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
身為修行人,有時行持還比不上外邊那些不修行的好人,
就連非人眾生,亦有良善慈悲之舉。
 
 
◎本站遵奉依行H.H.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星日月輪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星日月輪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本區大量視頻文章非從佛教機構發行,視頻文章內之人事物難以考究真偽始末,轉載立意為讓行人對比己他,薰陶善行,從善如流,最終應以佛陀行持為最高依傍對象。

催人淚下,為之震撼的三個真實故事...

催人淚下,為之震撼的三個真實故事...

 

狐狸餵奶

 
這是一則真實的故事,這是一位出家僧人的親自口述。
 
他講到:他在未出家前是個獵人,專門捕捉狐狸。有一次,他一出門就抓到一隻大狐狸。等剖下珍貴的毛皮後,就把尚未斷氣的狐狸藏在草叢裡。
 
傍晚時,獵人回到原來的地方,卻遍尋不著這只狐狸。再仔細察看,才發現草地上依稀沾著血跡,一直延伸到附近小洞穴。
 
獵人探頭往洞裡瞧,不禁大吃一驚:原來這只狐狸忍著脫皮之痛,掙扎回到自己的窩。為什麼這麼做呢?
 
等獵人拖出這只早已氣絕的狐狸時,才發覺有兩隻尚未睜眼的小狐狸,正緊緊吸吮著死去母親乾癟的乳頭。
 
當這位獵人看到這一幕時,身心受到極大的震撼,他從來沒有想到動物會有這種與人類完全一樣的母子人倫之情,臨死還想著給自己的孩子餵奶,怕自己的孩子餓了,想到這裡,這位獵人不由得悲從中來,痛不欲生,慚愧、自責、悔恨、讓他感到無地自容。
 
於是,他放下了屠刀,不再當獵戶,出家修行去了。許多年以後,每當這位已經出家的僧人回憶起這段往事的時候,眼中依然會泛起淚光。
 

班羚飛渡

 
我曾見過一場異常悲壯的死亡,正是那次死亡深深的震撼了我,我從此不願再傷害哪怕再微小的生命……
 
那是在一次圍獵班羚的過程中。班羚又名青羊,形似家養山羊,善於跳躍,每頭成年班羚重約30多公斤,性情溫馴,是獵人最喜歡的動物。
 
那次,我們狩獵隊嚴密堵截,把一群60多隻羚羊逼到布朗山的斷命岩上,想把它們逼下岩去摔死,以免浪費子彈。
 
約莫相持了30分鐘後,一頭大公班羚突然吼叫一聲,整個班羚群迅速分成兩群;老年班羚為一群,年輕的為一群。我看得清楚,但弄不明白它們為什麼要按年齡分出兩群?
 
這時,從老班羚群裡走出一隻公班羚來。這只班羚頸上的毛長及胸部,臉上褶皺縱橫,兩支羊角已殘缺不全,一看就知道它已非常蒼老。它走出佇列,朝那群年輕的班羚「咩」了一聲,一隻半大的班羚應聲而出。
 
一老一少兩隻班羚走到斷命岩邊,又後退了幾步。突然,半大的班羚朝前飛奔起來,差不多同時,老公班羚也揚蹄快速助跑。半大的班羚跑到懸崖邊緣,縱身一躍,朝山澗對面跳去。
 
老公班羚緊跟在後,頭一勾,也從懸崖上跳躍出去。這一老一少,跳躍的時間稍分先後,跳躍的幅度也略有差異,老公班羚角度稍偏低些,是一前一後,一高一低。
 
我吃驚地想,難道自殺也要結成對子,一對一對去死嗎?這兩隻班羚,除非插上翅膀,是絕對不可能跳到對面那座山岩上去的。
 
果然,半大班羚只跳到四五米左右的距離,身體就開始下墜,空中劃出了一道可怕的弧線。我想,頂多再有幾秒鐘,它就不可避免地要墜進深淵。
 
突然,奇跡出現了,老公班羚憑著嫺熟的跳躍技術,在半大班羚從最高點往下降落的瞬間,身體出現在半大班羚的蹄下。
 
老公班羚的時機把握得很准,當它的身體出現在半大班羚蹄下時,剛好處在跳躍弧線的最高點。
 
就像兩艘太空船在空中完成對接一樣,半大班羚的四隻蹄子在老公班羚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如同借助一塊跳板一樣,它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墜的身體奇跡般地又一次升高。
 
而老公班羚就像燃料已輸送完了的火箭殘殼,自動脫離太空船。它甚至比火箭殘殼更悲慘,在半大班羚的猛力踢蹬下,像只被突然折斷了翅膀的鳥筆直墜落下去。
 
可是,那半大班羚的第二次跳躍力度雖然遠不如第一次,高度也只有從地面跳躍的一半,但足夠跨越剩下的最後兩米距離了。瞬間,只見半大班羚輕巧地落在對面山峰上,興奮地「咩」叫一聲,轉到磐石後面不見了。
 
試跳成功!緊接著,一對一對班羚淩空躍起,山澗上空劃出一道道令人眼花撩亂的弧線,一隻只老年班羚全摔得粉身碎骨。
 
我沒有想到,在面臨家族滅絕的關健時刻,班羚竟然能想出犧牲一半挽救一半的辦法來贏得家族的生存機會。
 
我更沒想到,老班羚們會那麼從容地走向死亡——心甘情願地用生命為下一代開通一條生存的道路。
 
我為之而震撼,所以我永不殺戮。
 

老牛索水

 
一天晚上,當我從湖南衛視看到這感天動地的一幕時,我忍不住慟哭流涕。
 
青海省有一個沙漠地區特別缺水。據介紹,每人每天只有駐軍從很遠的地方運來3斤定額的水量。3斤水,不光飲用、淘米、洗菜……最後還要餵牲口。牲口缺水不行,渴啊!
 
終於有一天,一頭一向被人們認為憨厚、忠誠的老牛渴極了,掙脫韁繩,強行闖入沙漠中一條運水車必經的公路。老牛以驚世駭俗的識別力,等了半天,等來了運水的軍車。
 
老牛迅速頂上去,運水的戰士以前也碰到過牲口攔路索水這樣的情形,但那些動物不像老牛這樣倔強。部隊有規定,運水車在中途不能出現“跑冒滴漏”,更不能隨便給水。
 
這些規定,看似無情,實則不得已,這每一滴水都是一個人的“口糧”啊。
 
沙漠中,人和牛就這樣耗著,持續了好半天,最後甚至造成了堵車。後面的司機開始罵罵咧咧,有些性急的司機用汽油點火試圖驅走老牛。
 
可老牛沒有動,泰山一樣,不放鬆。直到牛的主人尋來。牛主人愧疚極了,揚起長鞭狠狠打在瘦弱的老牛身上,老牛被打得渾身青筋直冒,可還是沒有動,最後順著鞭痕瀝出的血跡染紅了鞭子,染紅了牛身,染紅了黃沙,染紅了夕陽。
 
老牛的淒慘哞叫,和著沙漠中陰冷的酷風,顯得那麼悲壯。一旁的運水戰士哭了,被堵車的司機也哭了。
 
最後,運水的戰士說:“就讓我違反一次隊規吧,我願接受處分。”他拿出自己隨身的水盆,從水車上放了3斤左右的水,放在老牛面前。
 
老牛沒有喝面前以死抗爭得到的水,面對夕陽,仰天長嘯,似乎在呼喚。晚霞中,不遠的沙堆背後跑來一頭小牛,受傷的老牛看著小牛貪婪地喝完水,伸出舌頭,舔舔愛子的眼睛,孩子也舔了舔母親的眼睛,沉寂中的人們看到了母子眼中的淚水。
 
天邊燃起最後一絲餘輝,母子倆沒等主人吆喝,在人們的一片靜寂無語中,踏上了回家的路。
 
二十世紀的一個晚上,當我從電視裡看到這讓人揪心的一幕時,我想起了勞作的苦難的母親,我和電視機前的許多觀眾一樣,流下了滾滾熱淚。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4568  
  • 網站圖片總數:10865  
  • 網站影視總數:434  
  • 網站檔案總數:636  

  • 今日瀏覽人次:482  
  • 總瀏覽人次:58263  
  • 今日瀏覽文章數:271  
  • 總瀏覽文章數:37843  
  • 今日瀏覽影視數:15  
  • 總瀏覽影視數:1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