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末法時期,邪妖橫行,蠱惑人心,亂我正法。
本站宣揚捍衛如來正法,摧邪顯正,施益眾生,起正知見,不為魔惑。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
◎本區大量護法言論文章非顯柔和語,為摧邪顯正,故顯金剛相以除障,起心動念皆為慈悲出發,以救迷情。

揭秘達賴勾結美國邪教內幕 曝桃色新聞

揭秘達賴勾結美國邪教內幕 曝桃色新聞

 
 核心提示:20151222日,美國邪教“耐克塞姆公司”前顧問弗蘭克·帕拉圖(Frank Parlato)在《尼亞加拉瀑布記者報》刊登《拉尼爾和布朗夫曼姐妹試圖收買達賴喇嘛》。作者以當事人和見證人的身份,曝光了耐克塞姆邪教收買達賴喇嘛集團的過程。達賴喇嘛的邪行又添增一筆,主要內容有:
  1、達賴為美國邪教月臺撈錢100萬到200萬美元。美國邪教“耐克塞姆公司”為了改善形象,極力物色公眾代言人,他們看中了達賴喇嘛。經過多輪談判,達賴接受了耐克塞姆邪教教主拉尼爾及高層布朗夫曼姐妹的“邀請”。200956日,達賴喇嘛來到美國奧爾巴尼皇宮劇院演講,“耐克塞姆”高管薩拉和克雷爾與他一起坐在主席臺上。達賴喇嘛還向“耐克塞姆”邪教頭目獻了哈達。達賴喇嘛在演講中吹捧邪教“耐克塞姆”,稱“他們是在進行某種關於道德的運動……當我與她們在達蘭薩拉進行私人會面時,開誠佈公地對她們說:‘目前你們為提升道德而進行的這種工作我完全支持。”據報導,達賴此行獲得了邪教100萬到200萬美元的捐贈。
  2、達賴特使丹增東登喇嘛被女色和金錢俘虜。該文還披露,達賴喇嘛的特使丹增東登喇嘛與耐克塞姆邪教女高層薩拉?布朗夫曼在熱水浴池裡接吻並深情相擁,共用魚水之歡。薩拉?布朗夫曼還在奧爾巴尼市為情人丹增東登喇嘛購買了一棟美麗的房子。
  3、達賴喇嘛接受日本邪教歐姆真理教捐贈120萬美元。媒體報導稱,達賴喇嘛曾經收受日本歐姆真理教的創始人麻原彰晃捐贈120萬美元。

  以下為弗蘭克·帕拉圖文章全文:

 
 
  達賴為耐克塞姆邪教主基斯·拉尼爾披戴哈達(原文圖片) 
  在擔任邪教頭目基斯·拉尼爾(Keith Raniere)及其贊助人克雷爾·布朗夫曼(Clare Bronfman)和薩拉·布朗夫曼(Sara Bronfman)(美國億萬富翁布朗夫曼、施格蘭酒業的女繼承人——譯注)兩姐妹的新聞顧問期間,我的任務是提升拉尼爾及其耐克塞姆(NXIVM)公司的公眾形象。
  從官方說法上看,耐克塞姆公司在奧爾巴尼、墨西哥市、洛杉磯等地舉辦的是“人類潛能與倫理”研討會,然而一些心理健康專家對該公司的培訓項目大加鞭撻,並將它視為“思想改造”,即俗稱的“洗腦”。
  我的職責包括獲得正面報導,撰寫故事,把耐克塞姆從邪教形象“扭轉”成提供“全面個人專業輔導項目”的企業形象。我也成功地做到了這些,身陷負面新聞的拉尼爾得到了難得的喘息機會,而在此之前以及在我離開該公司之後,他都沒能享受過。
  那是在2007年,當時媒體還不知道拉尼爾已經把布朗夫曼姐妹的遺產揮霍掉了1億美元,用於眾多虛假商品投資、一筆不正當房產交易以及支付律師費起訴他的敵人們;媒體也不知道,拉尼爾白天睡覺,晚上卻擁有一個“後宮”,女信徒們紛紛獻上她們的愛心、思想和肉體。
 
    達賴喇嘛同日本邪教歐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過從甚密(原文圖片) 
 
  包括我在內,所有人都對這些事情幾乎一無所知。或者說,這個邪教正在迅速斂集巨額財富,而貌似其中大部分並沒有入帳。
  我在任期間,一切都發展順利。奧爾巴尼的週報《地下鐵》(Metroland)首次發表了對拉尼爾有利的短評。印象中,《時代聯盟》(Times Union,長期揭露耐克塞姆公司的邪教特徵,系耐克塞姆公司宿敵——譯注)也是第一次在報導耐克塞姆時沒有使用“邪教”一詞。我撰寫新聞稿和公告,得到登載和播報;我替耐克塞姆的人安排專訪,消除他們的神秘化,讓他們顯得人性化。
  看中了達賴喇嘛 
  拉尼爾在媒體報導中的形象略微改善,這激勵他尋求商業運作中的常用手法——找名人代言。以前他用過已故演員亞伯特·埃迪(Eddie Albert),還曾找過戈爾迪·霍恩(Goldie Hawn)——以失敗告終。這一次,他想要找一個“更有權勢”的代言人。
  教皇當然毫無可能。而無論布朗夫曼姐妹願意出多少錢,葛培理牧師(Rev. Billy Graham,美國宗教界著名人士——譯注)也不像是會做拉尼爾公眾代言的人。
  一天,一位拉尼爾核心層成員興致勃勃地給我打來電話。
  “如果我們讓達賴喇嘛來奧爾巴尼,宣佈基斯的教義是世界問題的解決之道,你覺得怎麼樣?”她問。
  我問她:“達賴喇嘛認識基斯?”
  “不認識。不過薩拉和卡萊爾準備向達賴喇嘛捐資100萬。一個和尚現在在奧爾巴尼,他是達賴喇嘛的助手,薩拉正帶著他到處轉悠。達賴喇嘛是一位世界級的精神領袖,如果他來奧爾巴尼並支持基斯,那麼媒體們就不會再說我們是邪教了,我們這是先人一步。”
  我相信布朗夫曼姐妹能夠促使達賴喇嘛提供這些服務。達賴喇嘛不但是藏傳佛教的精神領袖,也是西藏流亡政府的頭目,他帶領的流亡政府總部設在印度達蘭薩拉。
  達賴喇嘛的個人財富和他的流亡政府的財政狀況鮮為人知,不過他們發佈的20022003年度預算是2200萬美元。流亡政府不可能強行向人徵稅,那麼達賴喇嘛只能依靠捐款。
  我向拉尼爾建議,雖然我有信心100萬美元會引誘到達賴喇嘛,但我懷疑這在新聞界是否會對我們有利。媒體再也沒有找我徵詢意見,之後很快我發現並揭露了拉尼爾揮霍掉布朗夫曼姐妹1億美元的真相,並因此被解雇。
  基斯·拉尼爾絕頂精明 
  基斯·拉尼爾的網上簡介稱,他身兼“科學家、數學家、哲學家、企業家、教育家、發明家和作家”,11歲時就是柔道冠軍。
  他自稱自學鋼琴,12歲時就達到了演奏級水準;13歲時,他已經成為一個專業電腦程式師。在紐約特洛伊的倫斯勒理工學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第一學期,他已經開始學習博士級數學課程。他聲稱畢業時獲得了倫斯勒理工學院第一個三學士學位,包括數學、生物學和物理學。
  其實拉尼爾在1989年吉尼斯世界記錄的智商最高這類記錄中榜上有名。他聲稱,每4.25億人中僅有一人具備他這樣的估算和解決問題的能力,這就意味著在全世界70億人口中,只有不到20人堪與其匹敵。
  達賴喇嘛同樣不同凡響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在其自傳中稱,他生活在藏區東北部一個小村莊,兩歲時被遴選為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的轉世靈童。達賴喇嘛被認為是藏區守護神——千手觀音的化身。
  達賴喇嘛在6歲時開始了他的寺院教育。他主修邏輯、藏族藝術文化、梵文、醫學和佛教哲學:包括智慧的完美、哲學的中庸之道、寺院戒律教規、形而上學、邏輯和認識論。23歲時,他被授予一個相當於佛教哲學博士的學位。
  1950年中國挺進西藏後,他被推舉全權掌管西藏。他的統治是短暫的。1959年,西藏武裝叛亂被平息後,達賴喇嘛逃亡到印度北部的達蘭薩拉,建立了西藏“中央政府”,並制定“西藏流亡政府憲法大綱”。
  在美國中央情報局多年的支持下,他後來在美國國會和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發表演講。1989年,因其“為西藏解放而進行的非暴力抗爭”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
  自那時起,他為藏人修建了寺院和學校,在60多個國家進行過演講,獲得了150多個獎項、榮譽學位和獎盃等,撰寫或合作撰寫了100多部書。
  期間,達賴喇嘛會見過教皇保羅六世、教皇約翰·保羅二世、以色列大拉比、坎特伯雷大主教羅伯特·倫西博士(RobertRuncie)、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摩門教)會長戈登?B?辛克利(Gordon B. Hinckley)。
  現在,他將會見基斯·拉尼爾——一位天才兼耐克塞姆公司創始人。
  籌備工作 
  布朗夫曼姐妹為組織這次即將到來的訪問籌備了一年多時間。特別是薩拉,與達賴喇嘛的特使、尊者丹增東登喇嘛(Tenzin Dhonden,“達賴喇嘛之友”創辦人,系達賴之心腹——譯注)並肩工作。尊者這一頭銜,是給那些終生堅守獨身和清貧佛門誡規的和尚的。他們兩人在愛達荷州會面,薩拉告訴丹增喇嘛,達賴會發現耐克塞姆的方法很有用。
  丹增接下來到奧爾巴尼拜訪了薩拉,並和其他耐克塞姆公司成員會了面。儘管看到過耐克塞姆是邪教的說法,丹增仍說:“我有自己的頭腦和能力去瞭解人、感知人。對於這點,不在話下。”
  在丹增喇嘛的安排下,薩拉、克雷爾和耐克塞姆總裁南茜·賽奧茲曼(Nancy Salzman)在印度得到了達賴喇嘛的接見,她們表達了邀請達賴與拉尼爾會面的意願。當然,她們提出會與布朗夫曼家族身份相配的方式,向達賴喇嘛及其偉大事業捐筆鉅款。
  達賴喇嘛同意了 
  回到奧爾巴尼後,興奮的克雷爾告訴奧爾巴尼《時代聯盟》說,她預見,“讓達賴尊者同基斯見面,相信我們的方法會使達賴尊者認為這對人類是有益的。”
  尊者丹增東登喇嘛也認可這一邪行觀點,並宣佈說:“憑著基斯·拉尼爾所開創的倫理方法,以及達賴喇嘛閣下的出席、智慧和開示,我們就擁有了改變當今社會的基本元素。”
  菩提樹葉開始墮落 
 
    同耐克塞姆邪教女高層薩拉·布朗夫曼傳出桃色新聞的達賴心腹丹增東登(原文圖片) 
 
  在拉尼爾充斥著性愛的邪教裡,尊者丹增東登喇嘛沒過多久就被拉尼爾的倫理方法轉化了。一天晚上,薩拉母親的朋友意外造訪,發現薩拉和丹增喇嘛正在熱水浴池裡接吻並深情相擁,用耐克塞姆核心成員克裡斯汀·基夫(Kristin Keeffe)後來的話說——“愛撫”。 
  另一位女性核心成員芭芭拉·邦奇(Barbara Bouchey)說:“不,他們沒有做愛,他們只是在熱水浴池裡摟著脖子親嘴罷了。”
  從堅守獨身的和尚到和與女繼承人共浴魚水之歡,丹增喇嘛日益火熱的風流韻事正在打破他的誡規。 
  達賴喇嘛曾經教導,性帶來的僅是一時的滿足,日後苦惱不斷,而貞潔能夠提供“更獨立、更自由”的美好生活。
  從熱水浴池到臥室不過幾步距離。邦奇說:“他們兩個一塊從臥室出來,我在她家就見過好幾次。”
  基夫也說:“我看過他從臥室出來,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拉尼爾也心知肚明,整個核心層都知道。拉尼爾曾經在提到丹增喇嘛時候,當著其他人面問薩拉說:“你丈夫還好嗎?”
  薩拉·布朗夫曼在奧爾巴尼市郊的“半月”地區,為她的喇嘛情人購買了一棟美麗的房子,幫助他打破了佛門第二個誡規——清貧。 
  新聞界掀起軒然大波 
  在薩拉和喇嘛情人如膠似漆之時,她的姐妹克雷爾對媒體宣佈,達賴喇嘛將在奧爾巴尼進行為期四天的談話和會面。盛會定在2009419日(星期日),達賴喇嘛尊者將在奧爾巴尼時代聯盟中心做一個關於慈悲和倫理道德的公開演說。講座由克雷爾、薩拉、尼爾下屬組織世界倫理基金財團贊助。票價定為“52美元、82美元和112美元”不等,時代中心最多可容納17500人,這將給達賴喇嘛帶來100萬美元的收入。
  與這些歡天喜地的資訊相反,達賴喇嘛親自與“類似邪教的”耐克塞姆交往,這在奧爾巴尼新聞界掀起軒然大波。新聞界認為,達賴喇嘛這位在美國各地名牌大學頻頻露面的尊貴演講者,並沒有獲得奧爾巴尼地區任何學校的正式邀請。
  奧爾巴尼《時代聯盟》報導說,儘管這位元宗教領袖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頗具聲望,但沒有學校願意將自己的名字在一個與拉尼爾有關的活動中作為正式主持者出現。斯吉德莫爾學院(Skidmore College)和拉尼爾的母校倫斯勒理工學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均拒絕為這次活動作東。
  倫斯勒理工學院的發言人解釋說:“雖然我們對達賴喇嘛和他的教誨懷有至高敬意,但基於各種考慮我們不接受主辦此次活動的邀請。”
  奧爾巴尼大學同意出租場地,但條件苛刻。大學發展部副總裁法丁·薩耐(Fardin Sanai)說:“這絕不意味著我們允許耐克塞姆成為我們與達賴喇嘛關係的一部分。我們的學生,以及學校的廣告或招生與耐克塞姆及其組織絕無任何關聯。”
  《時代聯合》、《奧爾巴尼學生報》(the Albany Student Press)、《每日通訊報》(The Daily Gazette)、《地下鐵》均表達了人們對達賴喇嘛和布朗夫曼-拉尼爾邪教這個組合的驚訝。 
  丹尼爾·韋夫(Daniel Weaver)在《斯克內克塔迪通訊報》(Schenectady Gazette)撰文說:“過去20年基斯·拉尼爾始終身陷爭議之中,一直是訴訟和調查的對象。他發起了無數訴訟,其中許多很無聊。他還騷擾他人……他實在不是一個人道主義、和平和道德的典範。他邀請達賴喇嘛演說的動機令人懷疑……拉尼爾沒有利用慈悲道德的方法和方案解決過問題。基斯·拉尼爾給首府地區帶來了很多東西,唯獨沒有和平……2003年,基斯·拉尼爾拉攏演員戈爾迪·霍恩演說曾成耐克塞姆的年度要聞。霍恩瞭解了圍繞拉尼爾的爭議後……她沒有露面。如果連戈爾迪?霍恩都不出席基斯·拉尼爾贊助的活動,那麼可以說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達賴喇嘛取消活動是不出所料的。”
  同戈爾迪一樣,達賴喇嘛也取消出席活動 
  隨著負面報導的接連出現,達賴喇嘛取消了活動出席。與達賴喇嘛代表交談過的《時代聯盟》出版人喬治·赫斯特(George Hearst)說:“(他們)完全沒必要讓達賴尊者承擔這種風險。”
  這簡直是耐克塞姆的一場公關噩夢。如果達賴喇嘛不出席,那無疑是說耐克塞姆是一個邪教。拉尼爾指示他的首席助手南茜·賽奧茲曼帶上薩拉和克雷爾沖到印度去見達賴喇嘛,當然,一同前去的還有她們的支票簿。
  這些人和支票簿是有說服力的 
  雖然達賴不會同意對奧爾巴尼開展四天之旅,但是他確實同意在奧爾巴尼的某晚舉行一個單獨的講座,完成一次待一晚的24小時訪問,反正他正好要去美國趕赴一場哈佛大學發出的邀約。
  就在達賴喇嘛重新安排出現在奧爾巴尼的前兩天,達賴喇嘛信託基金在紐約州註冊了。我在耐克塞姆的可靠信源告訴我,布朗夫曼姐妹為達賴喇嘛捐贈(或擔保)了100萬美元。 
  達賴喇嘛他竟然來……了 
  原本興高采烈地宣佈達賴喇嘛取消此次訪問的媒體,現在又報導他重新調整了訪問日程,並提到達賴喇嘛的活動將從有17500座的奧爾巴尼時代聯盟中心搬到更小的、只有2800座的奧爾巴尼皇宮劇院。票價降到5585美元一張,這意味著一共收入不到25萬美元。
  批評人士把槍口轉向達賴喇嘛。大家普遍認為,是布朗夫曼的金錢讓他改變了主意。有人指出,達賴喇嘛曾經收受過一個被認為是邪教的領袖的禮物,這人就是麻原彰晃——歐姆真理教的創始人。這個日本邪教是1995年發生在東京地鐵的毒氣事件的始作俑者, 造成6000人受傷,13人死亡。報導稱在他大開殺戒前曾向達賴喇嘛捐贈120萬美元。 
 
達賴同耐克塞姆高層克雷爾、薩拉等人在一起(原文圖片) 
 
  當達賴喇嘛的美洲代表洛桑年紮(Lobsang Nyandak,達賴集團負責“外交”的噶倫——譯注)被問及達賴喇嘛到訪奧爾巴尼是否受布朗夫曼姐妹的錢財驅使時,他的回答模棱兩可。一開始,他告訴《時代聯盟》說達賴喇嘛不會為他此行收受錢財。然而,當被要求澄清時,他卻說,無論收到多少錢,都是“用於慈善或其他目的,一切聽從尊者指示”。
  達賴喇嘛抵達奧爾巴尼並為此辯解 
  56日,達賴喇嘛來到奧爾巴尼皇宮劇院,對大約2600人發表演講。薩拉和克雷爾和他一起坐在臺上。
  在談話開始之前,達賴喇嘛給薩拉和克雷爾戴上了稱做“哈達”的白色絲綢圍巾,這在藏族文化中象徵著純潔。
  達賴喇嘛盤腿坐在一個大號椅子,發表了一個半小時關於慈悲的演講。到了提問環節,有人就他這次訪問的取消和改期之事進行提問。
  “一開始我收到了一個邀請,原則上我接受了,”達賴喇嘛說,“因為存在某些爭議和指控,於是我們進行深入調查。最後這個組織的老師(賽奧茲曼)和一些朋友(布朗夫曼姐妹)到達蘭薩拉來見我。我(同他們)進行了探討,我觀察到,基本上,他們是在進行某種關於道德的運動……當我與她們在達蘭薩拉進行私人會面時,開誠佈公地對她們說:‘目前你們為提升道德而進行的這種工作我完全支持……但是同時……如果你們做錯了什麼,你們必須要接受,你們必須要承認、改變、改正。如果你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那就要遵循誠實、公正、公開、透明的原則澄清所有的指控。’”
  達賴喇嘛講的滴水不露,沉著鎮定,他還要求記者進行徹底調查——要有大象那樣的長鼻子,無論從前方還是後面都能夠聞到真理。
  在活動的最後,達賴喇嘛招呼坐在觀眾中的拉尼爾上臺,並將哈達掛在了他的脖子上。
  布朗夫曼姐妹得到的教訓 
 
  布朗夫曼姐妹(克雷爾和薩拉) 
 
  當天活動結束後,薩拉在她的博客中寫道:“當我們站在雨中向達賴喇嘛告別,他觸碰了我們每個人的臉頰,一邊說著‘謝謝’和‘再見’,一邊把他的臉與我們的臉相貼。淚水止不住地順著我們的臉龐淌下……他的造訪是我們爭取而來的特殊榮譽……這是一條漫長的道路,鋪滿了荊棘,讓我們的內心迅速成長。媒體收了很多錢,企圖詆毀我們的公司,或與之相關的任何人或物,寫了大量文章污蔑這次訪問。我們曾天真的以為大家會為他的來訪而激動不已,我們的社區會為這個重要的時刻拋置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團結起來。我們錯了。他的訪問充斥著恐懼和冷嘲熱諷,我們當地的媒體急不可耐地要摧毀我們的榮耀,快的我們都還來不及建立。”
  “負面文章的報導和本地勢力強大的知名人士聲稱他們不支持他(達賴)這次受邀之訪,經過此番狂轟濫炸,尊者推遲訪問,直到真相水落石出。”
  “最後,真相佔據了上風,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失去了觀眾、錢和真誠。但不管怎樣,我期待我們這個時代的偉大領袖能重建人性……這位領袖擁有強大的自我感知力,無須尋求外部安全感,他的標準只有真理……對我們、對本地區,對人類來說,這是一次勝利。我為能成為這次偉大成就的一部分而感到驕傲。”
  克雷爾在她的博客中寫道:“媒體是怎麼描述我們的?經過我和幾個好友在奧爾巴尼的不斷努力,他的訪問和留言尤為感人。他的到訪帶來了某種矛盾:媒體將耐克塞姆、基斯、薩拉和我打上邪教的標籤,而一個世界領袖在徹底調查之後展現出了對我們的支持。”據報導,達賴獲得了100萬到200萬美元的捐贈。
  達賴喇嘛訪問之後,拉尼爾和布朗夫曼姐妹開始癡迷于找明星代言來獲取榮譽。之後我被解雇,拉尼爾動用了布朗夫曼姐妹數百萬美元對我進行攻擊,有關他們的負面報導越來越多。
  不正當房產交易和虛假商品投資損失總計1億美元被曝光後,達賴喇嘛的演講“相形見拙”。自此,對耐克塞姆的負面報導更是蜂擁而至。
  關於耐克塞姆公司的背景知識 
  根據維琪百科介紹(https://en.wikipedia.org/wiki/NXIVM),耐克塞姆公司系一家傳銷公司(multi-level marketing company),總部位於美國紐約州奧爾巴尼縣,1998年由基斯·拉尼爾創建,經營方向是通過“高級經理成功項目”(Executive Success Programs,簡稱ESP)向顧客提供所謂的個人和職業發展培訓,其學員尊稱拉尼爾及其合夥人南茜·賽奧茲曼(Nancy Salzman)是“先知”(Vanguard)和“班長”(Perfect)。不過,據《福布斯》等著名媒體揭露,早在1993年,基斯·拉尼爾就曾創辦過一個名為Consumers Buyline的金字塔形傳銷公司,為此被美國23個州立案調查,最後他與紐約州達成和解協定,賠償了事。
  主流媒體指稱耐克塞姆公司具有邪教特徵。根據互聯網媒體報導,多年來,美國媒體《時代聯盟》報對耐克塞姆公司進行了持續揭露,雙方水火不容。除了《時代聯盟》外,其他主流媒體也對耐克塞姆公司的邪教特徵進行了關注和報導。其中包括:20031013日,美國著名媒體《福布斯》雜誌網站登載署名Phyllis Berman的文章《布朗夫曼姐妹與邪教》(The Bronfmans And the Cult),對億萬富翁愛德格·布朗夫曼(Edgar Bronfman Sr)的兩個女兒莎拉(Sara)和克雷爾(Clare)與耐克塞姆公司創始人基斯·拉尼爾的關係提出批評(兩姐妹系拉尼爾的助手)。文章並指出,作為曾是“高級經理成功專案”顧客之一的華納唱片公司老總愛德格·布朗夫曼,也同拉尼爾分道揚鑣,將這個培訓項目稱作“邪教”。同日,《福布斯》雜誌網站還登載了署名Michael Freedman的另一篇文章《個人崇拜》(Cult of Personality),文章對拉尼爾的教義進行了深入分析,對拉尼爾身上存在的個人崇拜進行批判,並將“高級經理成功培訓”專案與其他邪教如“地標教育”、“科學教”等進行類比。201099日,加拿大媒體macleans.ca發表署名Nicholas K·hler的文章《如何失去1億美元》(How to lose $100 million),對耐克塞姆公司的運作方式和拉尼爾等人的運作手法進行揭露。20141118日,美國主流媒體《國家》網站(thenation.com)登載署名William D.Cohan的文章《一個奇特、秘密、邪教一樣的公司是如何花費鉅資對記者們發起訴訟戰的》(How a Strange, Secretive, Cult-like Company Is Waging Legal War Against Journalists),對耐克塞姆公司濫訴批判人士進行揭露。
 
原文截圖 
 

更多達賴的邪行請詳見:達賴喇嘛不為人知的邪行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615  
  • 網站圖片總數:11044  
  • 網站影視總數:471  
  • 網站檔案總數:643  

  • 今日瀏覽人次:106  
  • 總瀏覽人次:86061  
  • 今日瀏覽文章數:54  
  • 總瀏覽文章數:55282  
  • 今日瀏覽影視數:6  
  • 總瀏覽影視數: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