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末法時期,邪妖橫行,蠱惑人心,亂我正法。
本站宣揚捍衛如來正法,摧邪顯正,施益眾生,起正知見,不為魔惑。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
◎本區大量護法言論文章非顯柔和語,為摧邪顯正,故顯金剛相以除障,起心動念皆為慈悲出發,以救迷情。

恒生陳恆寶生是誰? ——“假活佛陳恆寶生詐騙集團”騙術大起底(鄭宇、慈心波)

恒生陳恆寶生是誰?

 ——“假活佛陳恆寶生詐騙集團”騙術大起底

慈心波
恒生陳恆寶生的妖邪弟子在發佈了《恒生弟子要說的話》的1-9後,日前發佈《上師是誰?》《九九歸一》兩篇文章,算是《恒生弟子要說的話》系列文章的句號,而在這歷時半年多的十一篇文章裡,這些妖氣沖天、愚蠢至極的陳恒寶生弟子們儼然從瘋人院跑出來的瘋子一樣喋喋不休說的最多的詞句是“上師被**集團陷害、誹謗”。他們除了只會搬弄空洞詞彙來描述所謂上師的所謂慈悲、智慧以外,在大約4萬多字的11篇文章裡,從來就沒有見他們羅列具體事例來證明他們所謂上師的智慧體現在哪裡?也沒有見他們列出事實來反駁“誹謗”。
比如:說你陳恒寶生侵吞救災款是誹謗嗎?如果是,那就拿出你的捐款憑證證明你的清白。
再比如:王秋蓉女士控訴你陳恒寶生性侵是誹謗嗎?如果是,那就去法院告王秋蓉,可惜至今半年多無論王女士如何斷定你不敢告,你陳恒寶生還真不敢告她。既然是誹謗為何不敢控告呢?
又比如:世界佛教總部公開了你陳恒寶生考試成績只有18.5分,根本不通經教,是誹謗嗎?如果是,那就請你陳恒寶生寫信給總部要求公開你的試卷,或者寫一篇佛教論文出來,可惜你依然不敢。
還比如:……
太多的事實是陳恒寶生及妖邪弟子們所不敢面對而選擇默認的了。今天看到署名“鄭宇”寫的一篇調查報告《“假活佛陳恆寶生詐騙集團”兩岸三地斂財騙術大起底》,甚為震撼,此文事實清楚,有名有姓,有根有據,邏輯嚴密,全面揭露陳恒寶生的罪孽,是真正回答“恒生陳恆寶生是誰?”這個問題的最佳答案,不禁想推薦給大眾看看陳恒寶生是否被“陷害”,而陳恒寶生及其妖邪弟子們不是說被誹謗,被陷害嗎?那就請你們針對本文的調查,用你們的事實來反駁吧。估計你們依然默認。
 
“假活佛陳恆寶生詐騙集團”兩岸三地斂財騙術大起底
/鄭宇
2017822日,來自中國內地、香港及臺灣約300人組成“假活佛陳恆寶生集團詐騙案苦主大聯盟”,集體到香港灣仔警署報案,稱遭臺灣“假活佛”陳恆寶生為首的詐騙集團詐騙,並揭露該集團採取“神話包裝假活佛”“歪理邪說精神控制弟子”等手段,實施騙財斂財,非法傳銷,性侵女徒、貪污地震救災款等涉嫌犯罪的活動,國內福建、廣東、海南、遼寧、吉林等20多個省份、香港、臺灣地區和美國、泰國、法國等國家都有民眾不同程度受騙上當,多則被騙1000多萬人民幣,少則也有一萬元。
據悉早在2009年,陳恆寶生就因涉嫌侵吞救災款就被中國大連警方通緝。這個臺灣陳恆寶生何許人?受害人所稱的“假活佛陳恆寶生詐騙集團”是如何橫跨兩岸三地及美、泰、法國實施詐騙活動的?
一、被神話的“假活佛”陳恆寶生,曾自稱“未來獅子吼佛”
據調查,陳恆寶生,男,出生於195656日,系臺灣省臺北市松山區東榮裡30村人,持有香港永久身份證。大約在1996年起,陳恆寶生以“恒生仁波切”為名,在臺北市自創“臺灣雲慈正法會”,以“藏密八大活佛”之一自居而開始收徒行騙。20048月,陳在香港設立道場,並註冊了“香港雲慈健康事業有限公司”實現了宗教與傳銷生意的結合。2008年他又在大連註冊成立“大連祥雲健康事業有限公司”,利用信徒在大陸開展非法傳銷活動。
2016年,陳恆寶生以弟子供養的300多萬歐元購買了法國巴黎古鎮蘇瓦松大仲馬城堡作為該集團的“法國基地”。同年7月底,陳恆寶生夫婦被喬治亞皇室最高領袖冊封為華人中世襲子爵爵位。但隨著陳恆寶生騙色、騙財事實的不斷曝光,20178月喬治亞皇室在媒體發佈了《奪爵令》,廢除陳恆寶生爵位,取消包括其妻子陳饒真真在內的一切榮譽地位。
所有邪師一個共同特點就是自我吹噓後神話自己,再通過親信弟子的虛捧,而把自己標榜為神通廣大,無所不能的“大菩薩”,以此光環對弟子實現精神控制,進而騙財騙色。臺灣陳恆寶生的作案軌跡亦複如是。
初期,陳恆寶生以“藏密八大活佛”之一自居,後來他自稱取得西藏活佛認證他為“藏傳佛教覺域派祖師的弟子再來”。他吹噓自己前幾世曾做過皇帝、做過國師,前世取得“化虹光成就”,是大菩薩再來。接著就暗示弟子,自己是“未來獅子吼佛”,並通過20多位親信弟子不斷向外傳播,向新人輸灌,吹噓“師父是聖者,是大菩薩,是未來獅子吼佛”等誤導資訊。為進一步迷惑大眾,陳恆寶生刻意在形象上對自己做了一番打扮,儼然一代宗師。 
陳恆寶生通過集團骨幹成員“法眷屬”不間斷向外傳播自己是“大菩薩”等虛假資訊。這些訛傳在陳恆寶生的弟子中一個接一個,一年接一年傳播下來,而且越傳越神乎其神,這些傳聞無外乎就是圍繞陳恆寶生無所不能、幫人治病、死人復活、超度亡靈、加持人賺錢等等“神話”,陳恆寶生還將這些“神話”彙編成書《尊者的腳印》作為新人入門的必讀書。為了進一步表現自己有“神通”,陳恆寶生在道場的許多角落安裝了針孔攝像頭,通過手機查看弟子在道場內的表現,在接見弟子時有意無意的說一些弟子的表現,讓人目瞪口呆,以為他真有“神通”。
陳恆寶生的“菩薩傳說”陸續吸引了國內廣東、福建、海南、遼寧等20個省份很多想學佛的,或生病的,或事業家庭不順的人慕名前往拜師。據保守估計,拜陳恆寶生為師者達萬人以上。
二、 自編邪惡《守則》,組織嚴密,精神控制弟子
陳恆寶生對前來拜師的人都會先說一大通貌似佛教的道理進行“洗腦”,主要是告訴拜師者學佛要有受用,就要對師父絕對虔誠,不能有半點疑心。他要求前來拜師者都要認真學習乃至背誦傳統藏傳佛教教規《上師50法頌》,並看《米拉日巴傳記》,暗示弟子無論師父對你多麼惡劣,無論你看到多少師父違背教規的表現都要接受。
而詐騙集團中的其他騙子就起到帶動煽動誘導誤導其他大眾的作用。如見到陳恆寶生便立馬下跪磕頭,高聲讚歎頌揚其偉大等等,好讓其他的大眾跟風效仿他們,一些新人看到這些“老師兄”“老師姐”如此“虔誠”,便更加深信陳恆寶生是“菩薩再來”而被徹底洗腦。
陳恆寶生還要求弟子稱呼他為“大寶金剛上師”(即大菩薩),必須“視師如佛”(就是把陳恆寶生看成與佛陀一樣),必須“與上師三業相應”,還自編一套《修行者守則》要求弟子每天做功課後要念誦。這個充滿歪理邪說的《修行者守則》共12條,明確記載:要“世世隨恩師”,要“全賴師悅樂”,“成就悉依師”。這些都是陳恆寶生對弟子實施精神控制的邪說。
由於迷信陳恆寶生就是“大菩薩”,加上陳恆寶生善於揣測別人心理,許多拜了陳恆寶生為師者很快就被精神控制了,陳恆寶生說一,弟子不敢說二,即便有弟子看到陳恆寶生吃鮮活的鮑魚(犯殺生戒)、喝酒、妄語、大發雷霆呵斥弟子,侵吞汶川地震救災款,性侵女弟子等等違背佛教戒律的諸多劣跡,大部分人都認為是“大菩薩渡化眾生的方便”而不敢起疑心,不敢追問,不敢求證,也不敢離開。因為只要你起疑心,詐騙集團的骨幹成員就會對你說“對上師三業不相應”,或者告誡你小心惡報,同時,集團會將離開者或反對者列為“叛徒”“妖魔”通知下去,要求所有弟子遠離。
20099月陳恆寶生的貼身侍者孫晶女士及其擔任陳恆寶生司機的丈夫任先生,由於看到陳的劣跡毅然離開,並向陳索要回了曾供養的錢165萬元人民幣,為此,陳恆寶生在集團內部發佈“通報”,將這對離開的夫婦列為“欺師滅祖者”“妖孽夫妻”等,還將他們的資料發佈上網,組織人員謾駡攻擊。孫晶夫婦為此爆料陳恆寶生犯五戒和侵吞汶川救災款的證據和事實。
為了更好的對弟子實施精神控制,陳恆寶生以“修行人不要搞是非”為藉口,要求普通弟子和下級不能說上級的壞話。弟子更不能在背後說師父壞話,否則會遭惡報。
該集團的骨幹成員就是法眷屬、區域領導人和大隊長。被陳恆寶生稱為“法眷屬”的弟子中,除了該集團臺灣總部的聯絡人林璨利是男弟子外,其他10多名如:王美英、穀雪瑩,吳愛桃等都是女弟子。據被陳恆寶生強姦性侵八年的女弟子王秋蓉爆料,陳恆寶生也稱她為“法眷屬”。據張萍女士說,她親眼看到“法眷屬”谷雪瑩、王美英與“饒師母”爭風吃醋的場面,也親眼見過“法眷屬”擺出那種“師母”的派頭。可見“法眷屬”就是陳恆寶生的情婦。
因此,也有人說“陳恆寶生詐騙集團”其實就是“情婦詐騙團”。在這個集團中,凡是陳恆寶生不方便出面做的事情,說的話,包括虛捧陳恆寶生為菩薩等訛傳都是由這些“法眷屬”負責傳達給區域領導人,大隊長等。“法眷屬”就是陳恆寶生詐騙集團的核心鐵杆成員。
三、 誹謗中國紅十字會會,侵吞汶川地震捐款200多萬元
據曾是陳恆寶生集團“鞍山團隊”的領導人張萍女士揭露,2008512日四川汶川發生8.0級大地震,正當舉國援助地震災區時,陳恆寶生卻乘機侵吞了弟子給災區的捐款,合計約200多萬元。
據介紹,20088月陳恆寶生號召弟子給汶川災區捐款,聲稱要成立“大愛希望基金會”給災區捐款做產品義賣,要求所有團隊都要買產品。他乘機銷售出傳銷產品,由於是給災區捐款的“義賣”,信徒們自然“相應”踴躍購買。陳恆寶生假裝將銷售的部分利潤共96萬匯入了他老婆陳饒真真的個人帳戶,說這是“大愛希望基金會”正式成立前的基本帳戶。其次,陳恆寶生以此帳戶為誘餌,又分別在大連和香港號召弟子捐款,共收捐款130多萬元,通過該集團香港總聯絡人陳克民分批次匯入陳饒真真的戶頭。
然而,這些給災區的捐款全部到位後,陳恆寶生則告訴大家,中國大陸的紅十字會很腐敗,很多給災區的捐款經常被“紅十字會”侵吞而沒有送到災區,因此,他要創建一種“錢人對接”的機制,要我們自己人去災區送捐款。而後每次有提到給災區捐款,陳恆寶生都以“現在因緣沒有成熟”為理由推脫了。
直到20099月,陳恆寶生的貼身侍者孫女士夫婦“反水”將他收了災區捐款不捐出的事實通過網路曝光出來並向大連警方報了案。
據張萍女士透露,由於大連警方對陳恆寶生侵吞救災款案件立案調查,多次傳喚陳恆寶生,陳不敢到案。就委託當時在北京宋爽幫助協調公安,試圖消案,宋爽為此花費了50多萬元但沒有結果。後來由於陳恆寶生只給宋爽報銷10萬元費用,讓宋爽感到非常“不爽”,就與陳恆寶生決裂了。參與當年捐款和“基金會執行委員會”的張桂蓮女士證實了張萍的揭露。
四、 控制性侵女弟子達八年,死亡恐嚇舉報人
2017612日,陳恆寶生的臺灣女弟子王秋蓉(又名王嘉容)從臺灣跑到香港灣仔警署報案,請求警方保護其安全。王秋蓉稱,200912月陳恆寶生將她帶到一汽車旅館,給她喝下一瓶液體後,強行與她發生了性關係,並威逼她與男朋友斷絕往來。到至今的八年期間,她精神上受到陳恆寶生的威脅和控制,在肉體上倫為陳恆寶生的性奴。在此期間,王秋蓉雖然多次想擺脫陳恆寶生的魔掌,有時也會反抗,但陳均以“你這樣對待上師,護法會懲罰你的”相威脅。由於怕遭惡報,也由於陳恆寶生在臺灣的勢力和自身的困難,王秋蓉忍氣吞聲蝸居在陳恆寶生為她準備的一個小套房裡,倫為陳恆寶生性奴長達八年之久。直到20173月, 在得到陳恆寶生一個臺灣弟子王美玲捐助她30萬台幣後,王才乘陳恆寶生不在台期間,分兩次悄悄搬離原住處,躲開陳控制。528日晚,她在新住處收到一紙條告知,陳恆寶生要殺她滅口。驚恐之下,她跑到香港報案,請求警方保護。
受到死亡威脅的不止王秋蓉,還有現定居美國的,臺灣大學原教授洪鐵生夫婦。據《臺灣時報》《中國日報》《蘋果日報》等媒體報導,2017710日,洪鐡生先生通過美國著名律師劉龍珠正式向陳恆寶生發送律師函要求經濟賠償,並於712日召開新聞發佈會,將其販賣假藥、欺騙信徒購買淨水產品、騙財騙色姦淫婦女等一系列惡行揭發,把假活佛的面目公之於眾。717日(星期一)淩晨5點左右,有陌生人來敲洪先生家的門(位於Alhambra),洪先生和太太從睡夢中驚醒。來人在門外高聲道:你敢告陳恆寶生我就殺掉你全家。說完就開車離開。洪先生立即打911報警,員警2分鐘左右就到了,做了筆錄並立案。
五、 明目繁多,不擇手段的斂財騙財,教唆信徒割肉供養
“苦主大聯盟”首席發言人李永雄先生介紹,“陳恆寶生詐騙集團”利用人們普遍存在的趨吉避凶、求轉運,求治病等迷信心態,通過“神話”集團頭目陳恆寶生,再由集團骨幹成員配合,以精神控制法對信徒實施斂財騙財,手段多樣,名目繁多。主要包括八個方面:一是預測有難,供養消災;二是供養越多越容易賺錢轉運;三是求傳佛法要做供養,特別是“財神法”等大法要做大供養;四是表演魔術消業騙取錢財;五是兜售傳銷產品騙財;六是開法會斂財;七是發展會員斂財;八是護持佛堂斂財。
山東青島的胡女士,2012年慕名前來拜陳為師,第一次在香港見面,陳就恐嚇她家中會有人出大災難,叫她要待奉1000萬人民幣才可消災,又以“傳授財富大法”為名義,教她發財的方法先後騙去胡女士40多萬美金。胡女士再控訴,她甚至賣房子套現,6年內奉上近300萬美元。陳恆寶生夫婦去法國時,要求信徒湊錢讓他買城堡、買賓士,更要胡女士做牛做馬服待他們。
臺灣大學原教授,年逾80的洪鐵生控訴,他於1997年前後拜陳恆寶生為師。20年間被陳恆寶生多次索取錢財,被要求免費接機、租車、擦皮鞋、打掃房屋、甚至支付房屋水電等生活雜費。20177月他向美國洛杉磯法庭告發陳恆寶生,要求經濟賠償。
廣東東莞的薛梅指控,她於20115月拜師後至今被騙350多萬元人民幣。為此,薛女士賣掉了3套房子;遼寧的傅傑說,她信奉陳恆寶生15年被騙去263萬人民幣;天津的呂立娟哭訴,2011年至今她前後受騙最少20萬元人民幣……
另有多位苦主控訴,陳恆寶生經常利用人們求財轉運的迷信心理,吹噓只要修了他傳的“財神法”必然財富暴漲,為此很多信徒不惜重金供養為求“財神法”。但陳恆寶生在收了信徒供養後又找理由推託到下一次傳法,下一次又收供養又沒有傳法,以此誘餌滾動斂財。張萍說,她因為要求“財神法”先後供養了15萬元人民幣,3000美金;山東胡女士于2014年在臺灣供養陳恆寶生50萬;香港王瑾於20152016年分別供養了10萬、20萬人民幣後,都沒有求到所謂的“財神法”。還有鞍山孫秀娟被騙3萬多元,而想求“財神法”被騙達萬元以上的信徒群體更多,真正是“財神沒見到,家產已損半。”
據透露,陳恆寶生還經常以“你有災難”為由,要信徒供養錢財消災免難。薛梅說,2012年她到臺灣時,陳恆寶生對她恐嚇說,在她身上有不利的事情發生,要做大供養後才能破除一切不順,薛惶恐,逐年法會都每次都供養10萬元,為此賣掉3座房子,前後供養350萬。宋曉路為其父親超度,求子供養了70萬元後依然無果;而當張萍錢財被陳恆寶生壓榨差不多時,陳又對張說“你今後不幸的事情多了去,要帶福報大的人來皈依才可以免難”,為此張帶了許多富翁朋友前往拜師,但又受到陳恆寶生的離間,導致朋友不和。
此外,陳恆寶生的斂財手段可謂花樣繁多,大小通吃,老少通騙。他拋出歪理說,學密法受用就是要把師父看成與佛陀一樣,要與師父“三業相應”,要學習米拉日巴祖師傾家蕩產的供養師父,你供養的越多越虔誠,福報漲的就越快,受用也越大。你們現在供養的越多,今後你們做師父的時候,你的徒弟也供養越多,這是“因果”。同時,為了掩飾貪欲,他又說,不是師父貪你們的錢財,而你們連世間法的錢財都放不下還談什麼解脫呢?
在歪理邪說的蠱惑下,加上陳恆寶生親信弟子、集團骨幹成員的遊說,許多信徒或賣房子拋股票供養;或平時省吃儉用、受苦受累而節約錢財供養;或借錢貸款刷信用卡套現供養,以致許多信徒生活越來越困難,家庭矛盾,夫妻不和。
廣東陳亞來夫妻都是陳恆寶生的弟子。妻子聽信了陳恆寶生的邪說,硬是要賣房子供養陳恆寶生,陳先生堅決反對,為此夫妻反目成仇,妻子已提出離婚。還有鞍山張萍、北京宋爽的家庭破裂,夫妻離婚都是因為陳恆寶生的歪理邪說導致的。
廣州陳成光常年病痛,誤信朋友稱陳恆寶生只要用棍輕輕一碰,即可將病痛消除,惟向他付出大量錢財後頑疾未除。最終因被騙財產令太太差點與他離婚,陳的父母更想過跳樓自盡。
據張萍透露,她親眼見過一名60歲的老婦將所有財產統統奉給上師,但陳恆寶生仍然覺得她奉獻不夠,鼓吹她奉上自己的肉,最後老婦將小腿的肉割下來奉上,整件事觸目驚心。
此外,陳恆寶生還設立各種收費、斂財名目繁多。主要名目有:
1、借護持佛堂斂財:凡是到陳恆寶生的香港、臺灣佛堂,所有信徒都被告知要繳納水電供養、場地供養、花果供養、拜見供養、求法供養、傳法供養、法本供養、會員費等十多項。
2、超度祈福法會斂財:2011年至今臺灣每年都有兩次由陳恆寶生和親信組織的大型法會,每次法會每人都要收錢,法會上發放祈福聚財的「財寶袋」“財寶袋”,每個300元人民幣,並一再吩咐不能打開。而其實內裡只有幾粒豆、兩個硬幣及沙泥而已。 
3、建設佛堂斂財壓榨信徒:陳恆寶生每次都以建設佛堂需要資金蠱惑信徒捐款出物或做義工。
張萍說,2007年先後為陳恆寶生的大連公司、香港公司和美國道場供養了45萬元。北京宋爽供養了大連公司30萬,劉昱因被迫供養20萬元大連公司裝修費後導致很大煩惱,工程後即離開陳恆寶生。
陳亞來說,2016年陳恆寶生以建泰國佛堂為由要同學護持,大家合力供養了300多萬元人民幣,但其實泰國佛堂的所有支出卻是陳恆寶生集團骨幹,泰國的殷剛自己一個人出的錢,信徒的捐款就這樣落入了陳恆寶生的口袋。2015年陳恆寶生籌備購買法國巴黎一古堡,稱在那裡要建立大道場。不僅購買古堡的300多歐元都是來自信徒供養,而且城堡的每個對象都是信徒的血汗錢,更有60多名信徒到古堡做義工,猶如奴隸般每天工作16小時,吃不好睡不足,長達2個月,為此許多人生病。福州林蘭英做義工回來後就住院,花費了1萬多元醫療費。
以上只是陳恆寶生詐騙集團斂財騙財實例的冰山一角而已。據香港媒體爆料,目前親自或委託到香港報案的600多名苦主,合計被詐錢財就超過億元港幣。而陳恆寶生目前遍及兩岸三地的信徒超過萬人,保守估計,這10多年來該詐騙集團至少斂財騙財10多億港幣以上。
六、 虛假宣傳打造“神仙產品”,非法傳銷誤人病情
20048月陳恆寶生的“AVS國際事業傳銷公司”在香港灣仔道133號星航諮詢大廈正式開業。18樓做傳銷,29樓是佛堂。樓上樓下雙管齊下同時洗腦,同時收錢。從那時起,陳恆寶生進入了一個高速斂財的時期。
29樓,陳恆寶生宣傳歪理邪說,神話自己,對信徒洗腦;在18樓,則是宣傳加入產品的傳銷能快速致富。虛吹“上師”的產品非常神奇,有病治病,沒病強身,男人吃了壯陽,女人用了豐胸,而且對各種疑難雜症均有不可思議的療效,特別是對癌症更是有其特殊的療效,價格則必須是天價。  
臺灣大學原教授洪鐵生老先生就是陳恆寶生傳銷公司產品的參與者和見證人。據披露,陳恆寶生對信徒宣傳的所謂“美國美商美福集團”,所謂“諾達康錠”曾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簡稱FDA)嚴格查驗;獲美國中西藥協會金獎等等“榮譽”,其實都是虛假宣傳。但貼上了這些虛假標籤後,實際成本每瓶只有10多元的“諾達康”,卻被陳恆寶生以每瓶1250元人民幣高價賣給了弟子。
更重要的是“諾達康錠”根本不具備治療癌症療效,但陳恆寶生對外宣傳卻說“對癌症有很好的輔助療效”,因此誤導了很多信徒,導致病情被延誤,得不到及時治療。  
陳恆寶生指使親信弟子對外散佈;賣師父的產品增加福報這一世就能成就,不賣師父的產品則不能成就。如此一來眾多弟子爭相加入經銷商,代理公司的行列,沒有錢借錢也去加入,師兄弟之間拉人頭,搶下線,勾心鬥角的事也就開始層出不窮的出現了。
因為受到蠱惑,很多人到香港去皈依,加入傳銷隊伍。每一期培訓結束後大家都購買了天價的“神仙產品”,回大陸時自然是夾帶過境,說白了就是走私,是真正的三無產品。有人因此還惹上官司,被消費者告上法庭,最後以退貨賠錢了之。更多人因為不善經營,又乏人脈,導致賣不出去只能自用了這天價的東西。以致於越學越窮,越學家庭矛盾越多。
遼寧傅傑稱,她買了300瓶“諾達康”,每天吃三次,多年來共被騙約300萬港元,自己得悉被騙後導致重大精神壓力,令免疫力下降,更因而患上皮膚病。67歲的東北吉林人馮樹亦花了逾百萬人民幣購買藥品,更服食該藥致內臟出血、內分泌失調,現今患上直腸癌。
 
“假活佛陳恆寶生詐騙集團”的騙局揭穿後其實很簡單,就是披著佛教的外衣,利用佛教的語言及形式,以傳銷式的發展弟子。為其弟子進行遙感加持,驅除疾病,增長官位,增加財富以及名目繁多的加持和灌頂儀式等等。
這是個不認錯的時代,也是一個多元化的時代。如何有效地把騙子扼殺在萌芽之中,這需要我們社會各方面的努力,需要很長的時間。一個善治、法治的社會,應該對騙子從根本上產生約束力,應該能夠防患於未然,能夠在萌芽狀態就扼殺騙子,在這一方面,我們顯然還需要做很多的工作。(完)

 

回應

呃…這是個「敢騙就有人信」的詐騙世界。「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等沒有羞恥心的人橫行…大家要隨時保持警戒心,以免受害…

 

陳寶生際然那麼惡劣,為什麼不在台灣告他呢?他是台灣人啊⋯⋯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732  
  • 網站圖片總數:11363  
  • 網站影視總數:528  
  • 網站檔案總數:799  

  • 今日瀏覽人次:111  
  • 總瀏覽人次:185428  
  • 今日瀏覽文章數:65  
  • 總瀏覽文章數:117133  
  • 今日瀏覽影視數:1  
  • 總瀏覽影視數:4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