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菩提道上,佛事為重,利他修行,功德增上。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放生故事:靠近我,溫暖你(行茶)

放生故事:靠近我,溫暖你

一群人、一些事,感動我、溫暖你,鼓舞著我們走在行善的道路上。

一個人、兩個人……十幾人,我們築建溫暖的大家庭。

歷經一年多時間,太多的感人事蹟,把我們凝聚成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一、愛惜生命,不分大小

還記得那個冬天,師兄師姐們提前籌好善款,拿著錢興高采烈地去購買放生物命。

一進門看到一個大叔,前面擺著一些魚。魚的皮膚很鮮亮,大小參差不齊,品種也很雜,看得出來應該是近日被捕的。小魚都擠在狹小的箱子裡跟下水餃一樣,一個挨一個,躺著的、翻著的,兩邊的腮一開一合,看似很痛苦。

老漁夫滿眼血絲,皮膚黝黑,抽著紙捲煙,把自己包裹在大衣裡,一臉疲憊的樣子。他的眼神很暗淡,靠這個煙在提神。

我們幾人過去跟老漁夫打聽魚價,他跟打了興奮劑一樣,一臉振奮。我們磨了磨價格,最後以一個比較實在的價格成交了。可是手頭的集資款仍有“缺口”,師兄師姐們又是好一頓湊,總算把魚都買下來了。

我們正急急忙忙裝車準備離開,漁夫又從他的車上搬下了一個桶。裡面的魚在亂蹦,濺得水花四溢。一位師姐走過去問:“怎麼還有大魚呀?”漁夫說:“就剩這幾個大的,是我特意挑出來要賣高價的。”

師姐在攤位前徘徊了好一陣子。我們幾個還在埋頭抬魚,她一個人在後面心事重重的樣子,三步一回頭。她想救助大魚,但明顯力不從心。我們都知道,師姐單身,家境很一般,月薪兩千多元,給孩子交了學費,再交了房租就捉襟見肘。她每月只剩幾百塊錢,在勉強維持生計。

師姐翻遍口袋也只有三百多塊錢,她估算了一下,留下一百八十元——這是熬到下月發工資的飯錢,然後把剩下的錢全都拿出來了。她跟大家商量:“咱們把剩下的大魚也救了吧,看到那些魚撲騰著,我感覺就是在喊我救命!”

我們聽了師姐的話,都沉默了一陣。這位師姐,接下來的生活必定不容易的,一百八十元將要過二十多天……

沒多久大家齊聲贊同。“咱們都湊湊擠擠吧!”又是好一頓湊,最後我們終於買下了所有的魚,歡喜而去。

回憶南無始祖報身佛教導我們,眾生平等,放生哪能只救這個眾生,而不去救那個眾生,能有分別心嗎?我們在這次放生中,切實體會到了不存分別的快樂和成長。

二、救助路上的奇緣

開春,三月初的故事。

天依然有些寒冷,羽絨服加身的師兄師姐們去放生。

走在路上,我們遇到了一個漁夫,見到了他捕到的不同尋常之大魚。這些魚眼睛特別亮,個頭很大。據漁夫說,自己捕魚這麼多年,見到這麼大的都難,大的約五六十斤,小的也約有二十斤。

這些魚很有靈性,大嘴張開,大長須一擺一擺的,嘴唇圓溜溜,肉很厚實,看著柔軟極了。它們挺著圓圓的大肚子,像個球,顯得頭特別小,尾巴呢又特別有力,真的非常少見。漁夫說:“這個尾巴甩你一下,肯定鼻青臉腫。”漁夫在捕魚時被它甩過胳膊,當時還隔著衣服,他脫下衣服一看,胳膊一片青紫。

看到這些魚,我喜愛極了,仍不住摸了摸,感覺大魚特別溫順。我不敢碰那個大肚子,怕傷著它們,那裡有滿滿的魚子。

既然有因緣遇到,我們自然要救下它們。魚是論斤賣的,稱重時,漁夫要把魚撈到筐子裡稱,直接被一位師兄攔住了。“這麼過秤可不行!這些魚本就懷孕了,還這麼折騰,我抱過去稱。”他一邊輕撫著大魚,一邊還和它交流著。真是心有靈犀,那魚特別聽他話,不亂蹦了,乖得超乎了想像,給我們上演了一出真實版的“人魚情未了”。

師兄先站在秤上稱了自己的體重,然後抱著魚一條一條挨個稱,稱完再放到提前準備好的水桶裡。看著師兄全身使勁,卻保持手指放鬆,嘴裡憋著氣,臉都紅了,生怕給魚媽媽還有那一肚子魚子造成傷害。

他的心真的特別柔軟,我的心也跟著柔軟了起來。每放進去一條,他就長出一口氣。到放生地時,也是他從桶裡一條條抱出來,放歸大湖裡。

整個過程忙忙碌碌,以致我們一點也沒看出來師兄冷。放生結束後,就看到他在喘粗氣,手還不停捶著腰。不一會兒,師兄凍得直打哆嗦,原來他的衣服褲子裡外都快濕透了。我感到自己非常慚愧,剛剛怎麼沒上去分擔一下呢?

三、漁販子棄惡從善,守護放生魚兒

一位師兄以前是個魚販子,生意興隆時一天殺魚多達上千斤。但他事事不順,孩子月月生病,他自己也時常昏沉,身體不適,意外叢生。不是掉錢,就是車禍,要麼就是摔跤。他掙的錢多,可就是守不住。掙一萬,月底不見錢剩;掙兩萬,家裡也不見錢多。一年下來,他依然在白忙活。

生活的處境逼得他開始反思,這究竟是為什麼?有幸得遇善知識勸導,他開始學佛,懂了些佛教知識,知道了殺生的果報。明信因果後,他毅然捨棄了殺生的行業。

但漁夫並不知道這位師兄已經放下屠刀了,一個寒冷的冬天照舊把捕到的魚放在這位師兄家裡就走了。

師兄轉行做了司機,下班回家時已經很晚了,看到自家魚池裡冒出來的魚很納悶兒。就問同住的父親,誰送來這麼多魚?他父親還以為是兒子定的呢,就代為收下了。

滿池的魚可如何是好?學佛了可不能再錯因果而殺生,必須放生才行,但自己能力又真的有限。無奈之下,他便發資訊告訴了師兄師姐們。大家看到後,紛紛表示要一起放生。就這樣,你一點我一滴,終於集夠了買魚的錢。當時已到半夜,大家商量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放生。

師兄熟知鯉魚習性,特別能跳,換到新的地方更是驚慌。它們恐怕一晚上會不停往外蹦,等到早晨,跳出的魚可能會因缺氧缺水而死。家裡又沒有防護網,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在魚池旁守著,魚跳出來了再人工揀回去。好久不做魚買賣了,師兄也不知道家裡的氧泵等設備還能跑多長時間。萬一斷電,魚都憋死了,怎麼辦?牽掛魚兒安危,不敢掉以輕心,師兄不敢入睡,就這樣不一會兒起來溜一趟,不一會兒又起來溜一趟。大冷天的,他一會兒回家烤烤爐子,一會兒出去看看魚有沒有跳出來,設備運轉得怎麼樣。一夜未眠!

早晨我們到了,看師兄一臉憔悴。師兄看到我們卻如釋重擔,一掃疲憊。他跟我們說:“雖然一晚沒睡,但我心裡踏實。現在不一樣了,每一條魚我都不想讓它受到一點點傷害,我得保護好它們。”

師兄的轉變,讓我看到他沐浴在當今住世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光明中,真正走向了幸福,奔向了慈悲大愛的世界。

現在師兄帶領一家人一心放生、護生,用實際行動懺悔以前的無知和罪業,幸福、關愛和溫馨充盈著整個家庭。

放生之路,多姿多彩。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視角和感動的瞬間。讓我們一起講述放生的那些事兒。

撰文:行茶

編輯:悅色

轉載自:學佛新視野 微博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77395327091041#_0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792  
  • 網站圖片總數:11530  
  • 網站影視總數:554  
  • 網站檔案總數:804  

  • 今日瀏覽人次:307  
  • 總瀏覽人次:218941  
  • 今日瀏覽文章數:117  
  • 總瀏覽文章數:136365  
  • 今日瀏覽影視數:1  
  • 總瀏覽影視數:5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