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末法時期正法衰,海量佛法娑婆失,祥慶羌佛駐世來,法授佛子興佛幢。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多杰羌佛第三世

古佛降世、五明圓滿,三十大類無人可敵

極聖解脫大手印

是所有佛法中最高無上大法,快捷成就至寶

佛陀妙法無上寶

百千萬劫難遭遇,是渡生行舟、正見依怙

藉心經說真諦

法理高妙無比、妙義無窮、了脫至寶

邪惡見和錯誤知見

必執行的一種了生脫死證成就聖果的鐵定法規

學佛

至高法寶,不學此法難以成就

帕母所著六論

金剛亥母轉世所著解脫論著,法義透徹圓滿

揭開真相

在佛陀身邊所見,記實常人所不知的真相

古佛降世的背後

深入調查瞭解,找到鐵證事實

祿東贊法王得大成就

大樂輪門開頂約一英寸寬,生死自由

揭開真相-(四) 失望悲傷糾結

(四)失望悲傷糾結

    ○○二年七月,突然從俗家傳來了令我錯愕的消息,我的母親得了血癌,這突如其來的訊息,彷彿晴天霹靂,令我心急如焚,恨不得趕緊飛奔回去,但恰巧大法王師父出遠門,只好透過電話,請求大法王師父加持我的母親。我難過地在電話這頭哭了起來,大法王師父非常慈悲地安慰我叫我不要慌,並允諾加持我的母親。聽到大法王師父的聲音,不知怎麼地,就覺得很安定,也就暫時穩住了我自己。
    大法王師父不在,我也不好請假離開,隆慧師姐也來安慰我,但此時的我心煩意亂,生起了很大的無明煩惱,竟忿忿不平地說:「在這裡照顧什麼大丹狗嘛,還不如回去照顧我的母親!」沒有正知正見的我,已經失去了理智、心浮氣躁的我,根本就談不上什麼定力了,平常打坐唸佛都是假的,逆境來時就徹底被煩惱、恐懼、無明火吞噬摧毀了,我很害怕從此失去我的母親,我很怕再也見不到她了。
    而且大法王師父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大聖者,我都有些懷疑了,來了這麼久,還沒有見到大法王師父聖者的威神示現,想學大法又沒有法,難道教一些慈悲修行,看到狗狗們頂禮,就是大聖者嗎?我學不到我想要的東西,大法王師父似乎也沒有東西可教,我不禁自問,當初選擇留在這裡,真的做對了嗎?這樣的一天又一天,度日如年的滋味可不好受啊,好不容易每天算著日子,終於挨到大法王師父回來了,我趕緊請了假飛奔回去。
    母親已經住進了國泰醫院了,準備要做第二次化療,我們作子女的在醫院裡輪流照顧她,見到她時,我心裡一陣心酸,才一年多不見,她身形消瘦了許多。
    我握著她的手,她問我說:「你還要回去嗎?」我雖然很想留在她身邊照顧她,但是我也很想學法,不想半途而廢,我難過哽咽地說:「是的,我還得要回去。」
    經過化療的摧殘,我的母親變得很虛弱,雖然病情已經穩定,但我不想這麼快就離開她,還想在她身邊多待一點時間。我突然覺得母親是那麼的瘦小無助,我很不孝,沒有盡到我應盡的責任,出家修道到現在,也沒有任何成就受用,完全還是凡夫一個,就算我想以修行成就來報父母恩,可是我也報不了,因為我道業未成。
    我心裡對自己感到很失望、很自責,連我在美國的生活,我也不敢在母親面前多提,深怕她為我擔心,因為我還無法確定大法王師父到底有沒有佛法,我也沒有發現大法王師父有什麼特別之處,也不敢說我在寺廟當宗教師,為學員們、聞法點講一些禪修,講一些功法,全是一些空洞理論,我自己都很差還教他人,實在是開不了口。
    我心裡覺得很難受,不管是母親,還是在美國駐地的修行,兩邊的事情我都沒有做好,我沒有辦法照顧到母親,而想要學大法也還求不到,我兩頭都落空,我很懷疑我是不是很傻啊?就這麼衝動、不顧一切地留在美國,把我的母親丟著不管,只顧自己編織著修行成就的美夢。而在美國,為了學法,我苦苦地熬著,忍受著一切的不適應,但是雖然在駐地裡,想見到大法王師父一面,也不是那麼容易啊!大法王師父的工作非常忙,不會輕易地回來一次,可是我總想偶爾能出現點什麼奇蹟,探一探深淺究理,大法王師父到底是高人,還是普通佛教徒?萬一不是高人,那可怎麼辦?我已經捨棄一切了!
    想到這裡,我感到很心酸、很悲傷,眼淚流了下來,我不知道我還要熬多久,萬一我學法未成,就先失去我的母親,加上又學不到真正的大法,我肯定要遺憾終身,一輩子也無法原諒我自己的。
    我心如刀割,望著母親熟睡的臉,我想多陪著她,把握這些時間,彌補這一年多來的空白,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
    沒想到事與願違,天不從人願,駐地裡的師姐打電話給我時,我聽錯了,竟然聽成了「要趕緊回來」,因此在母親病情已穩定的狀況下,心中雖十分不情願,但自私的我還是匆匆忙忙地趕回了美國,連母親都還沒有出院,我卻只陪了她短短的十六天。
    回來美國後,我只好經常透過電話,關心她的病情,母親再次做化療。一天,突然在病房廁所中暈倒,因此緊急做了檢查,得知這個消息時,我趕緊請求大法王師父加持,大法王師父很慈悲,馬上進了佛堂加持我的母親,並對我說:「你放心,沒有多大問題,少了一點血,會長起來的。」
    隔天俗家來電告知,母親的病情檢驗報告出來了,除了紅、白血球過低,其他一切正常,我也鬆了一口氣,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覺得大法王師父好像有點來頭,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在這個駐地裡真好,因為有大法王師父消災免難、慈悲的加持。
【目錄】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615  
  • 網站圖片總數:11044  
  • 網站影視總數:471  
  • 網站檔案總數:643  

  • 今日瀏覽人次:761  
  • 總瀏覽人次:85650  
  • 今日瀏覽文章數:497  
  • 總瀏覽文章數:55041  
  • 今日瀏覽影視數:43  
  • 總瀏覽影視數:2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