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末法時期正法衰,海量佛法娑婆失,祥慶羌佛住世來,法授佛子興佛幢。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多杰羌佛第三世

古佛降世、五明圓滿,三十大類無人可敵

極聖解脫大手印

是所有佛法中最高無上大法,快捷成就至寶

佛陀妙法無上寶

百千萬劫難遭遇,是渡生行舟、正見依怙

藉心經說真諦

法理高妙無比、妙義無窮、了脫至寶

邪惡見和錯誤知見

必執行的一種了生脫死證成就聖果的鐵定法規

學佛

至高法寶,不學此法難以成就

帕母所著六論

金剛亥母轉世所著解脫論著,法義透徹圓滿

揭開真相

在佛陀身邊所見,記實常人所不知的真相

古佛降世的背後

深入調查瞭解,找到鐵證事實

祿東贊法王得大成就

大樂輪門開頂約一英寸寬,生死自由

近代苦行第一高僧-普欽法師

普欽法師生平事跡

 普欽法師,俗名潘榮堯,生於1905年,四川隆昌縣盤龍鎮人,是一位信根堅固、道心堅定、誓願宏大、真參實悟的高僧。他精進苦修,戒德精嚴,悲湣為懷,大喜大舍,以身示範,用自已短暫的人生,塑造了一位最圓滿的比丘的形象,成為佛門的光輝黃範。
  普欽法師的一生中,有很多感人肺腑、扣人心弦的動人事跡的信眾中廣泛流傳。現根據回憶和有關資料,簡要記述,奉獻給讀者。對普欽法師表示深深的敬意!

   虔心入佛   誓作比丘
  普欽法師幼年,父母相繼去世,跟隨祖母相依為命。聰慧過人,入學能過目成誦。一日在家,偶然翻到先輩留下的佛典,如獲至寶,夜夜誦讀,從而產生出家的念頭。但每當向祖母提起,都遭到嚴厲拒絕,便一心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求得解脫。一天,仿佛是在夢中,得一點化,感動不已,準孫兒出家,上路時,滿含老淚,依依難舍,眼看孫兒冒著大雪,直奔峨眉山而去。曉行夜宿,一日來到山下,見報國寺就在眼前,興奮不已。因出家心切,又繼續向雷音寺前行。不覺天色已晚,風雪交加,道路溜滑難行。突然一聲巨響,撞在一棵大樹之上,掉進了深坑。
  據說,這夜雷音寺的方丈正在打坐,在定中見觀世音菩薩諭:明日有一少年來寺出家,堪稱法器,定能成就……”
  當時的潘榮堯醒來,環顧四周,方知在坑底過一宿。衣服扯破掛爛,腳下的棉鞋草履和行包,都無影無蹤。他用力從深坑裏掙紮出來,耳聽響亮鐘聲,遙見雷音寺就在前方,便直向山門奔去。此刻,正逢小沙彌奉方丈之命,大開山門奔去。眼看一個冰淩雪人撲進了山門。忙引領入內,沐浴更衣,終於如願。191914歲時,在雷音寺依大明和尚披剃出家,賜名為欽,法號佛圓,願名大覺。192318歲時,在四川新都縣寶光寺從貫一和尚受具足戒。

    雲遊參學  遍訪名德
  普欽法師受戒以後,一意以出諏生死為誌,不務經懺,專事修持。學三民諸佛人苦行而入,以苦行為資糧,除累世之業障。決心以苦行為基,大悲為願,期菩提之果。見法佛經雲:燃香一炷,宿業俱消。”“刺血為墨,折骨為筆,書寫經典。遂發心每月以身肉燃香若干炷。上供十方諸佛,下濟六道眾生。每日禮拜大乘方廣等經典以消夙業。五年間,共禮藥師經七部,法華、金剛、心經、圓覺、楞伽等經若干部,身肉燃燈百余盞,身上燃香百余炷。
  1927年,師到成都,大慈寺聖欽老和尚掌管四川省佛教會,被聘為四川省佛教會書記。在此期間,曾北朝五臺、禮覲文殊。後承方德三居士資助,去江南參學,朝普陀、禮九華、去寧波拜阿育王舍利塔;從諦閑老和尚學天臺四教義,受太虛大師器重,入閩南佛學院深造。後去福建鼓山參虛雲老和尚,直至上海浦東第會寺、龍華寺、杭州花塢和天臺山、靈隱地等閉關。十余年來,法比殊勝。後因抗日戰爭爆發,經江西武漢回成都,受根桑澤程和貢嘎活佛灌頂。並承太虛大師介紹,西渡雪嶺專求密乘。直到40年代末,共參拜九位活佛,得到藏傳佛教黃、紅、白、花各教派無上密法灌頂,證得許多殊勝果位。1945年農歷2月去四川通江縣大河壩講經,組織開發圓頂山茅蓬。在通江、南江、巴中三縣弘法前後四年,1947年在巴中縣成立中國佛教會四川省分會巴中支會,任支會主任,1951年到成都以醫濟世。

   發十大願  誓證菩提
  普欽法師,1935年農歷615,在上海浦東海會寺圓通關房內佛前,頂禮長跪,發十大行願:南無上師,三寶慈悲攝受,弟子普欽,普為四恩三有法界眾生故,及我今生道緣難達目的故,決心今日(六月十五日)起至觀音成道日(六月十九)晚,再燃六燈。最後一燈。最後一燈之燈炷大如茶碗口,燃於心間,通宵繼明,將此身命供養上師、三寶,專為速滿弟子十大行願,即是:
  第一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如文殊智慧......
  第二大願,願我一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行觀音大悲......
  第三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修普賢大願......
  第四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發地藏大願......
  第五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為秘密主,護持諸佛密乘......
  第六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具法華經中所說六根莊嚴......
  第七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為世出世間大施主......
  第八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為無上醫王......
  第九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居護法位......
  第十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為攝受濁世眾生故,願如釋迦世尊五百大願取娑婆。為攝受濁清凈眾生故,願如阿彌陀佛四十八願取極樂......
  伏願上師,三寶,於真際中,照知我心,憫我苦惱,念我愚誠,納我微供,滿我大願......”
  發願畢,復念一首發願偈,表明舍身命供養三寶的大悲大願:
  如來出世我沈淪,如來滅後我為人。
  今將身命供三寶,為證菩提度眾生。
 
   燃心供佛     忘我獻身
  1935年農歷319,觀音菩薩成道日晚,普欽法師,將自己胸前肌肉割開,把燈芯草插入帶血的胸肉上,做成一個茶碗口大的燈炷,用面團做成圓圈,圈於燈柱的四周。
  普欽法師仰臥在海參會寺大殿供臺上,胸前面圈內灌滿菜油,點燃燈芯草,燃心供佛。
  全寺四眾弟子,齊集大殿誦經念佛,含淚求佛加持這位舍命供佛、悲願宏深的高僧。祈願這一驚心動魄、稀有罕見的奇舉功德圓滿。
  當時正什酷署伏天,燒得胸肉吱吱作響,皮焦肉綻;燈焰霍霍有聲,高達四尺許,整個大殿亮如白晝,從黑夜到拂曉,通宵續明。
  普欽法師,承佛力加被,龍天護佑,妄心已除盡,宿為已全消,證得三輪體空,心能轉境,道業已成。此刻仰臥在供臺上的,只是一具四大和合而有的肉體,而法身已化為一句佛的名號。
  次日早晨燈熄,僧眾們見普欽法師胸前肌肉已經燒焦,肺腑歷歷在目,停止了呼吸。火速求醫,醫生見狀嘆息道:火毒攻心,尚無法醫治,何況這等狀況,實無回天這術。經再三請求,才勉強答應盡力治療。並說:如能把他搶救回來,我也相信三寶威力,願皈依佛門。
  真沒想到,數日後,普欽法師竟然蘇醒過來,並逐漸康復,胸前留下一個大疤痕,宛如一朵多瓣的蓮花。印證了佛在《楞嚴經》裏的開示,若能轉物,即同如來。

    舌血書華嚴  慧命護正法
  普欽法師,視佛法如生命,決心要以自己最珍貴的舌血書《華嚴經》,表達自己對佛法最崇高的敬意!
  當師在上海浦東海會寺圓通關房閉關修持,徐徐經行,到三業清凈,便緩緩坐下,靜默片刻,微睜又眼,略仰頭頸,翹起舌尖,輕頂上腭,用一根長約三寸的金針,刺向舌根部的兩條青筋,一針、二針、三針......刺出的鮮血滴入基手托著的金制小缽裏,用針盡力周匝攪動,除去血筋,然後把缽放在桌上,端坐閉目,默默止靜。隨即展開宣紙,手執羊毫,畢恭華敬地平緩運筆,一絲不茍,專心用意,第一畫一字,都超越神韻。
  《大方廣佛華嚴經》字體工正,大如核桃的正楷字,鮮紅光亮,奪目攝心。看著看著,你會情不自禁雙手合十,拜倒在地。
  普欽法師所刺之血,不是手指血、身臂血、或胸前血,更不是心以下的血,而完全都是舌血。舌為心苗,舌血寫經,更能表達赤誠之心。
  法師寫經的舌血,全屬純血,沒有摻合金、墨、清水或朱砂。
  一般要求刺舌血前數日,須減食鹽,而普欽法師在血書《華嚴經》整整七年中從未食鹽,以至體乏力衰,正什壯年時期,滿口牙齒竟全部脫落。
  寫經用的舌血,隨刺隨用,用多少刺多少,從不留存待用。如遇血凝,用生姜研磨後又可繼續使用。因此,普欽法師的舌血極純,無異味,無腥臊,寫出的字顏色鮮紅不敗,直至幾十年後的今天,不僅未顯烏色,且呈現出發亮的金黃色。
  普欽法師燃心供佛以後,三寶加持,接受供養的全是質量上好的宣紙。寫時既不滲透,又省血,且白裏透紅,格外顯眼。
  普欽法師舌血書《華嚴經》七年期間,除特殊情況外,每日必刺必寫,牙齒全部脫落,血液日漸減少後,有時刺舌根數十次竟無滴血。他便在佛前悲泣頂祀,懇求加持,再起刺血,出血已,又復恭敬書寫。
  信眾看見法師血書《華嚴經》長達七年之久的決心和願力,贊嘆、欽佩、更為景仰、無比崇敬、贊譽血書《華嚴經》是:
    悲心宏願的結晶,真如自性的流現!
 
   血書七年終成就  臘八燃指供世尊
  普欽法師,自1935上在上海浦東海會寺發十大行願之後,血書《華嚴經》,先後在上海海會寺、龍華寺、杭州花塢和天臺山閉關,後又返杭州靈隱寺,抗日戰爭爆發後經江西去武漢回成都,時間長達七年之久,到1944年冬月17日,終於在四川中江縣柏妙山寫經功成圓滿。法師為了慶祝這樁道業成就,決定在釋迦牟尼佛成道之日,臘月初八日,燃指供佛。
  據一般認為,寫血經圓滿要在120天之後,才能燃指供佛,而普欽法師完成血書《華嚴經》還不到一月就要燃指,對此異議不少,而更多的是擔心和愛護。
  有的說:刺舌凈血長達七年之久,馬上又要燃指,十指連心啊!會不會......法師說:你們怕我會死嗦?本來就無生無死嘛!要說死,我早已死過了,可是報還沒有償盡,放心吧!
  又有人提醒:法師是虛雲、太虛兩位大德座下的著名高徒,燃指要慎重啊!
  法師說:什麽著名高徒啊?!財、色、名、食、睡,地獄五條根!他一邊說著,一邊經過回廊,從容地步入大雄寶殿。
  這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名古剎。臘月初八日這天,舉行隆重的盛大法會。大雄寶殿莊嚴肅穆。維那贊禮畢,高聲宣布:今乃本師釋加牟尼佛成道之日,因緣殊勝,普欽法師為血書《華嚴經》圓滿,專程來我寺燃燈供佛!
  普欽法師肅立朗朗上述:愧僧七年前曾發十大行願,燃心供佛,刺舌血書《華嚴經》,今已圓滿完成,特來貴寺自願燃指供佛。
  頓時整個殿堂萬人聲動,齊聲響起一片莊嚴的佛號:南無阿彌陀佛......
  普欽法師伸出左手,用浸過菜油的布,把無名指全部纏住,用繩子緊緊捆紮,紮斷血脈,再用剪刀把指尖剪破、剪爛,趁滲出鮮血時,把捆成一支的燈心草插進肉皮裏,被血粘住,成為燈炷,又用糊狀的面粉做了凹狀的小窩,圈在指尖燈炷的周圍,倒入菜油,點燃燈芯草,手指便燃燒起來。
  普欽法師至誠恭敬地跪在大殿中央,面向釋迦牟尼佛像,左手曲舉,右手置於胸前,雙目微閉。他不知道有人在向指頭面圈窩裏加油,也沒感覺自己指頭正在燃燒。雖然全殿僧眾正在為他跪念八十八佛,他竟毫不知曉,仿佛進入定境。
  整整近兩個小時,普欽法師左手無名指緩緩地燒到根部,整個手指已被燒成灰燼,而他的法體一直是安詳自在,如如不動。
  僧眾們口裏持著佛的名號,圍繞著平靜泰然的普欽法師,一一地道賀禮拜!
  事後,能海法師得知,贊嘆不已。說:戒兄論聲望不及於吾,布景化修行的成就,吾不及於汝也!
  燃指供佛後,普欽法師即去康定,恭迎根桑澤程活佛,於臘月下句到達中江,印證他血書圓滿完成的全部《華嚴經》,總共八函、八十一卷。因字較大(核桃字),經書的體積亦增大,每十本裝一箱,共裝了八箱。在當時,是我國第三部稀有珍貴的血經法寶了。
  另外還血書《普賢行願品》、《藥師經》、《普門品》、《金剛經》、《彌陀經》等單行本佛經若干部。

   辟荒建茅蓬  農耕沐禪心
  在我國佛教歷史上,有很多高僧大德,他們的道業成就,都是走的農禪道路,主張自耕而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修行的人,非常珍視惜福,簡樸,心裏總是想到修福,如何才不折福,保持三業清凈。
  普欽法師在完成血書《華嚴經》後,於1945年秋,帶領徒眾,向四川通江、南江、巴中三縣交界的圓頂山進發。四十年代,這裏路斷人絕,通往山頂的一條三裏長的小路,人稱九彎九倒拐,全被半人多深的茅草、荊棘覆蓋。法師領著三十余人,持斧頭、鋤頭、鐮刀、背篼、籮筐等工具,在亂草荊棘叢中,苦戰七天,開通了這條斷絕了多年的陡坡路。
  第八天,沿著新開的路登上山頂,極目遠眺,茫茫雲海一片。山頂上有一小廟,九彎九倒拐下面,有一大坪,坪的周圍的許多巖洞,洞旁多有泉水潺潺。這裏長時與世隔絕,不僅無視了城市,就連趕一個鄉場,都要走四十裏山路。小廟一殿和兩間耳房,因年久失修,破爛不堪,到處都是灰塵和蜘蛛網。大家稍事休息,換上棉衣。
  普欽法師高興地對大家說:這幾天就算是修苦行開課了。你們覺得苦不苦?
  大家都欣慰地說:不苦。
  你們知道為什麽要到這裏來嗎?
  大家不知如何回答。
  普欽法師親切地說:其實很簡單,一個人能吃得苦,才能斷絕貪、瞋、癡;能過清苦的日子,生活不求享樂,才能激發道心;道心不退才是真正的修行。啟示徒眾要以苦為樂。
  修補廟宇,采割山草,搭建茅蓬,用葛藤捆紮木條做床,晚上用松樹皮作照明,山上砍回的松樹放一夜,樹皮就可以出油,把樹皮放在一個鐵網上點燃,燒得吱吱地響,火光耀眼,像電燈一樣。
  荒地肥沃,開懇出來後,種上了土豆、蘿蔔、白菜,一日三餐以土豆加玉米糊糊為主食。種出的土豆又大又好,用小磨推成粉,做成糊糊亮晶晶的,吃起來比藕粉還香。兩年後,還種了油菜,吃上了油。
  普欽法師要求大家一定要惜福,衣食住行都要節儉,哪怕滴水,也不可以浪費。
  全年裏,夏天種地、冬天紡紗。每天白天勞動、早晚功課、誦經念咒、修法。在耕作、割草、推磨等勞動中,大聲唱念,法喜充滿。
  普欽法師在圓頂山,同徒眾們同甘共苦,經常在勞動中講家禪、講密勒日巴苦行的故事。要求大家要以密勒日巴為榜樣,自食其力、自修、自耕、自種,苦吃、苦住、苦修,要吃得苦,經受得住磨難,才能消業障、了生死、證菩提、度眾生。他告訴大家,這次苦修,應是修學結合,以真修實證為主,通過苦行苦修,打下一生修行成就的基礎。
  四年來,參加者農禪苦修的三十多人,各自都有不同程度的道業成就。

      解冤報德  重酬固辭
  在普欽法師的經歷中,流傳著這樣一段故事。據說在抗日戰爭前夕,上海法租界,有一亞東旅館,經理王問樵的妻子,突然神經失常,胡言亂語,四處求治,群醫束手。
  王經理焦急萬分,請教了很多的人,說是冤魂附體。便問:你是何人?與我妻何冤?
  冤者附體說道:我叫唐素貞,前世被你妻所殺,今世一定要討還命債!
  王說:你追了我妻的命,於你何益?冤家宜解不宜結,冤冤相報何時了?經婉言相勸,冤者答道:應請高僧超度。
  王經理說:龍華寺老方丈超度你,如何?
  他不能度我。龍華寺裏有一位刺血寫經的僧人,叫普欽法師,如能得到他的超薦,可能解除我的痛苦。冤者說。
  王經理到龍華寺訪問,果有一位三十風出頭的普欽法師。回家對冤者說:這位師父好倒是好,就是年紀太輕。
  年紀雖輕,但名利之心已盡,其心清凈,他能度我。冤者說。
  王經理再去龍華寺,叩關恭請普欽法師。
  我修持還很差,又正什閉關期間,靜心血書《華嚴經》,實難從命,可另請高僧。婉言推謝。
  師父,你是得道高僧,可憐可憐我的妻子吧!請你老人家救救她......”
  什麽高僧,我乃苦行僧,惟求心清凈而已!
  正是正是,那冤者就是說你老人家名利心已盡,心很清靜,才能度她。王經理說。
  普欽法師了一誌,悲心頓起,答應為其超度。便在關房內設靈位誦經超度。三日後,冤者托言:的痛苦已減輕八、九成了。冤者對王經理托言:如能介紹我在那位法師座下皈依,不但前世冤分可解,而且感恩不盡!
  法師得知,滿口答應。夜間,法師在冤者靈前按三皈依儀式傳授三皈依,賜法名通靈。
  當夜,法師夢見一女,在座前頻頻禮拜。並說:蒙恩師超度,無以報答,今後在一千裏以內,只要師你呼我三聲,我就來應命。
  不久,王妻的冤業病竟然完全好了!王經理忙去拜謝救命恩人,供養普欽法師銀幣二萬元。普欽法師笑道:連通靈都說我名利心已盡,難道你......”王經理忍耐不住忙跪下說道:我當然知道,這並非法師為名為利,而我的一片敬意,如實在不收,我就長跪不起。
  請起,請起!普欽法師扶起他來說:那就全部轉供養龍華寺。說畢,送客,閉關。
  王經理站在關門前,流下感激、崇敬的熱淚,伏地磕了三個響頭。然後把二萬元送往龍華寺廟上。
  當時,普欽法師超度亡者不收分文的消息傳開,在上海引起了轟動。恭敬者、仰慕者、那奇者紛紛前來拜望,爭相供養普欽法師。龍華寺和法租界兩寺,都來恭請出任方丈。
  普欽法師一心撲在血書《華嚴經》上,為了回避干擾,只得很快離開上海,退避杭州花塢,繼續閉關寫經。

    以醫濟世  行菩薩道
  1951年,普欽法師從貢嘎山回到成都後,悲憫眾生疾苦,即刻投身於醫療事業。先後投了幾位老中醫參學進修後,便開始面向社會行醫。在短時間內,治愈許多常見病、多發病、還奇跡般地為患者治療了不少疑難雜癥。傳揚出去,每天來就診的人越來越多,從早到晚12點,有時要看100多號病人。
  普欽法師對病人慈悲加持和精心診治,為慕名求醫的病苦眾生解除痛苦。當時盛傳普欽和尚醫術高明,什麽病都能治。
  以醫濟世,這便是普欽法師步入他的第八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為無上上醫王。
  五十年代,普欽法師先後在成都武聖街十方堂、凍青樹街上全堂和祠堂街等處給病人治病;1957年到隆盛街市衛協中醫門診部診病例。普欽法師把修行融匯在治病當中。他經常對弟子說:醫生要有清凈心,要有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我們給人治病,就是為解除眾生疾苦,既在利益眾生,又在弘法,你們在看病中要好好修行。一定要達到人我皆忘,要過到無施者、無受者、無所施之法,三輪體空這種境界。這樣,自利利他,於病人有益,於自己也有益。
  普欽法師在上海閉關期間,得知居士馬寶森的母親病危,割下自己臂上一塊肉,以法加持給馬母合蘊含服用,以解危厄。這確非一般常人之所能及。

    功成圓滿 莊嚴示寂
  1959年,普欽法師條自把全部血書《華嚴經》寄到北京中國佛教協會,裝釋迦牟尼佛舍利塔藏。其他法物也另作了安排,寮房裏顯得空空的。他平平靜靜地對弟子們說:明年我就要走了。他說得是那樣的輕松。但是,弟子們聽到了這話,卻如同晴天霹靂!
  1959年秋天,普欽法師住成都裏仁巷一個四合院內,幽然安靜。弟子們爭相詢問,師父回答得那麽輕松:來也是空,去也是空,有緣就來,緣盡就去嘛!
  時間本錯覺,人生本無常。
  弟子們感情上不能接受,師父,你不能走啊!竭力挽留。
  好,好,好,明年春天不走,最遲冬月也要走,你們有啥不懂的地方趕緊問嘛!
  1960年農歷2月,當時在康定的弟子通宗師接到普欽法師的信,通宗:自此以後,再不要給我寄錢財之物......願你抱定宗旨,不改前誌,抓住本法,現生定能成就,多為人民服務。通宗得知師父預知時至,雙淚俱下。
  1960年農歷3月初9下午,肖妙文趕到成都裏仁巷,師父躺在床上,上前輕聲叫:師父!不見答應,趕緊把脈,六脈俱無。僅尚存體溫。經醫生檢查,吩咐立即送醫院!次日晨妙文趕去醫院。值班醫生說:你是來看你們師父的嗎?他走了!醫生說:我來查房時,他還對我微笑、點頭,我先去查另一個病人,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說你師父走了。
  普欽法師的遺體,一直身柔頂暖,面色如生。幾天後,送成都南郊近慈寺火化。
  火化後的骨灰呈五彩色,不計其數的小綠珠珠滿地滾動,能拾得起來的舍利了都是五彩色,呈不規則狀,半透明體,其中有三顆比黃豆還大,光滑潤澤,宛如玉石,還有淡藍色、粉紅色、白色,尤其有一塊直徑為四厘米左右的雪白色頂骨,呈現五彩色的絲狀紋路,紅綠色最為顯著。 
  隨後,由弟子唐妙衷負普欽法師靈骨去五臺山,厝於廣濟茅蓬普同塔內,留經後世作為真修成就的實證。普欽法師1960年農歷3月初9日示寂,世壽五十五歲。
     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筆者早在童年時代,變曾親自見到過普欽法師,和他親近,聽他講經,親眼看見過他胸前燃心供佛留下的疤痕,燃指供佛後的殘指,以及手桿上,頭上燃過香的疤痕。因寫經刺流舌血過多,說話字音不清。每天上午閉門修持,下午升座講經,除當地很多信眾聽講以外,還有好多外地遠道趕來參加聽計的信眾,知道很多普欽法師的故事。
  普欽法師的苦修實悟,大喜大舍,燃心供佛,一腔心血,化作鮮紅佛經寶典,真是感人肺腑,令人驚心動魄。廣大群眾敬佩香五體投地。盡管時間已過五十五年,但仍歷歷在目,好像是昨天才發生過的事。一直在想把所見所聞形成文字,奉獻給今天的學佛大眾,但又總覺得還缺少些什麽。
  1998年放寒假後,筆者專程去四川樂至縣報國寺,一是拜望昌致法師,二是代中國東方文化研究會華川老師寫《當代百位法師訪談錄》采訪昌臻法師,談到普欽法師,得知昌臻法師亦是當年普欽法師的在家弟子。
  早在1951年,昌臻法師(俗名張耀樞)率一家人皈依普欽法師並曾得到普欽法師的親切教誨:你家祖輩善根深厚,你們兄弟姐妹都皈依三寶,這是很不容易的事,要曉得,佛法是難聞的妙法,你在家庭是長兄,給你取法名叫妙首,是眾妙之首的意思。希望你帶領全家好好學佛!
  昌臻法師提供了豐富的關於普欽法師材料,使本文更充實更具體。
  時光流逝,不覺已過四十個春秋,但普欽法師的光輝形象,始終活人們的心中。他的出家弟子發願為普欽法師的四川省仁壽縣報恩寺、黑龍潭風景區陳大山華嚴頂上,建造一座華嚴普照舍利塔1998年積極籌備施工,現已竣工。巍巍寶塔淩空屹立,供世人景仰朝拜。仰望寶塔,猶如普欽法師的慈容再現。
  普欽法師的一生,也正是修行人的燈塔,只要你沿著他走過的路走下去,你也會獲得和他一樣的成就。創學佛人的榜樣。
  啊!請不要誤會,不是讓學者也去燃心燃指刺舌血……勉強去做那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如達摩一葉渡江)。而要學他的精神,他內在的清凈心。所謂:一念凈心成正覺
  身口意三業是否清凈,是實修最根本的衡量標準。有人本來就個學得很好,聽別人亂說修什麽什麽功生病可以不吃藥,妄念一下就被引發了。再有,一些不正經的人,專出一些歪歪點子,叫別人這修那修,去迎合一些人的好奇心,把別人的清凈心攪亂。更糟糕的是把這些不正之風都說成是學佛,使
佛教蒙受不白之冤。
  普欽法師的一生道業,始終貫穿著一個正字,正知、正見、正解、正行,抵制歪門邪道。我們要學習他的崇高精神,把正氣發揚光大!
普欽法師血書《大寶廣博善住秘陀羅尼》咒輪


普欽法師血書經文

 

回應

隨喜功德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5225  
  • 網站圖片總數:12454  
  • 網站影視總數:678  
  • 網站檔案總數:887  

  • 今日瀏覽人次:520  
  • 總瀏覽人次:441170  
  • 今日瀏覽文章數:333  
  • 總瀏覽文章數:269771  
  • 今日瀏覽影視數:10  
  • 總瀏覽影視數:8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