有點懊惱,也有一絲釋然,畢竟,親手把自己點著還是需要狠狠心的。
就這樣,自焚的事被推遲到了3月下旬,“藏獨”組織安排加措在印度召開的一個人權會議期間自焚。具體時間定在325日,期間還安排他去現場演習了一次。
加措從來沒有像那天一樣,對汽油有如此深入的瞭解和認識。拉姆加他們告訴他,90號的汽油威力非常大,一旦點燃難以撲滅,用不了一會兒就能把人燒死,所以自焚時一定要用這種90號汽油。
加措以前根本不知道汽油還分什麼號。他們研究了好幾個方案,愈說愈具體。比如,讓加措自焚那天穿印度人的衣服,因為這種衣服口袋比較多,可以把汽油裝在小塑膠袋裡,每個口袋裡放一個,這樣燃燒效果會更好;要麼拿一個長的塑膠袋裝滿汽油,然後圍在脖子上,一旦點燃,汽油就會往下流,迅速燃遍全身;還可以找一個步槍的子彈袋綁在身上,每個兜裡放一小袋汽油。總之,他們是想盡了辦法。 最後,拉姆加看著加措的頭說:“你的頭髮太少了,要留一點頭髮,這樣汽油才存得住,要不然全身都點著了只有腦袋燒不著。”  
聽著他們說的每一種自焚方案的細節,加措不禁感到駭然。他們似乎不是在商量自焚,而是商量一件很平常的事。他們將要點燃的不是一具鮮活的肉體,而是一件穿舊的衣裳!
可是,加措知道自己已經踏上了一條不歸路,沒有後悔藥可吃了。現在反悔的話,這群人不會輕易甘休。肯定隨著25日的臨近,他的內心越來越不安,但這時傳來一個消息,自焚再次被擱置了。
原來,美國一個領導人要來印度訪問,拉姆加對加措說:“美國給了我們很大支持,我們不能再給他們添麻煩,這次自焚就暫時停下吧。不過你放心,為‘西藏獨立事業’做事的機會還有,你等通知,我們會有更大的計畫。” 就這樣,加措再次從死神指縫中溜了出來,兩次失敗的自焚計畫也成為他被安排回西藏鬧事的演練。
從單純想出境找個好法師學習“因明學”,到接觸“藏獨”宣傳材料;從為了見世面和賺點錢參加絕食,到被選中成為“自焚預備者”,加措一路懵懂,並沒有時間和意識去思考事情的深層影響和緣由。他的簡單和衝動,成為被“藏獨”組織利用的弱點。像很多藏族年輕人一樣,這個小夥子熱情而虔誠,卻尚未形成自己成熟的世界觀。他出身偏遠鄉野,在思維尚未捋清是非,心智尚未成熟時,便全盤將他人的世界觀移植了過來,這也成為他人生的悲劇。
 

更多達賴的邪行請詳見:達賴喇嘛不為人知的邪行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615  
  • 網站圖片總數:11044  
  • 網站影視總數:471  
  • 網站檔案總數:643  

  • 今日瀏覽人次:110  
  • 總瀏覽人次:86065  
  • 今日瀏覽文章數:56  
  • 總瀏覽文章數:55284  
  • 今日瀏覽影視數:6  
  • 總瀏覽影視數: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