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大量佛弟子恭聞羌佛法音,修學如來正法,而獲諸受用。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本區大量轉載諸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聖僧寂後肉身大神變 開創佛史圓寂新篇章

印證解脫法源就在羌佛處

祿東贊法王修學正法生死自由

寫下“拜別文”,落筆剎那,瀟灑圓寂

大西拉仁波且大放虹光

身放虹光18時後仍熱氣騰騰

侯欲善參觀極樂世界

彌陀說法交代世人解脫本源羌佛處

西方佛國天窗開

群情沸騰,人們驚喜得難以自持

趙玉勝往昇中品中升

羌佛傳大法,癌末病人解脫成聖

王程娥芬成就顯赫

無呼吸功能還活著能講話

劉惠秀坐化圓寂殊勝

五彩祥雲吉祥渡往西方

籃秀櫻居士往昇淨土

得百棵堅固子與鋼骨

修學正法得解脫

羌佛降世傳正法,佛子依行得解脫

兄弟情深,相依為命 得遇佛法 弟弟癌末臨終得加持,哥哥走上學佛路(張軍)

兄弟情深,相依為命 得遇佛法 弟弟癌末臨終得加持,哥哥走上學佛路

 
二零一零年三月,我弟弟張權被醫院確診為肺癌末期並已擴散轉移,醫生說他的病情已不能開刀只能保守施以化療。化療一共分六次,最後一次化療結束,弟弟整個人就垮了。不但飯吃不下,覺也睡不著。一個月之後,弟弟回到醫院複查,當他知道檢查出來的結果不甚理想時,精神一下子崩潰了。他開始說一些奇怪的話,表現很不正常,我發現不對勁,於是在十月二十七日的晚上,我和鄰居一起再度把他送進了醫院。
進醫院後,弟弟的病情發展得很快,我感到非常可怕。醫生對我說:“你要做好最壞的打算了。”
 
那時,弟弟每天必須服用止痛藥和打止痛針,才能勉強維持一段時間的平靜,後來時間的間隔越來越短。醫生開的三天止痛藥量,我一天不到就給他用完了,第二天再請醫生開藥。醫生說這樣吃會出問題的,但是我實在沒有辦法。看到弟弟整天疼痛難忍一直叫,叫得病房外都能聽到,喉嚨都叫啞了,非常地痛苦。我實在不忍心啊!
 
就在我百般無助的情況下,妙音師姐出現了。她幫我們請來了佛門聖丸:有黑色的喀卓安得丸、紅色的打靶不窮丸,還有藍色的菩提金剛丸,並請來了法水,讓弟弟服用。師姐常來看我們,告訴我們一些佛法的道理,教我們不能殺生,還叫弟弟要多懺悔,叫我們要念佛號。每次師姐來,弟弟就會變得比較安靜、聽話,我也會放心些。
 
有一天晚上,我看到弟弟痛苦的樣子,就在床邊為他念佛祈求加持。忽然我感受到有一股陰氣從弟弟那裡直沖過來。於是我越念越快、越念越快,但是我的力量實在太微薄了,那時我就起了一個念頭:如果我早點修行,自己能有力量幫助弟弟減輕痛苦,那該有多好啊!
 
第二天,我見到師姐時,我便對她說:“等弟弟的事情結束後,我要跟你去學佛。”
 
自從弟弟服用聖丸後,原來沒有止痛藥是無法過日子的他,居然慢慢可以減少藥量了。一周過後,他已經可以完全不用止痛藥,也不用打止痛針了。這對於一個癌症末期的病人來說,是一件很不可能的事。因為我看到其他的病人的藥量只會增加不會減少,而且用藥的效果也越來越差。我內心開始產生從來沒有的信仰,對佛法的認識又進了一步。雖然弟弟已不需再用藥物,但我怕醫生要我們出院回家,所以只好瞞著醫生,繼續讓醫生開止痛藥。其實藥都放在我包裡,一直到弟弟往生期間都沒再用過止痛藥。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佛法太偉大了!
 
由於癌細胞已轉移到兩側胯骨,弟弟不能側睡只能仰睡。同時也轉移和壓迫到腦部,以致神智不清楚,大小便也不能自理。再加上長期臥床,臀部開始出現褥瘡,一天天變大、變深。到最後幾乎可以看到骨頭,瘡口就像小碗口那麼大,而且發出臭味,腐肉也掉了下來。弟弟因褥瘡疼痛難以忍受,我特別請外院專家來會診,他們也無能為力。只說這種病能維持不發展已是很好了。
 
師姐知道弟弟的情況後,跟我說:“你試著用法水給他清洗傷口,可能會有幫助,可以減輕他的痛苦。”
 
起初我並不相信她的話,因為瘡口已那麼濕,肉都潰爛、發臭了,再用水洗怎麼會好呢?所以,我並沒有立刻採用。但到後來實在束手無策了,心想:反正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死馬當活馬醫吧!因此,我才試著用法水去擦拭褥瘡。
 
第二天,在清洗瘡口時,我驚奇的發現褥瘡比原來乾燥了許多!於是我開始有了信心,更加大膽地用法水清洗瘡口。有時一天洗好幾次。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自從使用法水洗瘡後,褥瘡便一天天轉好,變得乾淨,臭味也沒有了。後來,居然開始長出新肉。原先如小碗口那麼大的褥瘡越變越小,最後瘡口完全長好癒合了!
 
醫生和護士長來檢視弟弟的褥瘡,看到這種情況都覺得非常的奇怪,問我:“你們有沒有用過什麼藥物?”
 
我當時心裡明白,這是佛法的力量,但是又不能對他們說,怕他們不懂。所以只好說:“使用無菌水。”後來別床位的病人家屬聽到後,也去找醫生要無菌水,弄得醫生很惱火,叫我不要亂說。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親眼所見到的神奇事蹟,對我的觸動很大,讓我對佛法生起了更大的信心。
 
後來由於病情的不斷惡化,弟弟已經不能吃任何東西了,只能插胃管、打流汁,醫生說:“拍張片看看胃管的位置插得是否正確?”
 
當我去拿片時,看到醫生正拿著弟弟的片子跟另一位病人說:“你看人家的肺看上去多乾淨,你看看你的……”
 
此外,我還發現弟弟肺裡的癌瘤並沒有繼續擴大的跡象,說不定還有縮小的可能,可惜那張片子我沒有留下。這全是靠佛法的力量才能如此,當時我心裡非常的明白。
 
幾天後,弟弟開始發高燒平均溫度三十九度以上,最高一次是三十九度九,所幸沒有引起併發症。高燒持續一周不退,醫生也沒有辦法。我只能默默地念佛祈求,希望弟弟不要痛苦,在人生的最後路上能走好。
 
因為我在醫院待了二個多月,看到太多癌症病人痛苦往生的場面,所以每次我見到醫生都會詢問弟弟的情況,而醫生總覺得他的情況不太好說。其他比弟弟病輕的患者都先走了,身邊的病友換了又換,我心裡知道弟弟受到佛菩薩的加持了。那段時間,師姐不斷地告訴我無常的道理,讓我體悟人生無常,我的感受好深刻啊!
 
弟弟的病情進一步惡化,師姐告訴我,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感覺他的情況不好就給她打電話,她會來幫他助念。師姐又說,要在醫院助念八個小時不能碰觸他,而後才能穿衣裝殮等等。
 
我心裡想,醫院最多只能給三個小時等家屬見最後一面,怎麼可能放八個小時呢?而且,八小時後身體會僵硬不能穿衣服,怎麼辦?
 
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晚上十二點左右,弟弟的血壓開始下降,所有醫療監視儀器的數值也都往下掉,我趕緊打電話請師姐過來。師姐一來,看到我的情緒很不穩定,就叫我要提起正念,一起念佛幫助弟弟。
 
大約夜裡兩點多鐘,弟弟的所有監視資料數值更低了,師姐說:“弟弟的氧氣罩子勒得他很不舒服,要放鬆點。”
 
這時,弟弟手上的氧飽和也測不到了,於是我把他的氧氣罩拿掉,把一些不需要的儀器都撤去,希望可以減少他的痛苦。
 
我到醫生辦公室,跟醫生說:“如果我弟弟不行了,不要再搶救了,讓他安靜地走吧!”
 
醫生要我在病危通知上簽字,我強忍著淚水在檔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回到病房時,我發現原來神智不太清醒的弟弟在流淚。
 
師姐說:“他清醒了,趕快把後事的安排告訴他,讓他能安心地走。”
 
接著,師姐教弟弟要生懺悔心,同時引導他在心裡隨念懺悔文:“我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師姐一遍一遍地念,我看到弟弟的兩眼通紅,凹陷的眼眶裡含著淚水。
 
師姐又跟弟弟說人生無常苦短的道理,告訴弟弟不要執著世間的一切,要提起正念,跟著光明走。師姐開始念佛,一聲聲的佛號在午夜的醫院裡顯得特別的清晰,我在旁邊強忍著眼淚也一起念誦、祈求……
 
弟弟跟著我們念佛的節奏吃力地呼吸,我感覺他的眼神變得堅定了。突然,只見他的眼睛轉向左邊,好像看到什麼似的,再轉回到正前方,就這樣一口氣停住了,接著他的眼睛慢慢閉上,嘴巴也合攏了。
 
弟弟走了,走得那麼從容自然,好像是自願離開的,而不是如一般癌症病人走時那樣地痛苦、恐懼。旁邊有位病友看到弟弟的情景,非常地好奇。他知道我們是信佛的,他指著弟弟說:“他好像睡著了一樣,如果不是我親眼看到,真不敢相信一個癌症病人怎麼能走得這樣平靜,真是太神奇了!”
 
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淩晨五點二十三分,我弟弟張權往生,享年四十七歲。我們在醫院助念了八個小時,沈師姐、王師姐和曹師兄都來幫忙,曹師兄還給上師發了郵件彙報。助念八小時之後,我觸摸弟弟的全身都已冷卻,唯獨胸口還有微溫,我實在沒有辦法形容我的感受,只能說佛法太偉大了,太不可思議了!我非常感動,忍不住想哭……
 
本來是沒有辦法在醫院待那麼久的時間,因為當天正好是星期六,醫院的醫生少、忙不過來,根本沒人管我們,所以弟弟的屍體在醫院裡才能放了近十二個小時。這一切好像是早已安排好似的,讓人無法解釋。
 
弟弟往生後,師姐跟我說放生的功德很大,於是我決定去放生。以放生功德回向弟弟業障消除,往生善道。一月十五日,在我們放生時,我看到幾隻被放走的小甲魚又遊回來,伸出了頭一直望著我。這時,我的淚水又忍不住了……
 
我原本是一個不信佛的人,但經歷了弟弟的事情後,我才幡然醒悟自己以前是白活了,現在我已明白佛法的偉大以及真實不虛。我感覺生命又重新開始了。感覺自己找到了家,找到了親人,有了依靠。每次到師姐那裡,我都會說:“我回家了。”雖然我失去一個兄弟,但是我得到了更多的師兄、師姐。我非常感恩妙音師姐一家人,還有沈師姐、潘師姐,他們使我永生難忘。沒有他們的幫助,我不知道弟弟還要承受多大的痛苦,我更不知道如何去面對那一切。我只有好好學佛修行,然後像師兄、師姐們一樣去接引更多的人學佛修行,這才是我對他們最好的報答。我更感恩上師,雖然我們未曾見過面,但上師慈悲為我的弟弟做了功課回向!
 
我已經開始聞受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法音,每天恭誦《解脫大手印》。每次當我讀到《暇滿殊勝海心髓》的“無常”那一段時,我的淚水就忍不住流了出來,我對無常的感受好深啊!如果弟弟可以早點學佛該有多好,本來我對弟弟的感情就深,弟弟走後讓我非常地痛苦,既捨不得也放不下,所幸學佛之後,我對人生的看法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我體悟到如果想解脫,就必須要放下這種執著,斷除世俗我執,發菩提心利益眾生,這才是真正的修行之路。現在我好希望快點見到上師,早日皈依、入佛門,讓我這個迷失已久的孤兒可以真正地回家。雖然我目前還做不到放下,但是我願意發心做一個真正的佛弟子,學習佛法利益眾生,幫助更多有緣的人找到回家之路!
 
感恩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感恩上師的修法!感恩幫助我和我弟弟的師兄、師姐們!感恩所有曾幫助過我們的有緣人!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張軍 口述
妙音 筆記
轉載自:今日頭條 如來正法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579  
  • 網站圖片總數:10899  
  • 網站影視總數:438  
  • 網站檔案總數:637  

  • 今日瀏覽人次:374  
  • 總瀏覽人次:62324  
  • 今日瀏覽文章數:249  
  • 總瀏覽文章數:40336  
  • 今日瀏覽影視數:3  
  • 總瀏覽影視數:1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