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
身為修行人,有時行持還比不上外邊那些不修行的好人,
就連非人眾生,亦有良善慈悲之舉。
 
本站遵奉依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教法為無上根本指南,並遵照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文告努力實行運作。
除三段金釦大聖德能作開示所說法義錯誤較少,四段金釦以上的巨聖德能作正確開示之外,本站所發布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居士等的文章均不作為法義依據,最多只能作為知見行持參考之用,凡不符合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內容,皆屬邪說邊見錯誤之理,一概不可依從學習。
本站網站的型式、目錄的編排、圖文的呈現等一切資料與相關規劃,均為本站建置人員自我的意思,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等其他機構單位所指使派令。
本區大量視頻文章非從佛教機構發行,視頻文章內之人事物難以考究真偽始末,轉載立意為讓行人對比己他,薰陶善行,從善如流,最終應以佛陀行持為最高依傍對象。
 

溫情相伴十四年,狗狗多多早已成了我的家人(逸文)

溫情相伴十四年,狗狗多多早已成了我的家人

多多是一隻可愛又聰明的狗狗,也是我家的“開心果”。一場突發的疾病差點帶走了它,一度讓我萬分焦急,不過好在最後有驚無險。如今,我愈加珍惜我們能相聚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那天,送多多去寵物醫院洗完澡,工作人員把多多牽出來時,它流了一攤血。我急忙上前詢問原因。原來,多多在洗澡時,身上的腫瘤破了。

多多長腫瘤已經好幾年了,過了10歲以後,腫瘤越長越大。因為十來歲對狗來說已經是高齡,狗的平均壽命是10-15歲,長壽到18-20歲的狗非常稀少。對於多多的病情,醫生建議保守治療,所以此前我只能每天給它噴藥消毒。但腫瘤終究還是破了,血止不住,醫生建議轉到大型醫院治療。

於是當天下午,我把多多送到了另一家大型寵物醫院。接診的醫生看了情況後說,先做術前檢查,然後再評估是否手術。

因為多多是老年犬,所以治療費用很高。為了挽救它的生命,我毫不吝嗇這筆花費。我利索地交了檢查費,安頓好多多後回了家。沒有它在身邊,我真的有些不習慣。面對空蕩蕩的屋子,我不由自主地回想有關多多的趣事。

那是20084月初,我從上海回到深圳,一進門就聽見屋內“嗷嗚嗷嗚”的小狗叫聲。循著聲音,我看見一隻小狗關在籠子裡,一旁還有奶瓶、狗糧和水。我就詢問女兒怎麼回事。女兒說,狗是她買來的。這時我就有點急了,一是我從未養過小動物,二是若購買管道不對,十有八九會買到病狗。為了對小生命負責,我讓女兒去諮詢賣家這到底是什麼品種的狗。

後來才知道,家裡的小狗是英國可卡犬。它才兩個月大,是個剛斷奶的“小幼娃”,我們為這只狗取名叫“多多”。為了養好它,我買了兩本書:一本是《養狗指南》,另一本書是《可卡的習性》。就這樣我邊學習,邊呵護它成長。

多多天真活潑,給我和女兒帶來了許多歡樂,同時也帶來了一些麻煩。它換牙的時候,家裡所有的傢俱都被它當作磨牙和磨爪子的“玩具”:真皮沙發、桌子腳、椅子橫欄、木地板、木門……就沒有它沒啃過的地方,它連牆壁都不放過。

此外,它還會“記仇”。它一歲多的時候,我去了臺灣旅遊,那應該是我第一次離開它那麼久。回來後,我忙著去廚房煮飯,沒有時間搭理它。等我煮好了飯,一進房間看見它從我床上跳下來。再一看,它在床中央拉了一泡熱乎乎的尿。在我進門時,它早就迅速躲進了床底。等到我氣過了,它又當沒事一樣,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時間過得真快啊,它已經陪伴了我十四年。

我在家裡等檢查結果,心裡真的空落落的。以前不管做什麼,它都跟在我身邊。我做菜時,它一定要一屁股坐在我腳上,或者靠在我腳上,等聞到了香味,它就開始起來準備向美食“進攻”。它的“進攻”是有策略的,先盯著食物很久,然後趁我不經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叼走它想要的。早中晚三餐,免不了和它鬥智鬥勇。

飯菜一上桌,它立刻切換成小可憐模樣,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還伴隨“嚶嚶嚶”的撒嬌聲,跟我討吃的。我每次都會心軟,有求必應。但是我女兒就很堅定,堅決不給。所以只要我女兒在餐桌上,多多要麼趴在椅子底下睡覺,要麼埋頭在我腿上撒嬌。它真是個“機靈鬼”啊!

說起多多,它很有佛緣,每天清晨我做早課的時候,多多都在旁邊一起參加。當我準備盤腿誦經時,只要瑜伽墊一鋪,它總是會第一個爬上去。家裡哪裡的食物都可能被它“染指”,唯獨佛臺上的供品它從不會動。

想著想著,醫院傳來了消息:多多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多多有些貧血,加上高齡,手術會有很大的風險。我的內心猶如山崖上被風吹動的花朵一般,飄忽不定。

如果它不手術,就只能等死,手術不成功,也是等死,但是一旦手術成功它就能再多活幾年,那麼就值得冒險。

自從恭聞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我懂得了眾生無始劫以來都是我們的父母親人,眾生之間要相互關心、友愛,以慈悲喜舍四無量心對待周圍的人,乃至陌生人。多多正是跟我和女兒很有因緣,才能來到我家。它在我心中,早已不是寵物狗的概念,而是我家的重要成員!

於是我交了三萬塊準備手術。手術進行了四個小時,很成功。多多終於醒了,我看著它病懨懨地躺在籠子裡,身上多了一條超大的傷疤,我心疼不已,它真的受苦了。

醫生說多多很堅強,出來時一聲不吭,疼也不出聲,術後傷口的癒合也會很疼,問我是否給它使用鎮痛棒,費用有些高一天一千多。為了能給多多減少點痛苦,我覺得付出是值得的,畢竟它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從小到大,多多其實很爭氣,很少生病,最多就是拉了幾次肚子。它每次打針都很聽話,很配合。平時我很注意給它搭配營養,所以直到現在,多多一直保持著很標準的體重。也多虧它不胖,才能扛過這麼大型的手術。

術後第一天,多多不吃不喝,女兒去看它,它也不理。女兒跟我說,多多應該生氣了,想見你。於是我趕緊去了趟醫院。多多見到我呼吸開始急促,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也是,從小到大,除了剛帶它回來的那幾個星期呆在籠子裡,其他時間在家裡它都是自由自在的,想躺在哪裡就躺在哪裡。它可能不習慣在外面,想家了。

我摸摸它的頭,讓它要聽醫生話,要乖。其實半年前多多耳朵已經聽不到聲音了,但是它似乎懂了我的安撫,我們並不是不要它。我害怕它太激動扯開傷口,呆了一會兒後就離開了。

術後第三天,多多可以出去散步了。因為怕傷口發炎,所以我還是決定讓它住院,每天有醫生護理,它康復得更快。

只是我很想念它。做飯時,我想念它靠在我腳邊的樣子,吃東西時總想著給它留一口,有時候還錯把我女兒叫成多多……十幾年養成的習慣,還真是印入心田了。

住了十三天院後,多多終於出院了。手術後它有了一些改變,喝水比以前厲害,所以一天要溜三次,吃食也要更注意。女兒諮詢了很多人,然後精心挑選了一款狗糧,希望它吃得更營養。

有了這次經歷,我感到:不僅是多多,包括我在內的眾生都是在無常中前進,一天天接近死亡。若是不能解脫生死,依然會在六道中輪轉。期盼學佛修行早日成就,為了我自己,也為了多多,和一切有緣的眾生。

正如洞山良價禪師所說,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時度此身?

撰稿:逸文

編輯:悅色

轉載自:人生新視野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790822708052591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發表新回應

Filtered HTML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img>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該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是正常使用者,並防止垃圾郵件自動提交。
  • 網站文章總數:5516  
  • 網站圖片總數:13035  
  • 網站影視總數:739  
  • 網站檔案總數:932  

  • 今日瀏覽人次:1301  
  • 總瀏覽人次:614608  
  • 今日瀏覽文章數:955  
  • 總瀏覽文章數:392580  
  • 今日瀏覽影視數:18  
  • 總瀏覽影視數:11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