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大量佛弟子恭聞羌佛法音,修學如來正法,而獲諸受用。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本區大量轉載諸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聖僧寂後肉身大神變 開創佛史圓寂新篇章

印證解脫法源就在羌佛處

祿東贊法王修學正法生死自由

寫下“拜別文”,落筆剎那,瀟灑圓寂

大西拉仁波且大放虹光

身放虹光18時後仍熱氣騰騰

侯欲善參觀極樂世界

彌陀說法交代世人解脫本源羌佛處

西方佛國天窗開

群情沸騰,人們驚喜得難以自持

趙玉勝往昇中品中升

羌佛傳大法,癌末病人解脫成聖

王程娥芬成就顯赫

無呼吸功能還活著能講話

劉惠秀坐化圓寂殊勝

五彩祥雲吉祥渡往西方

籃秀櫻居士往昇淨土

得百棵堅固子與鋼骨

修學正法得解脫

羌佛降世傳正法,佛子依行得解脫

“人間詞帝”李煜經歷了一場豪華版的人生無常夢(南風知我意)

 “人間詞帝”李煜經歷了一場豪華版的人生無常夢

 
李煜,又稱南唐李後主。他是一個國破的皇帝,委曲求全亦難逃慘死結局。但他又是一個成功的藝術家,精書法、擅繪畫、通音律,文學造詣非常高,尤以詞聞名千古,有“人間詞帝”的美譽。
 
他的詞作,以南唐覆滅為臨界點,前期多描寫宮廷生活,細膩柔靡;後期則感懷國破家亡,懷舊傷今悲愴動人。帝王夢破,演繹了無常變幻,印證了佛教教義對世間法簡明扼要的闡述——“成、住、壞、空”。
 
 
西元937年的七夕,一位皇子出生了,他是南唐中主李璟的第六子,取名從嘉,又因重瞳奇貌而字重光。重瞳即一個眼睛裡有兩個瞳孔,在中國古代是一種吉相,也往往是帝王或大人物的象徵。比如歷史記載重瞳的人有造字而青史留名者倉頡、三皇五帝之一的舜、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重耳、西楚霸王項羽、北齊的開國皇帝高洋等等。
 
天生重瞳,又敏而好學的李從嘉,自然得到了南唐中主李璟的寵愛,也備受太子李弘冀的猜忌。為形勢所迫,李從嘉寄情於山水詩畫,不問政事,醉心經籍,謹小慎微在夾縫中求生存。時轉運來,太子身亡後,皇位落到了李從嘉頭上。李璟為李從嘉改名為李煜,意為光耀、照耀。
 
西元961年,李璟死後,李煜在金陵(今南京)即位。此時的南唐因連年征戰,已國窮民弱。在北宋虎視眈眈下,南唐俯首稱臣,歲歲進貢。搖尾乞憐的外交政策,也只是一時的苟延殘喘。李煜沒有強悍的軍事才能,對外不能治國安邦,對內偏偏歌舞昇平。他和皇后周氏(大周後)耳鬢廝磨,沉溺於宮廷享樂,還重補了久以缺漏的唐朝宮廷樂《霓裳羽衣曲》曲譜,作詩《玉樓春》: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
笙簫吹斷水雲開,重按霓裳歌遍徹。
臨風誰更飄香屑,醉拍闌幹情味切。
歸時休放燭花紅,待踏馬蹄清夜月。
 
在戰亂年代,這簡直是一片靡靡之音……
 
李煜是一個傑出的藝術家,卻不是一個成功的國君。他沒有重振山河,自然就扭轉不了乾坤。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歷史因果使然。
 
西元975年,宋太祖趙匡胤以“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大舉興兵,第二年就滅掉南唐小國,俘虜李煜,封其為“違命侯”。宋太宗趙光義即位後,對李煜更是嚴苛與侮辱。此時的李煜不僅自身難保,曾經憐愛的繼後小周氏也被宋太宗趙光義覬覦,召至宮中蹂躪,數日才返。身是籠中鳥,頭戴綠毛巾,他豈能不悲然?
 
李煜把愁思寄託於詞作,抒發國破之哀,亡國之痛。以前有多美好,現在就有多沉重。
 
且看《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再看《破陣子·四十年來家國》: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一個人最痛苦的事,莫過於得到了最高的殊榮,最多的財富,在沉溺時,他又失去了所有。曾以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幸福,在歲月長河中僅一時擁有。沒有長盛不衰,只有無常變幻,世間法不就是“成、住、壞、空”四字嗎?
 
他還感懷“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又歎“人生長恨水長東”,也許對人生是苦的真諦有了更深的體悟。囚禁的生活能會保住他的平安嗎?
 
宋太宗趙光義派了南唐舊臣徐鉉前去“探望”李煜。被軟禁的李煜,看到舊臣,毫無防備,哭訴陳情。也許他壓抑了太久吧,終於見到一個說得上話的人。一些“大逆不道”之語自然進了趙光義的耳朵。再加上李煜在《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中愈發直抒胸臆,離愁之情躍然紙上: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這首詞堪稱李煜的絕命詞。故國?你還心念故國?國破降臣,性命偷安,朝不保夕。不久,七夕之夜,李煜全身抽搐,頭足相抵,中毒身亡,享年42歲。他的人生夢破了,所有的榮辱都與之無關了!
 
正如南無本初報身佛在《解脫大手印》裡說法:“……無論是榮華官貴、富商帝王、貧民布衣都是一場夢幻,這是鐵定的事實!!!這場人生之夢,飛速地前進無常很快就醒了,說不定就在不久我就要死了,我們隨時要體驗世間萬有確確實實本身就是夢,到我死的那一刻,我會真正的感到這不久前都還活生生的悲歡離合之鬧市夢已經就沒有了,原來一切都是假的……
 
人間的幸福向來不長久,再美的花朵,也是刹那芳華,終究凋零。李煜,生於帝王之家,長於宮廷之中,尊為一國之君,享受世間的權利、富貴、美色,前半生富足美滿;後半生國破家亡,被囚、被欺,忍辱也未得偷生,壯年淒慘離世。前半生有多幸福,後半生就有多潦倒。
 
歲月短暫,長壽之人也不過百年爾耳。人生真的很假,來來去去皆過客。再豪華瑰麗的夢,也有終局的一刻。為什麼非要等到死前那一刻才醒悟人生如夢呢?有生之年,大家抓住大好光陰、時機學佛修行了脫生死,勘破夢境,豈不比人間帝王夢更加美滿?死是一個坎,如何了生脫死,轉凡成聖,探尋圓滿的幸福,愈發值得深思。
 
/南風知我意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回應

(無常)任何版本從古至今分秒不斷的示現。該深思……的是我們有沒有每時每刻心存無常觀。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615  
  • 網站圖片總數:11044  
  • 網站影視總數:471  
  • 網站檔案總數:643  

  • 今日瀏覽人次:656  
  • 總瀏覽人次:85545  
  • 今日瀏覽文章數:440  
  • 總瀏覽文章數:54984  
  • 今日瀏覽影視數:26  
  • 總瀏覽影視數:2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