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大量佛弟子恭聞羌佛法音,修學如來正法,而獲諸受用。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本區大量轉載諸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聖僧寂後肉身大神變 開創佛史圓寂新篇章

印證解脫法源就在羌佛處

祿東贊法王修學正法生死自由

寫下“拜別文”,落筆剎那,瀟灑圓寂

大西拉仁波且大放虹光

身放虹光18時後仍熱氣騰騰

侯欲善參觀極樂世界

彌陀說法交代世人解脫本源羌佛處

西方佛國天窗開

群情沸騰,人們驚喜得難以自持

趙玉勝往昇中品中升

羌佛傳大法,癌末病人解脫成聖

王程娥芬成就顯赫

無呼吸功能還活著能講話

劉惠秀坐化圓寂殊勝

五彩祥雲吉祥渡往西方

籃秀櫻居士往昇淨土

得百棵堅固子與鋼骨

修學正法得解脫

羌佛降世傳正法,佛子依行得解脫

一對老夫少妻的孽緣與佛緣(東山、葵心)

一對老夫少妻的孽緣與佛緣

 
俗話說“夫妻是緣,惡緣善緣,無緣不聚;兒女是債,討債還債,無債不來”。而關於“老夫少妻的家庭是否幸福”這個話題,則是各說不一。
 
有人說,真正的愛情不分年齡、不分種族。只要情投意合也是可以很幸福的。孫中山和宋慶齡就是相差二十幾歲。
 
也有人說,“老夫少妻”在三觀上會存在很多衝突,生活在一起不可能真正幸福。
 
還有人說,大叔最會疼人。他可以給小媳婦父親的疼愛,朋友的交心,老公的關心……
 
對此,小琳(化名)在飽受幾十年“老夫少妻家庭”的痛苦折磨後,發自內心的感慨:再浪漫的愛情也抵不過殘酷的家庭現實。但一切都是緣,孽緣相聚時必然“烽煙四起”,要想獲得幸福就要學會將這孽緣、惡緣轉換為善緣、甚至佛緣,而唯有學佛修行才能真正實現這樣的因緣轉換。否則,必然是痛苦到死。
 
 
 
1)情竇初開搭錯車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情竇初開的小琳被一個大叔傾情唱的一首《啊,牡丹》徹底俘虜了芳心,她在懵懂之中,鬼使神差般的被這個成熟男人折服了。
 
於是他們相愛了。然後就像許多電影所演的那樣,為了追求愛情的自由與幸福,小琳毅然決然的跟大叔私奔了。
 
那一年,小琳才19歲,大叔已39歲。
 
可真的嫁到大叔家裡,小琳才發現自己跳進了一個深淵。大叔的家是二個老婆婆二個老光棍,一個裹著小腳拄著拐杖顫微微,一個是直腸癌病泱泱。
 
這還沒完,小琳婚後才發現“大叔丈夫”強勢霸道,根本不是想像中那樣的體貼人,原來婚前的那一切都是大叔的“劇本”,但開弓沒有回頭箭,為了爭口氣不讓人看笑話,小琳暗下決心再苦再累不怕,一定要好好過日子。
 
小琳成了家庭主婦,操持著裡裡外外,幾畝地的重任也壓在了她八十多斤的身上,稍有空餘就出去做手藝掙錢,把活計包在家裡還要開夜工趕,拖著疲憊不堪懷孕的身體,常到深夜才收工,而深夜裡的自己如幽靈般孤寂。
 
兩人掙點錢根本不夠婆婆看病,只得沒日沒夜幹。而更讓人受不了的是,只要小琳跟其他男人與女人隨便說句話,“大叔丈夫”就如鷹樣的眼睛死死盯著,就懷疑,對小琳嚴厲訓斥,反復盤問,要找出破綻來;要是與人說話笑眯眯,那更不得了,刻毒難聽的話如利劍,要是出門有事打扮一下,那狐疑的眼光要吃人……
 
就這樣磕磕碰碰過了幾年,小琳也想離婚,但想到兩個年幼的孩子,沒媽的孩子象棵草,只能忍著!
 
小琳終於明白,她是“搭錯車”了,她就是這個家免費的長工、保姆、家奴,這裡面沒有一絲的溫情。
 
 
2)山窮水盡開心路
 
小琳常常拖著疲憊的身體和傷痕累累的心,任由淚水滂沱。夜晚路燈的投射下拉著長長的影子,猶如幽靈一般無所依著。
 
難道就這樣被動無助接受著命運的安排?這就是我不顧一切追求的愛情?難道一輩子的人生就這樣被世俗生活定義了未來???
 
“蒼天啊!救救我吧?”小琳感覺自己行屍走肉如囚籠中,黑暗沒有光明,只有委屈和無奈。那天,當小琳仰天長歎時,突然靈光一閃,對!佛菩薩大慈大悲,法力無邊,去求佛菩薩保佑!
 
在好心師姐的引導下,小琳來到了一個淨修念佛堂。那裡的居士對她關愛有加,勸導她:“這就是命,一切都是前世註定,都是命運的安排”。
 
在念佛堂裡,小琳跟著大家早課、晚課,念佛繞佛,學會了誦《大悲咒》《心經》,在祥和的氛圍裡,小琳支離破碎的心漸漸癒合,這兒才有寧靜、溫馨,相比之下這裡才是家的感覺。
 
幾年來,她一直在各寺廟跑。誦經、拜佛,看這個法師的光碟,看那個法師的書籍,但最終還是看得雲裡霧裡,自己雖然心情比以前顯得平靜,但實際狀況並沒有真正的改變,一切的痛苦仍然在延續。這一切的困惑比婚姻的苦惱更令人煎熬!
 
201111月的一天,小琳應邀參加了一個佛友的往生助念。讓她備感驚詫的是,那位往生佛友火化後竟然燒出了堅固子,這是自己以前從未遇過的!
 
因為這次助念因緣,小琳恭聞到南無本初報身佛的法音。佛陀無量慈悲的聲音就象慈母喚兒那般親切,磁鐵般深深吸引著她,讓她莫名的感到溫暖、輕安、喜樂,聲聲法語如甘露般沐浴著乾涸的心靈,重顯生機;又如春風輕輕拂去心頭的塵埃,重見光明。
 
小琳如獲至寶、風雨無阻天天去恭聞佛陀法音。她漸漸明瞭:一切皆因果,萬事萬法離不開因果,生命中出現的每個人都與自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一切惡報現前,都是自己無始造下的黑業,今生得以重逢是為償還報應,是償還自己往昔欠下的債……
 
她暗下決心要先接引“大叔丈夫”來學佛。
 
 
 
3)柳暗花明又一春
 
20128月,小琳赴香港參加法會,並拜聖德為師。正當她內心充滿法喜時,她接到電話說,丈夫突發腦梗住院,梗在腦幹,情況危及。
 
趕到醫院時,小琳發現“大叔丈夫”躺在病床上已半身不遂,手腳亂舞,人中歪著,口水不自覺掛著,嘴裡嗚哩哇啦說的什麼聽不清楚。
 
真是人生苦短,無緣不成夫妻啊。欠他的債,該還的總是要還。小琳只能在醫院寸步不離地悉心照料著那個毀了她青春,破了她的夢想的“大叔丈夫”。但也趁此機會向丈夫提出了“條件”——“我願意陪伴侍奉你一輩子,但你必須和我一起學佛。”丈夫點點頭表示同意。幾個月後丈夫慢慢康復,除了口齒不清,行動能自如了。
 
接下來幾年,小琳風雨無阻騎著電瓶車帶他出去共修。丈夫也越學越來勁,從不再殺生到積極參與放生,幾年來護持二個共修壇場。在第二年就去求皈依了,還有媽媽都在聖德上人師父座下學法,平時在家三人一起做功課,聞法,交流,分享。有時小琳有事不能去共修,丈夫就帶著媽媽一個佛堂一個佛堂輪流去共修聞法
 
這個男人終於在改變了,變得慈眉善目許多。他放下了以前的大男子主義架子,說話做事不再咄咄逼人,專橫發號施令,而是與小琳有商有量,知道關心她了,幫著買菜做飯了。
 
 
原來無肉不歡的他,現在以素為主,連兒媳拿來的大螃蟹拿去放生,從袖手旁觀到積極參與護持正法活動,從冷漠到主動救護流浪動物,連菜中的小蟲子都屁顛屁顛拿下樓放生……
 
“老夫少妻”幾十年,風雨大半輩子。儘管哭過,鬧過,絕望過,辛酸委屈過,痛不欲生過,也恨過,罵過,怨毒過。而今看到“大叔丈夫”這一切的改變,讓小琳宛如感覺“第二春”的到來,恰是“山窮水盡開心路,柳暗花明又一春”。
 
小琳明白這一切都是因果,以前是自己在還宿債,也恰恰是因為這些磨難,這些宿債把小琳逼進了佛門,進而才有機緣聞聽到佛陀法音,拜聖者為師,開始履行自己前生累世的菩提行願。而今不僅自己內心雲開霧散,法喜滿滿,更是把“大叔丈夫”這條強牛逼進了佛門,建立起了和諧幸福的佛化家庭,難道不是從惡緣、孽緣到善緣、佛緣的轉換嗎?
 
對於現在的一切,小琳心存感恩,因為是佛法的萬丈光茫驅散了心頭陰霾、執著,讓她雲開見日,心靈如同沖岀牢籠的魚兒,遨遊在佛法的海洋裡,沐浴在燦爛光明中……
 
/ 東山、葵心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回應

老夫少妻,少夫老妻,老夫老妻,少夫少妻,乃至女的一妻多夫男的三妻四妾後宮三千,從古至今不管婚姻怎麼配對,沒遇佛陀正法,在婚姻關係相處中是沒機會得真幸福。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738  
  • 網站圖片總數:11388  
  • 網站影視總數:530  
  • 網站檔案總數:800  

  • 今日瀏覽人次:624  
  • 總瀏覽人次:190434  
  • 今日瀏覽文章數:334  
  • 總瀏覽文章數:120021  
  • 今日瀏覽影視數:10  
  • 總瀏覽影視數:4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