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恭請旺扎上尊開示錄音帶 展開 隱藏

旺扎上尊主持的百場聖會今天圓滿結束了,上尊閉幕出關的第一句話說:「把去年12月30日我在聖考結束會上的講話錄音帶發放給大家。」此開示帶是上尊的藏文講話,漢語翻譯,上尊對這每一盤行人請回去的開示帶,都修了息滅業障八風的法,所以對恭聞者是具有很大增益的加持力,除了聞法點恭請以外,任何佛弟子個人都可以獨自在世界佛教總部恭請,拿回家恭聞,請與世界佛教總部法師連絡,電話:(626)789-1001。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170109號(2017年3月26日)

拉珍聖德專欄 展開 隱藏

​◆愚昧至極,不知羌佛是誰!
​◆基本文理都不通,難怪亂講經義
​◆展觀羌佛的實際佛量 ——暴露陳妖的百無一能
闡提陳恆寶生詐騙集團罪大無邊 —— 將牽連其跟隨者遭連帶厄運
陳恆寶生脫不掉邪教妖魔的真身
兩月見分曉的回顧—愚蠢邪恶之人幫陳寶恆生快速挖掘了墳墓
陳寶恆生,你用你的黑社會試試,警察公安馬上把你丟進監牢!
關於『「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的補充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
通往天國佛土之路
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脫
上師與眾生是否平等
癡呆人才會用假文證公開出書
鑒別聖德的級位
愚人可憐
實證聖量派掌握生死易如反掌之間
佛教理論的兩面性
撕開他的畫皮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六)——砸破寄居者的殼
信佛
一件必須清楚的事
珍惜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五)——砸對認證的邪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四)——砸以我見判斷佛菩薩的凡夫愚癡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三)——砸無神通論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二)——砸亂解《愣嚴經》的邪徒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一)——砸世相是非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之二)——從修行人的「種」與「品」談起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
想因果,想眾生 ——寫給一些為人師表者
初行者的自我保護
什麼是真慈悲?
摘引正信居士的文章‘從收看電視節目聯想到學佛受用’
柔軟心——看得見苦
佛陀的智慧遍及一切
需要理清的幾個概念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想長遠一點,一切都還在蔓延
說說「葉公好龍」式的佛弟子

揭開真相-(二十一)惡鬼猛獸

瀏覽人次:4958人

(二十一)惡鬼猛獸

    有位仁波切師兄,聲稱自己是佛菩薩轉世再來,到處欺騙誑惑眾生,導致許多人傾家蕩產地去供養他,造成很多家庭的問題,由於嚴重犯戒,佛陀師父屢次嚴肅呵斥他,他都不當一回事,甚至對佛陀師父也敢打妄語。
    由於招搖撞騙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造成許多眾生的痛苦,最後護法通知他即將慘遭惡報,因此,被閻王、無常活捉擒拿而慘死,成為血光厲鬼。
    為了減輕他的罪業,也為了教化其中有兩位與之有相同行為的為師者,因此讓一批弘法渡生的法王、仁波切、法師等,去與血光厲鬼惡魔諾日交手,實際體驗,為此佛陀師父讓護法把這個厲鬼惡魔抓來駐地教化,使得本來是極為吉祥的後院,自此便成了陰森森的陰弱林,恐怖地無法形容。
    那天下午,佛陀師父在後院設壇,我因好奇也跟在佛陀師父的旁邊,當佛陀師父把這厲鬼死亡後照的照片拿出來的時候,我大驚失色:「哎呀!好恐怖啊!」照片裡的眼睛本來是閉上的,但現在照片上的眼睛,竟然已經陰毒睜開成一條線了,眼睛還在動,而且對我精靈怪態地奸笑,就像馬上要吃我一樣,我趕緊避開我的眼光,根本不敢再看照片,全身打顫,起雞皮疙瘩,因為只要你看上一眼,那可怕的影像馬上映入腦海中,揮之不去。
    佛陀師父要開始叫護法把他的靈魂送進駐地,我躲在佛陀師父的身後,因為只有這裡才是最安全的。
    佛陀師父突然說:「注意!他要來了!」話音剛落,就聽到大概有兩、三里地域那麼遠的地方,有鬼的陰慘恐怖叫聲,速度之快,無法想像,剎那之間就到了我面前,同時一陣強烈的陰風捲來,樹上的葉子掉落一地,當下這惡鬼就被擒拿回來,照片都在眨眼了,我感覺到好像又來了幫手!
    此時氣溫突然大降十度以上,本來是很溫暖舒服、高雅、吉祥、和瑞的花園,現在完全變了,死後的悽涼、恐怖、陰森、藍光的鬼影,每天晚上都在後花園呈現。除了佛陀師父隨便走動外,任何人都不敢接近,從那時我們就結隊而行,不敢單獨行動,快要到傍晚的時候,我們就自動馬上撤離後院,就是白天也沒有一個人敢單獨留在現場,因為有種強烈的陰氣逼人,令人窒息的感覺,那種氣氛就會讓人想要馬上拔腿就跑,片刻也不敢停留,就連白天晚上最喜愛到後花園玩耍的戒本,現在白天都不敢去了,而且每次佛陀師父叫牠進去,當佛陀師父一講完話,戒本第一時間就跑回前廳去,尾巴捲成一團,身上四肢都在發抖,發抖的頻率十分強烈。
    後院樹林中設壇的地方擺上了那張厲鬼的照片,很駭人的是,那可怕的眼光,好像就是專門盯住你跳動的心臟,似乎已經開始出擊,露出了恐怖挖心的指爪。
    佛陀師父為了拿現實來教化尊者、法王、仁波切、法師們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正知正見修行學佛對待行人,當然也是為了教化我,因此才安排了部分人,晚上入壇與血光厲鬼見面,親身體驗。
    血光厲鬼在臨死前發下願力,要找跟他一樣犯戒、不聽佛陀師父教誨的弟子,要讓這些人知道犯戒的下場,藉此以將功贖罪。
    當佛陀師父帶著一位弟子走到壇前時,在設壇照片處,突然出現了一隻兩米多長的金錢豹,疵牙裂嘴,露出尖銳的利齒,作奮壇狀,正想要撲上來攻擊,佛陀師父一聲令下:「業障!不得無禮!」頓時在佛陀師父的身邊,立即出現了一隻黑豹,比金錢豹更兇猛,兩隻豹子立刻展開對峙,於是黑豹逐步逐步地逼退了金錢豹。
    這種景象已經夠嚇人了,接下來就更為緊張了,因為佛陀師父把弟子帶入壇中後,就會離開現場,讓弟子單獨留下來修法,連佛陀師父也不在身邊。
    以前只要是法會,大家都爭先恐後的搶著要參加,但這一次卻沒有人想主動報名,大家唯恐避之不及,怕點到他(她)的名去跟血光厲鬼交手。
    「陰風慘慘」都還不足以形容現場的氣氛,原本安靜的林子,突然狂風肆起,吹得樹葉發出了一陣陣「唰!唰!」聲。本來平放的血光厲鬼照片,突然「啪!」的一聲跳起來然後站正,甚至還聽到了棺材打開的聲音,鬼哭神嚎,星月無光,一聲淒厲才剛響起,瞬間血光厲鬼已經「嗖!」地從照片中走了出來。
    凡是參加過的人,都說實在太恐怖了,有人當場嚇得尿溼褲子,有的人嚇得走不動了,直打哆嗦,貢拉仁波切師兄見到血光鬼從照片中走出來,突然撲向他,師兄用佛陀師父加持的金剛米,使用他在高中唸書就學會的天女散花式,向血光鬼射擊,果然把血光鬼打倒在地上,師兄上前檢驗是否將此惡鬼斃命,他剛彎下腰去看惡鬼的五官時,這惡鬼突然來一個冷不防,一口屍毒水噴出,奇臭無比,師兄的五官立刻變形走位,大家看了他的五官變形走位,也嚇得不得了。另有楊慧君師姐想安慰血光厲鬼,專門準備了一大塊酥炸排骨肉去供養,心想這樣恐怕會好一點,排骨肉剛剛放下去,很快地,血光厲鬼從照片中衝出來,把排骨肉連骨帶肉「嘁哩喀啦」一口就吞下去了,嚇得楊慧君師姐全身哆嗦,而且也沒有因此就放過楊慧君師姐,還向她噴了一口屍毒氣,全身屍臭難聞,當場就在游泳池中洗,可是臭味洗都洗不掉。
    另外還有喜饒杰布尊者師兄帶上佛陀師父加持的金剛米,隻身前進,血光厲鬼的照片頓然跳起,站在陰靈台上,而且朝前走動,喜饒杰布師兄用金剛米向他打去,大聲唸起佛陀師父的咒語,佛陀師父知道情況不妙,立刻將喜饒杰布師兄救出,然後畫了一個圈在草坪上,讓他不要走出圈,這時血光鬼化現成一頭金錢豹,大概隔喜饒杰布師兄一丈遠,準備吃掉他,喜饒杰布師兄在千鈞一髮之際,從圈內坐起,向圈外投射金剛米,正在萬分危險的時候,佛陀師父又出現了,這時金錢豹倉皇而逃。另外還有木雅迥扎法王師兄說:「血光厲鬼實在是嚇人,明明聽到慘叫之聲在很遠很遠的地方,非常之快,一到兩秒鐘,就到了面前,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供的照片也站起來走路,甚至照片上的圖像,突然長大,表情精靈怪笑,眼睛張開,嘴角流出血,突然撲來,如果沒有金剛米對抗,那肯定被他吃掉,可以說沒有哪一個面臨此境不丟魂失魄!」
    其中與血光厲鬼交手的還有香格瓊哇大法師,他與喜饒杰布尊者和木雅迥扎法王一樣都是寧瑪派的高手,但是同樣都敗下陣。另外還有巴登洛德法王、隆慧大師、白瑪多吉措母仁波切、江嘉仁波切、洛本仁波切、嘎充迪仁波切、維誠居士等,這些師兄、師姐們都前去交了手的,都說血光厲鬼的可怕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他的魔力實在太強盛,如果不是有佛陀師父保護,我看沒有一個人能活著走出陰弱林!
    在這段期間,有一晚,佛陀師父突然要我們準備手電筒,帶著我們前去後院,大家拿著手電筒,我們赫然發現有許多野獸出現,由於距離較遠,看到的各種動物好像是山獅、豹子、貂狼、九尾狐之類,牠們見到我們來時,馬上就跳出游泳池上岸了,這種情況必須由佛陀師父帶著我們,否則我們十有八九都會被牠們吃掉。
    此時,我們將手電筒往周邊的樹叢中照去,這一照,可嚇壞了我們,結果牠們並沒有走,就在離我們不遠處的樹上、牆上、地上、房頂上,各種身形,如狼似虎,窺視著我們,我們決定白天架設攝影機,以便晚上將這些動物拍攝下來。
    當我們將拍好的攝影帶取來放時,錄像中竟然出現的是雪豹、美洲豹,而且數量很多,牠們盡情地在甲板上棲息、玩耍,可是奇怪的是,一到白天,卻完全不見牠們的蹤影,牠們究竟從哪裡來,又從哪裡去了,我們沒人知道。
    自從有豹子來了以後,每天晚上,我們就將通往後院的門早早關上,但是一入夜以後,我們仍舊可以聽到牠們從屋頂上跳下來到甲板上的聲音。甚至連前院在天還沒有黑的時候,也出現過一隻豹子,有幾位師兄看到就在房間屋頂上,那時是下午五點多,還沒有天黑,嚇得我們每次要去前院拿東西時,都左顧右盼、膽戰心驚。
    這種令我們提心吊膽的情況持續了幾個月,終於要將血光厲鬼送走了,那天晚上臨睡前,在半夢半醒之間,我看見了他被一個大鐵欄整個從上至下罩住,瞬間我也聽見了他被罩住的當下,所發出的強烈掙扎怒吼聲,吶喊著:「佛陀師父!弟子會改的,會做一個不害人的好鬼!一定修行!」這聲音至今我都忘不掉。
    第二天,佛陀師父帶著我們為血光厲鬼舉行儀式,送他一程,我感覺到他被手銬、腳鐐綁著,押上了囚車,離開了。
    唉!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以前的師兄,現在的厲鬼,祝你安息,償報以後,好好修行。
    把血光厲鬼送走後,山獅、豹子也不見了,但是牠們在後花園屙了很多屎尿,我們要打掃,牠們也有一、兩隻死在那裡了,因為過了一、兩年,我們在角落裡撿到牠們的屍骨和頭顱。
    駐地終於又恢復了從前般的吉祥,可是沒多久,我們在後院的帳篷裡,竟然發現了五隻剛出生的小豹子,我的天啊!母豹在這裡生了五隻小豹子!這下可慘了!我們可是沒有照顧過豹子的經驗啊!
    幸好,純屬虛驚一場,只是五隻剛出生的小黑貓。
    由於母貓太虛弱了,生出來的小貓也營養不良,最後只存留了三隻小貓。一隻為小母貓,轉送他處,一隻取名為「小丁貓」,另一隻為「黑玫瑰」,從此便留在駐地中,成為我們的一份子了。
    當時經歷過的法王、仁波切、法師們也寫有現場狀況的紀實,證明此事的真實不虛,當時參加的人,有巴登洛德法王、嘎充迪仁波切、香格瓊哇大法師、喜饒杰布尊者、隆慧大師、白瑪多吉措母仁波切、楊慧君居士、木雅迥扎法王、江嘉仁波切、洛本仁波切、維誠居士、貢拉仁波切等。至今都還保有他們當時親筆寫的手稿,我親自看到了他(她)們的親筆手稿,我這篇文章所寫的只是一個簡略概述,他們寫的非常完整,為了證明是真的,他們還賭咒發了非常重的誓,其實不需要發誓,我就是親身經歷了的。
    經歷了這一場以後,教育了很多人,但是據我所知,被教育的人之中,還是有那麼兩位,改不了多少惡習,佛陀師父已盡了最大的力量來教化他們,也非常擔心他們難以成就解脫,但是其實這也是很正常的,當年釋迦佛陀教化的弟子們當中,有部分行正了,有部分也墮落了。
    這一場法會使我深深感受到,幾千年來,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我的佛陀師父和釋迦佛陀,才真正算得上至高無上,無論歷史上的什麼密宗法王、尊者,顯宗泰斗,哪一個有這本事的?根本找不到有如此真實偉大佛法的巨聖!
    (以下根據先後提交與血光惡鬼交手的實況報告順序立排)
當時現場經歷者楊慧君居士的親筆手稿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姓名: 驗證碼:  【換一張】
恭讀經典須知 展開 隱藏

金剛經云:「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經是法寶,我們眾生離苦得樂的法船,所以我們學佛修行的人,對於如何安放經書的常識,應該有所認識,三藏十二部一切經典,及成就聖人所著法著等,我們都應該看待比何任珍貴寶物都重要,比自己生命更重要。所以恭敬態度奉持經書,恭誦經書,乃至助印佛書,都能增長自己福報、啟發智慧,反之,則也可使自己了福及墮落,萬萬不可大意。
如何安放經書,簡述如下:請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