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大量佛弟子恭聞羌佛法音,修學如來正法,而獲諸受用。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本區大量轉載諸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聖僧寂後肉身大神變 開創佛史圓寂新篇章

印證解脫法源就在羌佛處

祿東贊法王修學正法生死自由

寫下“拜別文”,落筆剎那,瀟灑圓寂

大西拉仁波且大放虹光

身放虹光18時後仍熱氣騰騰

侯欲善參觀極樂世界

彌陀說法交代世人解脫本源羌佛處

西方佛國天窗開

群情沸騰,人們驚喜得難以自持

趙玉勝往昇中品中升

羌佛傳大法,癌末病人解脫成聖

王程娥芬成就顯赫

無呼吸功能還活著能講話

劉惠秀坐化圓寂殊勝

五彩祥雲吉祥渡往西方

籃秀櫻居士往昇淨土

得百棵堅固子與鋼骨

修學正法得解脫

羌佛降世傳正法,佛子依行得解脫

一個虔信真主的屠夫自白:早該放下屠刀立地學佛了(軍)

一個虔信真主的屠夫自白:早該放下屠刀立地學佛了

 
淩晨3點多,整個城市還在沉睡,我帶著宰牛的工具去屠宰場。宰牛,就是我的工作。
 
我虔信真主,我堅信自己的工作是真主賜予的。寺院阿洪(寺主的稱呼)他教我,屠宰時要念經,並念誦清真言。宰牲者必須是純正的真主信徒,對宰殺動物的條件、工具、方式甚至宰殺的部位,都有相當詳盡的規定。而我,對於這些規定已經非常熟練了,也引以為豪!當時我全然不知宰牛讓我造了多少黑業,錯了多少因果。
 
屠宰場以我宰牛的數量計算工資。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頭頭牛在我面前倒下。
 
 
我先給牛肚裡灌水,灌到牛沒有力氣再叫一聲,一個榔頭打暈它,一刀紮在牛脖子上,嫺熟地劃開牛肚,內臟單獨放一起,再分解牛的肢體,因為前後分明,肉的價格也不一樣……總之我動作利索,老闆也願意請我宰牛,我在那個屠宰場是出名的“阿訇”(hōng,意為“老師”)
 
雖然一天能賺幾百塊,收入穩定,但我依然心情壓抑。最近幾年,我兒子得了莫名其妙的病,見人又叫又咬,老婆每天一不順心就拿把菜刀追著我砍,有一次砍到我的頭,到現在還留有疤痕。尤為嚴重的是我的母親,肚子脹到發亮發圓,醫生用了很多方法也無濟於事,她只能回家等死。我賺的錢都不夠家人看病的費用,幾乎愁死了!
 
前幾年,我在商店上班的時候,老婆對我很好,兒子也很乖巧,不知道現在為什麼這麼倒楣?越想越倒楣!
 
去了教堂,我祈求真主救度我和家人,可家門依然諸多不順,沒有任何改變,誰能救我呢?……
 
有個學佛的朋友經常叫我去佛堂懺悔,說我宰殺無論念什麼經都不起作用;殺生罪業深重,是把自己的收入建立在眾生痛苦的基礎上,家庭不會幸福的。他叫我不要繼續殺生了,要止惡揚善。我不信他說的話,生活需要錢,我還得繼續呀,但內心多少有點猶豫。
 
有一日,我很早到屠宰場,正準備給牛肚子裡灌水時,有一頭母牛突然雙腿跪在我面前,發出嗚嗚的低沉哀嚎聲。它的眼裡滿是淚水,這是我在屠宰場六年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牛!當時我愣了一下,又隨即想到:宰了你還有百十來塊,夠家裡一天的開銷了。
 
我用鞭子抽它站起來,可是母牛任我抽打,依然跪在我面前哀嚎!
 
 
我第一次宰了一頭向我下跪的牛,當我很嫺熟地劃開它肚子的時候,我愣住了!一頭小牛躺在母牛的肚子裡,已經沒了呼吸……手裡的刀,頓時掉在了冰冷的水泥板上。
 
我頹廢地坐在地上,很久才緩過神來。這頭母牛向我下跪是想救它肚子裡的寶寶,而我卻殘忍的宰了它,只為換取那點點錢,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罪人,又想到自己的孩子,心如刀絞般難過……
 
那天回到家,十歲的兒子又惡狠狠盯著我,嚇得我一身冷汗。
 
從那天開始我失眠了,頭痛撕裂,老婆依然對我大呼小叫,母親飽受病痛折磨的呻吟聲時時刺我的心,而那頭被我宰殺的母牛和小牛常常浮現在眼前,我處於即將崩潰的邊緣。
 
我想到了那個學佛的朋友,也許他可以救我。我們雖然信仰不同,但他卻過得很幸福,有錢有房孩子也很出色,讓我欣羡不已!
 
在對生活徹底絕望前,我敲開了他家的門,他讓我在佛堂懺悔,我卻傻傻楞在那裡,杵了半天。佛堂好大,很莊嚴,我不懂供的什麼佛,因為我們向真主禱告,是沒有形象的真主,可我看到佛像很法喜。
 
朋友又叫我懺悔,我心裡不想懺悔,我宰牛前念了經的,真主賜予我的工作。他好像看出我了的心思,拿出一本南無本初報身佛的《淺釋邪惡見和錯誤知見》的書,指著邪惡見第二十條,認念超渡咒殺生無罪。認為我們念超渡咒可以超渡眾生,殺死的眾生,還有其他的任何眾生,只要他們死了,我們可以念超度咒超渡它們,這樣就沒問題了。但如果你持念超渡咒去故意殺生,是超渡不了的,罪孽非常大。所以認為可以念超渡咒殺生,無有功德增益,只有黑業上身。
 
 
我辯解,自己念的是真言。朋友說,無論你念什麼經都是故意殺生。我雖然不信佛但生活已經逼得我走投無路了,我就信朋友一次吧。當天我恭聞了南無本初報身佛的法音《你明信因果嗎》,法音裡的聲音如雷鳴般震醒了我。我宰了好多好多牛,它們跟我們一樣有靈知心識(靈魂),只是外形不一樣而已。今天我殺了它們,就欠下了命債,來生我也會被它們殺,償還果報……我眼前又浮現那頭給我下跪的母牛,內心無比難受、後悔。
 
於是我跪在佛前發真心懺悔,發誓再也不去屠宰場宰牛了,我要好好反思自己的人生。那一天,我哭了,眼淚像泉水一樣噴湧……
 
從那日起,我放下了從事八年的屠宰工作,並且連續一個月堅持去佛堂共修、懺悔,回向給被我宰殺的牛。越恭聞法音,我越感到一股力量把我從痛苦的漩渦中拖出,又好像一縷光照著我,讓我不再惶恐不安。我懂得了人要種善因才能結善果,得善報,這是真主沒有教的。南無本初報身佛的法音洗滌著我污濁的心靈,我感覺真主找到了心的歸宿。
 
2018年有大德過來傳法,我毫不猶豫皈依了佛門,正式成為一名佛弟子。我也帶母親和妻兒一起學佛,福報也漸漸好起來,佛堂一位師兄幫我找了一份工作,在藥店賣藥。
 
每天晚上,我騎著三輪車拉著母親去佛堂聞法,母親儘管聽不懂也坐著。師兄們聞法做功課後回向給母親,母親的身體也漸漸好轉了,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在我學佛三個多月後,妻子也正常上班了,並且每天自發唱《大悲咒》,她心情舒暢,再也不拿菜刀追我了。兒子的眼神也不那麼凶了,雖然偶爾還會鬧騰。看到這一切,我感到了久違的溫暖。
 
 
一個回族人想跨入佛門,說真的非常難。因為我有很多很多所知障,也怕同族人歧視,怕真主怪罪。經過恭聞南無本初報身佛的法音,我知道佛法講的就是因果,從因果入手修行,會家庭和睦,人生幸福圓滿。我樹立了堅定的信心,要走直通佛國的路!
 
雖然同族人有人理解,也有人不理解我的改變,那都隨各自因緣福報了。我這輩子唯一不放棄的事,就是學佛,這是茫茫苦海中的一座明亮燈塔!
 
軍口訴/默兒撰文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791  
  • 網站圖片總數:11530  
  • 網站影視總數:554  
  • 網站檔案總數:804  

  • 今日瀏覽人次:150  
  • 總瀏覽人次:217980  
  • 今日瀏覽文章數:91  
  • 總瀏覽文章數:135901  
  • 今日瀏覽影視數:2  
  • 總瀏覽影視數:5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