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大量佛弟子恭聞羌佛法音,修學如來正法,而獲諸受用。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本區大量轉載諸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聖僧寂後肉身大神變 開創佛史圓寂新篇章

印證解脫法源就在羌佛處

祿東贊法王修學正法生死自由

寫下“拜別文”,落筆剎那,瀟灑圓寂

大西拉仁波且大放虹光

身放虹光18時後仍熱氣騰騰

侯欲善參觀極樂世界

彌陀說法交代世人解脫本源羌佛處

西方佛國天窗開

群情沸騰,人們驚喜得難以自持

趙玉勝往昇中品中升

羌佛傳大法,癌末病人解脫成聖

王程娥芬成就顯赫

無呼吸功能還活著能講話

劉惠秀坐化圓寂殊勝

五彩祥雲吉祥渡往西方

籃秀櫻居士往昇淨土

得百棵堅固子與鋼骨

修學正法得解脫

羌佛降世傳正法,佛子依行得解脫

母命難違與至死深情,大詩人陸游放棄了他一生的白月光(南風知我意)

母命難違與至死深情,大詩人陸游放棄了他一生的白月光

 
前言:陸遊(1125年—1210年),字務觀,號放翁,生逢北宋滅亡之際,是著名的南宋文學家、史學家、愛國詩人。他一生創作二萬餘首詩詞,流傳于世的尚有九千二百餘首,是我國現存詩作最多的詩人。雖然,他已無常離開這個世界,但詩作還廣傳於世。
 
 
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熟知陸遊,要從這首《示兒》說起,這是他的絕筆之作,臨終前仍不忘興國,想要一洗“靖康之恥”,北定中原。但南宋苟且偷安,偏安一隅,註定讓他失望。於是,他寄希望于兒子,若能告知朝廷出師北伐收復國土,亦泉下安息。
 
作為古人,他活到八十五歲,幾經沉浮官場,一生慷慨激昂,無奈死前空空,悲然落幕。難道他僅有壯志淩雲的情懷嗎?不,他還有纏綿悱惻的緬懷。
 
陸游曾因春遊沈園,偶遇前妻唐琬而寫下了聞名千古的詞作《釵頭鳳·紅酥手》: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陸游感慨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消瘦。永遠相愛的誓言還在,可是錦文書信再也難以交付。罷了,罷了……蕭索之情躍然紙上。
 
幾年後,唐琬再游沈園,看到陸遊的詞作,情難自禁,和了一首《釵頭鳳·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唐琬滿懷憤懣、壓抑之情,極為深切動人。被黃昏時分的雨水打濕的了花花草草,經曉風一吹,已經幹了,而自己流淌了一夜的淚水,至天明時分,殘痕仍在。千種愁恨,萬種委屈合併而成,衰做人之難,歎做女人更難。從昨日的美滿婚煙到今天的兩地相思,從昨日的被迫離異到今天的被迫改嫁,夢魂夜馳,積勞成疾,終於成了“病魂”,獨自傷心。淒涼怨慕,徹夜難眠,咽下淚水,其心境之苦痛難以言狀,同時也道盡了她對陸遊的一往情深。就是這樣對感情的執著,讓她悲情難抑,竟然抑鬱成疾,不久離世。
 
 
陸游和唐琬的愛情悲劇已成為文化界的研究課題,後人不由思考:這是人文悲劇還是性格缺陷?
 
這還得從他們的婚事說起。唐琬文靜賢淑,秀外慧中,陸家以一支精美無比的家傳鳳釵訂下了親事,並鄭重下聘。兩人成婚後,詩詞唱和,伉儷情深。
 
然而,年輕人沉溺于情,往往會耽擱前途。對於一個江南名門望族、藏書世家來說,這是大忌。陸母一心盼著兒子金榜題名、登科進官,怎容媳婦耽誤愛兒的錦繡前程?加之,唐琬多年未生育,正是犯了七出之條。在陸母的強勢干預下,唐琬被休棄送回娘家。儘管陸游與唐琬感情甚篤,在孝道面前,他也只能無奈屈服。前程與愛情二者擇一,他沒有爭取就退縮了。
 
而後,陸母迅速為陸遊聘了一位溫柔賢慧的王氏為妻,而唐家也氣不過女兒被休,果斷把唐琬嫁給了青年才俊的宗氏子弟趙士程。一時,各自安好,陸游與唐琬成了交叉後的分離線,漸行漸遠。如果沒後來的不期而遇,兩個人的故事,就不會演變成了三個人的糾纏。但緣分一說,實在微妙。
 
唐琬在趙士程的體貼下,漸漸走出了悲傷,一同遊園。而陸遊科舉落第後,也踏著春光,外出散心。在沈園,他們邂逅了。這一次久別的重逢,讓唐琬愣住了,不過她馬上清醒過來,經趙士程的同意後,大大方方親手分置了酒菜招待陸遊,與夫並肩離開。這才有了陸遊《釵頭鳳·紅酥手》的問世和之後唐琬《釵頭鳳·世情薄》的感傷。唐琬最終也因這份感情的負重,相思成災,執著成狂,抑鬱而亡。
 
唐琬的悲劇在於她沒有走出往日的情劫,陷於不可得而心傷,不能求而悲然,又礙於改嫁的身份壓抑心情,強顏歡笑,最終枉送了性命。
 
南無本初報身佛在《心動著境即是魔,隨緣分別則無定》說法有五十陰魔,其中“以內念為煩惱,即是我執魔”“以夫妻逆情而生煩惱,即是我執魔”正是應在了唐琬身上。她的心遲遲走不出與陸遊的感情糾纏,找不到敞開的大道,封閉了自己,放棄了生存的機會。趙士程成了鰥夫後,此後孤身一人終生不復另娶,一世癡情。
 
而陸遊呢,雖然感傷與唐琬的分離,但和王氏不失琴瑟和鳴,據《陸遊年譜》記載,他們共育有七子。真是一面離愁,一面悠然。
 
而後經年,陸游再次重游沈園,才看到唐琬的和詞,觸景生情。雖然佳人已香消玉殞,但他面對題《釵頭鳳》的半面破壁,感慨萬千。“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勝情”,揮筆而作《沈園》:
 
(其一)
城上斜陽畫角哀,
沈園非復舊池台。
傷心橋下春波綠,
曾是驚鴻照影來。
 
(其二)
夢斷香消四十年,
沈園柳老不飛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
猶吊遺蹤一泫然!
 
煙雨沈園中,恍恍惚惚間,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正緩步踱過傷心橋,躑躅在滿地落葉中。已無斜陽,亦無畫角,只有一個默然凝望斷牆、柳絮的傷心人,憑弔年輕時的遺憾。
 
在陸游離逝世的前一年,他還以八十四歲高齡再次重游沈園,懷念唐琬,此情至死難忘。寫下《春遊》:
 
沈家園裡花如錦,
半是當年識放翁。
也信美人終作土,
不堪幽夢太匆匆。
 
他仍然念念不忘當日眷侶,這一夢長達半個世紀,雖然仍自感匆匆,美人作土,但他沒有執著成心魔,依然堅強活著,所以才有了這麼多寶貴的詩作傳世。陸游與唐琬,愛情以悲劇收場,但人生卻迥然不同。男方縱橫官場,妻賢子孝,文學上還屢屢造就大成之作,而女方因感懷愛別離之苦早早離世。各自的性格不同,執念深淺不同,同一個故事,結局竟然千差萬別!
 
感傷的,淚眼婆娑;執著的,芳華早逝;思念的,夢裡相遇。遺憾的,文字造就。世事無常,因緣和合,正是“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我輩正是夢中人,不知幾何。人生短暫無常,平常心處之。不以執著為煩惱,不執於小情小愛,更進一步化煩惱為菩提,放大格局,活在當下,唐琬也許會改寫生命的軌跡。
 
只是,世上沒有如果,這段執著的過往,如今徒留世人評說。
 
/南風知我意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881  
  • 網站圖片總數:11736  
  • 網站影視總數:594  
  • 網站檔案總數:811  

  • 今日瀏覽人次:1063  
  • 總瀏覽人次:267870  
  • 今日瀏覽文章數:561  
  • 總瀏覽文章數:160258  
  • 今日瀏覽影視數:9  
  • 總瀏覽影視數:6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