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末法時期,邪妖橫行,蠱惑人心,亂我正法。
本站宣揚捍衛如來正法,摧邪顯正,施益眾生,起正知見,不為魔惑。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
◎本區大量護法言論文章非顯柔和語,為摧邪顯正,故顯金剛相以除障,起心動念皆為慈悲出發,以救迷情。

真相—楚稱曲培堪布懺悔信中溢出的眼淚……

真相—楚稱曲培堪布懺悔信中溢出的眼淚……

轉載緣起:

前天,多杰絨波[化名]打電話告訴給我說,“今天在妖魔@旺秀才丹微博中,{薩迦天津}法王讓我好失望,他終於還是變成了你說的狂惑眾生、打妄語的凡夫了,難道他不怕因果嗎?他在我心中真的是一錢不值了。”打電話者與我,都是與俊麥白多活佛,楚稱曲稱等五人在場親自經歷,薩迦天津認證第三世多杰羌佛整個事件的當事見證人,並且還拍了一張薩迦天津將認證書交給白多活佛的照片。電話中他還說:“不久前我見到楚稱曲稱,他還告訴我:法王告誡整個薩迦派,事情都過了就不要再提此事了,為此我還問過薩迦的其他人,凡屬薩迦派的都接到了法王同樣內容的法旨,為什麼法王自己卻公開否認事實呢”,我告訴他:“其實也正常,因果對任何人都是無情的,醒眼看醉人吧,你我都是當事人,對你我學佛修行更有好處,讓我們更加知道迷失不僅僅單指凡夫,還包括凡夫中的聖者,看看這個所謂的聖者是怎樣狂惑眾生的吧”

此後這兩天,除了對旁觀者被謊言蓋障而心痛外,就是更為薩迦天津害羞。於是,我為《真相——楚稱曲培堪布懺悔信中溢出的眼淚……》再序此轉載緣起,權當我盡到了一個學佛修行人的本分。

正道歌zdg

201295日于成都

        

轉載:真相——楚稱曲培堪布懺悔信中溢出的眼淚……

“正道歌zdg” 發佈於20081015

各位善信:假如你步入網路,在任何一個搜索引擎上搜索佛教薩迦派的“楚稱曲培堪布”,一個罪不可赦、誓言自願墮入金剛地獄、永不超生,有著“堪布”名號的“楚稱曲培”,就會對你撲面而來;各大網站、眾多博客,都刊登了“楚稱曲培”堪布的“一封懺悔信”,還配有楚稱曲培之“懺悔”及“誓言”的視頻佐證;一時間娑婆震盪,佛教界風雲四起,於是,混淆視聽的開始趁昏水的摸魚,泥鰍黃鱔也開始攪亂清水,連烏龜也想從中牟利,其勢大有吞沒整個光明世界一般。

可能嗎?

佛菩薩、護法聖神以及一切正信佛子的回答是肯定的:小丑演不了大戲!

當然,我們承認小丑也是一個角色,但小丑是在跳樑?還是小丑在作戲?這卻是我們要正視的。

首先,請大家順著網路搜索引擎,點擊《量理寶藏》論學會

楚稱曲培會長簡介:

“堪布:楚稱曲培為四川甘孜自治州德格縣人,

十一歲出家於德格更慶寺,在更慶寺的小沙彌班學習藏語文讀寫及薩迦派為主的經教儀軌。

十五歲進入在康區乃至整個康區都極具影響力的宗薩、康協五明佛學院。

十七歲時在康區薩迦派怙主上師格•喇嘛昂旺曲培絨波座前接受比丘戒。

十九歲在康協五明佛學院完成了四個年頭的學習,拜別了恩師大堪布白瑪當秋等,離開故土去印度拜見了夢寐中的怙主薩迦法王。同年,進入薩迦高級佛學院開始了新的“學法旅程”。與薩迦法王的兩個世子以及隆燈夏仲、塔澤夏仲、貢嘎多杰登巴等薩迦派重要的年輕怙主們成為同班學友,在薩迦高級佛學院的十二年裏,堪布不僅從依著名的堪布米瑪和堪布嘉措圓滿學習了一切顯密教法,還先後從依持蓮花尊者薩迦法王、薩迦俄巴堪布隆燈金剛持、薩迦察巴法王皎吉赤仁波切以及甯瑪派閔林赤欽法王等上師為主的藏傳佛教各大教派的許多高僧大德學習和領悟了高深的佛法理論和實踐,並且在薩迦高級佛學院任教五年。

2000年的一場上萬僧眾參加的法會上,薩迦法王親手將高級佛學院的畢業證書及象徵學位得通人冠賜給了堪布楚稱曲培。

2003年,薩迦法王正式授予其堪布名位及證書。同年夏天返回藏地。如法王旨意,成立了《量理寶藏》論學會,並且在德格更慶寺創辦了第一屆“薩班五明佛學研討會”。之後重返印度。將大會的狀況及成績彙報給薩迦法王。法王對此非常滿意,並先後接到許多上師及仁波切的來電,反映說《量理寶藏》論學會舉辦的“薩班五明佛學研討會”取得驚人的成績 ……”

一個11歲出家、15歲入薩迦、康協五明佛學院、17歲受比丘戒、19歲就完成了薩迦康協五明佛學佛四年的學習;師承薩迦、甯瑪譽滿雪域的大成就尊者,不到20歲就遠赴印度,跟隨 “夢寐中的怙主薩迦法王”、在“上萬僧眾參加的法會上”受薩迦天津法王親賜“通人冠”、“堪布”,而法王“非常滿意”的會長,“領悟了高深的佛法理論和實踐,並且在薩迦高級佛學院任教五年”,精通英語、藏語和流利的普通話,無論藏漢兩地、在家出家的弟子眾多,特別是在南林、上海、廣東其講經說法和隨緣開示頗為精道,是一位深入四眾弟子的愛戴的上師。在多康博巴崗雪域藏區,無論薩迦和寧瑪派的一些大德、仁波切提起《量理寶藏》論學會的會長楚稱曲培勘布,都會為之稱道;就是這樣一位堪布會是罪不可赦,自願發誓“墮金剛地獄,永不得超生”的跳樑、作戲“小丑”嗎?

各位善信還不要不相信,因為這是事實!

這是楚稱曲培堪布的懺悔信原文:

      一 封 懺 悔 信 __楚 稱 曲 培

一位居住在國外的漢族喇嘛“義雲高”,拿著自稱是薩迦法王仁波切賜給他的 “認定書”,宣稱“認定書”中認定他是金剛持佛(多杰羌佛)的化身。正如薩迦法王仁波切說的那樣,這“認定書”的確是假的。這個“認定書”是鄙人我偽造的。

薩迦法王仁波切是有智慧、洞悉一切的聖者,明察和辨明事實的好壞與真偽。鄙人我棧陶恐,恭敬頂禮,由衷髮露懺悔一切過錯!

楚稱曲培

2008918

各位善信:請允許於此暫時按下楚稱曲培這封懺悔信的個中由源於下再表,我們先審視一下此封懺悔信和以此相匹配的視頻內容,就會發現一些問題。

首先,楚稱曲培從發這封“懺悔信”到現在,為什麼隻字不提“鄙人我偽造”的經過;

“鄙人”為什麼要“偽造”;

“鄙人”與認證書中既得利益者是什麼關係;

“鄙人”在什麼地方見到那位“居住在國外的漢族喇嘛“義雲高”,拿著自稱是薩迦法王仁波切賜給他的認定書”的

“鄙人”是受誰的主使才實施“偽造”的;

特別奇怪的是:,楚稱曲培沒有講清的內容,不但薩迦派官方網站也沒有想要補充的意思,連那些想攪混清水並以此作文的“泥鰍黃鱔”們也有意地回避;無獨有偶,這些問題卻在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公開《聲明》得到了回答:

一、“鄙人我偽造”的經過;

“ ……薩迦天津法王給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書是由薩迦天津法王在尼泊爾距加德滿都約七、八個小時車程的釋迦佛陀誕生地所建立的壇城『龍畢察』(亦譯為『藍毘尼』)親自交給白瑪多杰仁波且的,而不是直接交給楚稱曲培堪布的,白瑪多杰仁波且是由頂果欽哲法王認證並主持坐床的一位大德,當時在薩迦天津法王遞交認證書給白瑪多杰仁波且的現場還有楚稱曲培堪布、一位藏族居士以及楚稱曲培堪布的三位居士弟子。白瑪多杰仁波且一行六人從加德滿都飛回到上海以後,因白瑪多杰仁波且有事留在上海,便委託楚稱曲培堪布和那位藏族居士一起將薩迦天津法王的認證書送到更桑仁波且處。在與更桑仁波且會面時,楚稱曲培還當眾給在上海的白瑪多杰仁波且打了電話,白瑪多杰仁波且在電話中親口向更桑仁波且強調:由楚稱曲培和藏族居士護送的這份認證書是薩迦天津法王親自在尼泊爾的法王接待現場交在他手上的。……”

其實,楚稱曲培就是一個當事的信使,薩迦天津法王是將認證三世多杰羌佛的書函當眾交給寧瑪派協慶寺的俊美白瑪多杰仁波仁的,完全給薩迦派楚稱曲培沒任何關係,回到上海後仁波切是委託了楚稱曲培和那位藏族居士將此書函親自交更桑仁波切,楚稱曲培將書函捧在手中的那張照片內容,俊美白瑪多杰仁波切也在後來證實,照片中的書函就是薩迦天津法王親自交給自己認證三世多杰羌佛的原始文書,楚稱曲培既沒有造假的機會,也根本沒有造假的資格,而跳出來“懺悔”就更是無痛呻吟了。

其實,“鄙人”為什麼要跳出來“懺悔”?他跳出來“懺悔”究竟想掩蓋或抵擋什麼?已經很顯然,我們也有理由認為:在當今佛教界的薩迦派中,出現了一個穿著僧衣,頭帶薩迦“通人冠”,有著“堪布”名號的現代“董存瑞”。

二、“鄙人”為什麼要“偽造”;

其實,“鄙人”為什麼要“偽造”,不但“鄙人”知道,“鄙人”的主使者也知道,就連那些什麼“愛他勝自”之流的“泥鰍黃鱔”們都知道;反過來說:佛菩薩了徹,護法聖神明了,一切正信佛弟子都知道 ……

三、“鄙人”與認證書中既得利益者是什麼關係;

“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副主席以及所有工作人員根本不認識楚稱曲培堪布,從來沒有和他見過面、通過信、打過電話或寫過電子郵件等,一句話,根本就不認識楚稱曲培這個人”

“ 我們同時咨詢了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三世多杰羌佛本人和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負責人,包括所有全部工作人員也根本不認識楚稱曲培堪布,從來沒有和他見過面、通過信、打過電話或寫過電子郵件等,一句話,根本就不認識楚稱曲培這個人,與楚稱曲培沒有任何來往;”

這就奇了怪了,“鄙人”的偽造既無目的,也無前提,既沒利益還要發誓墮金剛地獄;假如是“鄙人”入魔瘋了,哪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簇擁、好事者跟著一起瘋呢?

其實,他們這群妖魔都有一個共諜的目的,妄想以犧牲同類來賤踏光明。

其實,他們真的瘋了……

四、“鄙人”在什麼地方見到過那位“居住在國外的漢族喇嘛“義雲高”,拿著自稱是薩迦法王仁波切賜給他的認定書”呢。

可以肯定地說:不但“鄙人”沒見到,就連“鄙人”的“鄙人”也根本沒見到。

如果“鄙人”的“鄙人”們,誰能向娑婆一切有情眾生告知和道明“居住在國外的漢族喇嘛“義雲高”,拿著自稱是薩迦法王仁波切賜給他的認定書”的圖片、視頻出處,我們就有理由相信“鄙人”的偽造是真實不虛的,如果“鄙人”的“鄙人”們都拿不出,又道不明的話,那就是無端臆造而狂惑眾生,就真的要墮無間地獄了。

五:“鄙人”是受誰的主使才實施“偽造”的;

在“鄙人”是受誰的主使才實施“偽造”的這個問題上,我們已經無需“鄙人”來回答了,因為一是:“鄙人”根本無法自圓其說,也回答不了事實的真相;二是:“鄙人”偽造的不是“認證書”,而是偽造了事實本身。

於此,有必要告知各位善信如下幾個事實:

1、楚稱曲培的那封懺悔信與楚稱曲培在視頻中講的內客有異。

楚稱曲培的懺悔信原文中:“… 鄙人我誠惶誠恐,恭敬頂禮,由衷髮露懺悔一切過錯!”

楚稱曲培用藏語在視頻中講:

“弟子給像太陽一般的薩迦法王金剛上師帶來了麻煩,弟子願墮入無間地獄而永不得超生”

為什麼署名為楚稱曲培那封“懺悔信”的文字披露與視頻話語有如此大的區別呢?一個是宛轉悠揚的誠惶誠恐而“由衷髮露懺悔一切過錯”,一個是誓言旦旦而赤裸裸地直願“墜入無間地獄而永不得超生”,很顯然:那封署名為楚稱曲培的“懺悔信”不是其本人所寫,而是另有他人為之代書的。

因為代書者鑒於楚稱曲培敢表其忠心而自焚,赦免了楚稱曲培的欺師滅祖之大罪,而改稱其楚稱曲培為“過錯”;試想一下,誰有這個權力呢?

2、楚稱曲培的漢文流利而通迖:楚稱曲培的漢語文教育來自中國大陸,這在楚稱曲培對南林眾弟子和其他文稿中可以捕捉到不變的文筆風格,而那封署名為楚稱曲培的“懺悔信”,無論從表達方式,遣詞造句和文筆都可以斷定:有太多的台海味。由此可見,懺悔信文稿與視頻表現是硬接的,並且味道差距太遠了…

3、楚稱曲培的視頻出處:楚稱曲培的視頻出處就在成都的一個農家樂式的休閒度假的一個小樓平臺上,視頻畫面上的大門出口處,還掛著紅色的布質條幅。而視頻的拍攝者就是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

4、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們

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們早于(楚稱曲培視頻懺悔的)兩個月前,就三番五次地打電話給親自在現場看見薩迦天津法王親手將認證三世多杰羌佛的文函,交給協慶俊美白瑪多杰仁波切的當事藏族居士,詳細地詢問了當時薩迦天津法王親自將認證三世多杰羌佛文函交給俊美白瑪多杰仁波切的具體情況後,既而直赴成都當面造訪,最近一次打電話的時間就在《懺悔信》前不幾天,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十分明確地要求和希望當事人按照他們的意願出面作證,被當事那位藏族居士斷然、婉言、最後近乎是抱怨地拒絕了他們;

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還不止一次地打過電話給俊美白瑪多杰仁波切,也是希望仁波切按照他們的意願出面否認:不承認是薩迦天津法王親自將認證三世多杰羌佛文函交給他轉呈的。結果也被仁波切拒絕;直到最後,那位藏族居士和俊美白瑪多杰不再接聽他們的電話後,才出現了那封署名為楚稱曲培的《懺悔信》和那段楚稱曲培公開的視頻錄影。

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們為什麼會到成都呢,那是在去年(2007年)底和今年(2008年)的上半年,薩迦天津法王的空行母在臺灣突聞網上刊載了楚稱曲培手捧薩迦天津法王認證三世多杰羌佛原始文函的照片,以及《正法寶典》中也刊載了楚稱曲培為三世多杰羌佛寫的祝賀和附照後,不知出自什麼原故而大發雷霆說:哪有自己的弟子與上師同時出現在一起的,哪有自己的弟子出賣上師的啊。於是從此開始了否認一切,同時也開始了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們一系列網路活動 ……

其實,整個一系列的種種否認,薩迦天津法王均未親自公開出面正式地對外否認過;因為正如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聲明中提出的那樣:

“我們相信運用現代的科技手段完全能夠鑒定出這份認證書是出自誰的筆跡、是哪里的紙張、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有哪些人的指紋等等,那個時候就會真相大白,世人就會清清楚楚地瞭解到這份認證書到底是楚稱曲培偽造的,還是白瑪多杰仁波且偽造的,抑或是薩迦天法王在說假話騙人。屆時,大家就會明白,是楚稱曲培在欺騙眾生、欺騙世界呢,還是白瑪多杰仁波且在欺騙眾生、欺騙世界?薩迦天津法王是在欺騙眾生、欺世盜名呢,還是一個真正的聖者呢?”

可以肯定:作為薩迦派弟子的楚稱曲培堪布,一定是第一個接到薩迦法王空行母或薩迦天津法王管家們的詢問與苛斥電話的;

楚稱曲培當時一定懵了……

因為:他自己就是當時在現場看見薩迦天津法王親自將認證三世多杰羌佛文函交給協慶寺俊美白瑪多杰仁波切的一個當事人而已,至於薩迦天津法王為什麼要認證三世多杰羌佛,為什麼要將認證三世多杰羌佛的文函交給俊美白瑪多杰仁波切他並不知情;

因為:他自己就是在上海與藏族居士共同受託于俊美白瑪多杰仁波切轉呈薩迦天津法王認證三世多杰羌佛文函給更桑仁波切的一個信使;

因為:他自己與藏族居士將薩迦天津法王認證三世多杰羌佛的文函交給更桑仁波切時手捧文函照了張像,也只是證明原始文函與送迖的文函無異;

因為:“像太陽一樣的金剛上師”薩迦天津法王都親自認證了三世多杰羌佛,自己相應於上師而得受用,才心生法喜而寫的祝賀信;

因為:自己11歲出家到現在,一直三業相應於“像太陽一樣的金剛上師”,視金剛上師與佛無別無二,怎麼可能與“像太陽一樣的金剛上師”爭輝,怎麼可能“出賣自己的上師”呢?

於是,楚稱曲培決定在今年(2008年)六月去印度,親自向如同太陽一樣的金剛上師薩迦天津法王講明事實真相。

楚稱曲培去了,但不久又回來了 ……

楚稱曲培去了印度,但沒人知道他去印度的其間過程與真相,只是從此楚稱曲培整個精神狀態異常的低迷,其間,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們在成都多次地會見過楚稱曲培,楚稱曲培也多次地向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們敍述了事件的真實經過,薩迦天津法王的管家們也打電話給那位藏族居士,希望幫忙約見一下當時還在成都的更桑仁波仁,但那位藏族居士以“不想再參與這件事”為由婉言拒絕了。

不久,就好像一夜間,出現了各大網站和博客刊載出署名為楚稱曲培,落款為918日的那封《懺悔信》以及視頻錄影;爾後,每個見到楚稱曲培的人都愕然了,因為他已經脫去了釋迦服飾而穿上了在家的漢裝,而整個精神狀態不是低迷,而是麻木了…。

楚稱曲培從11歲出家於德格更慶寺,15歲進入在康區乃至整個康區都極具影響力的宗薩、康協五明佛學院,17歲時在康區薩迦派怙主上師格•喇嘛昂旺曲培絨波座前接受比丘戒,19歲在康協五明佛學院完成了四個年頭的學習並任教5年,2000年得薩迦法王親賜的“通人冠”和堪布頭銜,到2003年奉旨成立《量理寶藏》會並任會長。他精通英、藏、漢三種語言文字,講經說法,隨緣開示精道,擁有眾多的在、出家弟子,謙和、端莊而待人禮貌,無論受教育程度和弘揚薩迦教法都堪稱為薩迦派中優秀的出家人,也可算是薩迦派中少有的真修行者了。也因為如此,楚稱曲培深受薩迦天津法王的寵愛和重視,屢屢委予重任於他而不負;楚稱曲培同樣三業相應于自己的金剛上師薩迦天津法王,視金剛上師與佛無別無二,就象天上的太陽一樣。

其實,我們這樣評價不久前的楚稱曲培一點也不過分。而今的楚稱曲培,他不能做的也都做了,他要相應的也都相應了,甚至不惜脫去僧服還俗,狂惑眾生造犯三昧耶不赦之戒,毀教誹佛而墜落,剩下的他只有等待了……

楚稱曲培等到了什麼呢?

只要各位善信敲動你手中的鍵盤,來自各大網站和博客中對楚稱曲培的《懺悔》評論是辟頭蓋腦,最為值得深思的是:96%的定罪性評論都來自薩迦派的有關網站和那些好像站在薩迦派一邊的妖魔博客,如象:甯瑪諮詢中寧瑪妖魔論壇中的“愛他勝自”、“阿飛”、“食指”等等等等。

其實,

楚稱曲培等到的是被薩迦派徹底的拋棄了…;

楚稱曲培等到的是被附佛妖魔們的徹底利用了……

楚稱曲培還在等什麼呢?

他在等待“像太陽一樣”的金剛上師赦免於他…他在等待“像太陽一樣”的金剛上師給他進一步地指示…他還在等更加一步步地墜入罪惡的深淵 ………

其實,我們也在等待!

等待正信智慧的力量喚醒一切學佛修行人,讓“鄙人”的“鄙人”們在正信佛教的光明下現出原形;

等待“鄙人”的“鄙人”們早日覺醒,去小丑之嘴臉而奉大丈夫之行;

其實,我們真的不願等待——

那封懺悔信中溢出的眼淚 ……

“正道歌zdg” 於20081015

延伸閱讀: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聲明

自《多杰羌佛第三世》這本記載三世多杰羌佛弘法利生的真實行舉,以及所展顯的三十大類,偉大佛法智慧成就的寶書出版面世後,成為世界首創大成就智慧實相者,讓無數眾生得到了利益。但是,由於第三世多杰羌佛發願並如實行持『永遠只利益大眾,而不收任何供養』,而這一無私利眾的願行擊中了某些人的貪欲痛處,使得那些只知道收供養而不依教奉行、不守戒律的人痛心疾首,加上少數混進佛教僧團的惡人,他們認為是三世多杰羌佛斷了他們的財路,因此恨之入骨,他們運用種種方法來謾駡、詆毀三世多杰羌佛和《多杰羌佛第三世》這本寶書。這種現象實在發人深思:到底無私無我、不收供養、只義務利益眾生的是壞人呢,還是貪欲熾盛、騙取大眾供養的是壞人呢?比如近幾天,就有楚稱曲培自稱是他本人偽造了薩迦天津法王對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書。本來,對這些是是非非,作為修行人是不足以提起的,但是,在此末法時代,我們不能坐視這些惡人摧殘眾生的慧命,為此,國際佛教僧尼總會聲明如下:

第一,我們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副主席以及所有工作人員根本不認識楚稱曲培堪布,從來沒有和他見過面、通過信、打過電話或寫過電子郵件等,一句話,根本就不認識楚稱曲培這個人;

第二,我們同時諮詢了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三世多杰羌佛本人和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負責人,包括所有全部工作人員也根本不認識楚稱曲培堪布,從來沒有和他見過面、通過信、打過電話或寫過電子郵件等,一句話,根本就不認識楚稱曲培這個人,與楚稱曲培沒有任何來往;

第三,當時薩迦天津法王給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書是由更桑仁波且轉交過來的,說是薩迦天津法王看到《正法寶典》和阿秋喇嘛的認證書大為震驚,經觀照看到了三世多杰羌佛的真身轉世而寫下的認證書。但是,鑒於我會已收到的認證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書已經圓滿並超過三師十證的文證,而且這些認證、附議的都是第一流的大德、聖者,加之我會與薩迦天津法王素無來往,對楚稱曲培堪布也無瞭解,因此在決定是否起用薩迦天津法王的這份認證書時,為了慎重起見,我們即電告更桑仁波且,請他再次落實此認證書的真實性。時過兩天,更桑仁波且來電話說:楚稱曲培是由薩迦天津法王任命的薩迦派的大堪布,並遵薩迦天津法王的指示在中國成立了『量理寶藏』論學會,擔任會長,楚稱曲培堪布說這份認證是真實的,如果有假,楚稱曲培堪布願負法律責任。為了證明他所送的薩迦天津法王的認證書是真實的,楚稱曲培堪布還親自寫了證明,並附上了楚稱曲培堪布本人手拿薩迦天津法王的認證書所照的照片,在這封證明信上,楚稱曲培堪布證明薩迦天津法王的認證書是由楚稱曲培堪布本人和協慶寺的白瑪多杰仁波且兩個人共同從薩迦天津法王那裏領取的。

第四,後來我們才從更桑仁波且那裏瞭解到非常重要的一點是,薩迦天津法王給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書是由薩迦天津法王在尼泊爾距加德滿都約七、八個小時車程的釋迦佛陀誕生地所建立的壇城『龍畢察』(亦譯為『藍毘尼』)親自交給白瑪多杰仁波且的,而不是直接交給楚稱曲培堪布的,白瑪多杰仁波且是由頂果欽哲法王認證並主持坐床的一位大德,當時在薩迦天津法王遞交認證書給白瑪多杰仁波且的現場還有楚稱曲培堪布、一位藏族居士以及楚稱曲培堪布的三位居士弟子。白瑪多杰仁波且一行六人從加德滿都飛回到上海以後,因白瑪多杰仁波且有事留在上海,便委託楚稱曲培堪布和那位藏族居士一起將薩迦天津法王的認證書送到更桑仁波且處。在與更桑仁波且會面時,楚稱曲培還當眾給在上海的白瑪多杰仁波且打了電話,白瑪多杰仁波且在電話中親口向更桑仁波且強調:由楚稱曲培和藏族居士護送的這份認證書是薩迦天津法王親自在尼泊爾的法王接待現場交在他手上的。更桑仁波且發誓說:如果他所說的有虛假,他將承擔一切因果並願墮入無間地獄,永不超生。當時在更桑仁波且的處所親自在場聽到和看到這一真實情況的一位元見證人趙斌也發誓說:他如果說的有任何的不實和妄語,願墮金剛地獄而永不超生。現在,楚稱曲培堪布違背事實說這是他自己偽造的,這不是自相矛盾嗎?楚稱曲培為什麼要偽造薩迦天津法王的認證書給三世多杰羌佛呢?如果是楚稱曲培偽造的,那又為什麼要在尼泊爾由薩迦天津法王當著六個人的面將此認證書親自交給白瑪多杰仁波且呢?而且薩迦天津法王在將認證書交給白瑪多杰仁波且之後,還同在場的六個人合影留念?並且,當薩迦天津法王親自將認證書交給白瑪多杰仁波且時在場的一位真修行人也發重誓說是她親自看到由薩迦天津法王親手交給白瑪多杰仁波且的:如果有任何假話和不實,願負因果地獄之苦。要知道,除了更桑仁波且跟我們有聯繫之外,另外兩位發了重誓的見證人跟我們素不相識,為什麼要幫我們說話呢?他們之所以發誓,就是因為他們是正直、有良知的好人,就是因為這是他們親眼所見的事實。他們跟我們毫無感情偏袒,但是他們反感邪惡,厭惡虛假,否則,誰願意做假證、說假話而墮地獄呢?所以,難道現在把楚稱曲培拋出來製造混亂,宣稱是他自己作假,就能夠將整個的真實情況掩蓋嗎?要知道,這份認證書是由薩迦天津法王親自交給白瑪多杰仁波且的,而不是交給楚稱曲培的,如果這個認證書是作假的,這個假是白瑪多杰做的呢,還是楚稱曲培做的呢?他們倆人到底哪一個是作假的騙子呢?

第五,雖然我們並不提倡,但是,在某些人喪失道德的時候,還是世界法音出版社和全球佛教出版社提出的辦法簡單又具真理:最好、也是唯一公平的辦法就是請薩迦天津法王公開發誓,如果他心中光明、公開向大家錄影發誓說他沒有親自將這份認證書交給協慶寺的白瑪多杰仁波且,白瑪多杰仁波且是一個說假話的騙子,這份認證書是白瑪多杰仁波且和楚稱曲培堪布作的假,他說的話、發的誓是真的,則他本人和他的家人得大成就、大福報;如果他交過而說沒有交過、他發的誓是假的,則他和他的家人必遭惡報墮無間地獄。還有,薩迦天津法王還要讓白瑪多杰仁波且和楚稱曲培堪布公開發誓:這份認證書是薩迦天津法王親自交給白瑪多杰仁波且的,還是白瑪多杰仁波且和楚稱曲培堪布作的假?如果他們兩位發誓講真話,則他們得大成就、大福報、大解脫,如果他們說假話,則他們永墮無間地獄,不得超生,如果他們不發誓,也墮無間地獄。如果薩迦天津法王能夠發這樣的誓,白瑪多杰仁波且、楚稱曲培堪布也這樣發誓,大家自然就知道這份認證書是楚稱曲培偽造的還是白瑪多杰偽造的,誰是騙子就一目了然了。如果他們不敢發這樣的誓,或者薩迦天津法王、白瑪多杰仁波且、楚稱曲培堪布以及現場見證人的發誓不統一,那就充分說明至少有人已經對佛菩薩和眾生打了妄語,很顯然的,無論打妄語的人是什麼樣的身份,都根本不具備一個修行人的資格,連世間上的普通有道德的人都談不上,完全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騙子!一個打妄語、說假話的騙子還是佛陀的弟子嗎?這樣的人能夠引導眾生成就解脫嗎?

第六,如果薩迦天津法王、白瑪多杰仁波且、楚稱曲培或現場見證人的發誓不一樣,那最後的辦法就是通過司法途徑解決,我們相信運用現代的科技手段完全能夠鑒定出這份認證書是出自誰的筆跡、是哪里的紙張、所用的印泥以及上面有哪些人的指紋等等,那個時候就會真相大白,世人就會清清楚楚地瞭解到這份認證書到底是楚稱曲培偽造的,還是白瑪多杰仁波且偽造的,抑或是薩迦天津法王在說假話騙人。屆時,大家就會明白,是楚稱曲培在欺騙眾生、欺騙世界呢,還是白瑪多杰仁波且在欺騙眾生、欺騙世界?薩迦天津法王是在欺騙眾生、欺世盜名呢,還是一個真正的聖者呢?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今天在此發出聲明的目的,不是跟誰爭高低輸贏,也不是要打壓某人或某教派,而是在這個末法時代,佛教僧團內部魚龍混雜、一些人喪失道德倫理的時候,我們將事實真相公諸于世,讓眾生的慧命不致因少數身穿佛教衣服的妖魔的行為而遭到摧殘,讓人們的善根不致因少數人的不凈言行而遭到毀壞。不管怎麼說,現在至少有三個知情的當事人已經發下『說假話墮地獄』的重誓了,我們相信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們自然能判斷出來誰說的是真話、誰說的是假話。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96bc1a380101bunp.html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791  
  • 網站圖片總數:11530  
  • 網站影視總數:554  
  • 網站檔案總數:804  

  • 今日瀏覽人次:460  
  • 總瀏覽人次:218290  
  • 今日瀏覽文章數:242  
  • 總瀏覽文章數:136052  
  • 今日瀏覽影視數:13  
  • 總瀏覽影視數: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