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恭請旺扎上尊開示錄音帶 展開 隱藏

旺扎上尊主持的百場聖會今天圓滿結束了,上尊閉幕出關的第一句話說:「把去年12月30日我在聖考結束會上的講話錄音帶發放給大家。」此開示帶是上尊的藏文講話,漢語翻譯,上尊對這每一盤行人請回去的開示帶,都修了息滅業障八風的法,所以對恭聞者是具有很大增益的加持力,除了聞法點恭請以外,任何佛弟子個人都可以獨自在世界佛教總部恭請,拿回家恭聞,請與世界佛教總部法師連絡,電話:(626)789-1001。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170109號(2017年3月26日)

拉珍聖德專欄 展開 隱藏

​◆愚昧至極,不知羌佛是誰!
​◆基本文理都不通,難怪亂講經義
​◆展觀羌佛的實際佛量 ——暴露陳妖的百無一能
闡提陳恆寶生詐騙集團罪大無邊 —— 將牽連其跟隨者遭連帶厄運
陳恆寶生脫不掉邪教妖魔的真身
兩月見分曉的回顧—愚蠢邪恶之人幫陳寶恆生快速挖掘了墳墓
陳寶恆生,你用你的黑社會試試,警察公安馬上把你丟進監牢!
關於『「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的補充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
通往天國佛土之路
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脫
上師與眾生是否平等
癡呆人才會用假文證公開出書
鑒別聖德的級位
愚人可憐
實證聖量派掌握生死易如反掌之間
佛教理論的兩面性
撕開他的畫皮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六)——砸破寄居者的殼
信佛
一件必須清楚的事
珍惜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五)——砸對認證的邪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四)——砸以我見判斷佛菩薩的凡夫愚癡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三)——砸無神通論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二)——砸亂解《愣嚴經》的邪徒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一)——砸世相是非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之二)——從修行人的「種」與「品」談起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
想因果,想眾生 ——寫給一些為人師表者
初行者的自我保護
什麼是真慈悲?
摘引正信居士的文章‘從收看電視節目聯想到學佛受用’
柔軟心——看得見苦
佛陀的智慧遍及一切
需要理清的幾個概念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想長遠一點,一切都還在蔓延
說說「葉公好龍」式的佛弟子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瀏覽人次:1515人

請所有的佛弟子們注意:佛弟子們一定要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這一盤法音,雖然佛陀隨口說法與現在公佈的文字記錄無差,但加持力遠勝文字。

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今天是2021年的過年了,元旦,一號嘛?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麼我們今天沒有外面的人,都是廟上自己的出家人,而且都戴了口罩。為什麼呢?要響應政府的居家令,所以沒有通知任何外面的人來聞法。首先這個居家令我們必須要執行的,戴口罩也是規定了的,幾尺遠坐一個人也是規定了的,雖然很多人不在,沒有來到這個地方,可是我們還是必須要為大家說法。

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來為什麼?當然,祂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成就、成佛,其實,祂不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到其他的世界同樣成佛。那祂的因緣緣起在這個世界上,成就了,成為了佛陀了,圓滿了無上大覺三身四智,佛陀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成了佛,成了我們娑婆世界佛教的教主。當然,我早都說過,阿彌陀佛和其祂的任何一個佛、十方的諸佛,祂們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比如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金剛不動佛在琉璃世界,其祂的佛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可是,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成了佛,因此,祂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領袖——佛教的教主。因此,這個因緣就給我們大家帶來了我們最大的福報,而從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開始啊,就有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七眾弟子隨之而產生,那幹什麼呢?都是為了學佛陀的法,想成就解脫,像佛陀一樣了生脫死。我們這裡的弟子出家人,你們都知道的,不用多說,是我們這個廟上的,那麼都很清楚的,當然我指的我們這個廟,就是說,今天我們這個寺廟呢就是這個廟,假如哪一天我在哪一個寺廟呢,就是哪一個我們的廟,但是,歸根結底一句,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後代,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所以,釋迦牟尼佛是我們必須尊重的!任何佛教說他是什麼特殊的,或者說發明了一個什麼教了,那就是外道了,當然我指我們的佛教啊,不包括人家什麼基督教啊、天主教啊,那是宗教信仰自由,各自有各自的啊,我們不能去評論的,我針對的是佛教。

所以,清楚地告訴大家,既然佛教能了生脫死,能讓眾生生老病死苦都達到寂滅,而自己成為不生不滅、不來不去,遠離一切痛苦,沒有痛苦可言,享受純淨的極樂幸福,那麼,是為這一點而去追求才學佛的,正因為如此,為這一點去追求,我們很多人為了修行啊,就想到:我一定要紮紮實實地修行,我乾脆就去出家,所以就剃度出家,依照釋迦佛陀的制度就出了家了,出了家,受了三壇大戒,成為比丘、比丘尼。那這個時候,是為什麼要這樣呢?其實他的心中在想一個問題:我一定要出家,以最虔誠的心,我才能成就,我才能解脫。所以,下定了最大的決心,出家了。我剛才講的,這是真正的出家人啊,你們不要見到剃了頭的就叫和尚、比丘尼,裡面有很多普通的眾生,也有很多邪惡的人的,也有很多不邪惡、但是又是純粹的凡夫意識。那好了,說到這裡,就說那另外還有哪種呢?我先重申一下啊,我講的話我會負因果責任的,全部擔當因果責任。另外有一種人呢,他在社會上生活困難,走投無路,所以覺得不好生存,加上自己在年輕時代也不順,各個方面都不順,有的甚至於很小就發心了:哎呀,咋辦呢?乾脆出家還有一碗飯吃。所以,就這樣出了家、剃了頭,甚至於受了戒,那這種呢進去有兩種情況:有一種呢就真正走上正道,開始修行了學佛了,修行呢就是按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如法地去遵守、去行持、去學了;那另外一種呢,是看看經書,或者聽聽師父講法,走走過場,拿一個佛珠在手上一唸一唸的,其實,一點佛法的真諦、修行的道理都不懂,說難聽點,就是站在出家人的角度而混飯吃保命,混日子,把這一生混過,讓閻王來請他走。說科學點,就是說,無常到了,那就得要離開了,進入中陰再轉輪,根據因果,做的壞事多的,那就轉惡道,做的好事多的呢,就轉善道,真正懂得到佛法、入了佛門的呢,那這些人呢,就會取得成就,成就裡面又分若干種級別,有大有小,各有不同。同時,牽涉到每一個人善根和惡業的不同、各自的習氣不同,因此,他學佛的多少、進步的快慢也不同。比如說有的人啦,他聽到一次佛法,他馬上就明白道理,明白道理,立刻就執行了,就照到去做了。可是,有的人聽了一兩遍,毫無作用,聽的時間他挺感動,他似乎覺得很好很好很好,可是,他隔不了兩天,他就不在這個線上了,就跑在另外的位子上去了,照常使用他的貪嗔癡愛喜怒哀樂,這都是跟他往昔之中的業力深重緊密地分不開,可是又分得開,願力可以勝於業力,當下最大的決心的時候,這個時間業力往往搏不過願力了,而他就會飛躍起來,惡業擋不住他的,他就會很快進步了。當然,我說這第二種人——為求生活而來的,有各種不同的啊。那還有一種呢,就是第三種人,覺得在這個社會上啊,非常地恐怖,他或者犯了某種事情,為了躲避而逃避,就出家了,當了和尚,剃度了,那當然,這種人呢,也有進去真正學好了佛法的,可是也有進去,出了家,一樣地還是墮落的。

那第四種呢,你說種類那麼多啊?太多了。第四種呢,面比較廣了,就是屬於壞的那一種了,外表剃頭、外表出家,是比丘,是比丘尼,但是實際上他是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孫的灰灰末末塵塵了,轉世投胎進入了僧團,幹什麼?就是在學佛的過程中,以他自己的魔力魔障魔學,篡改經書,亂講佛法,添鹽加醋編一套,騙取眾生的錢財、人、等等等等,那這種就是很可怕的了,就屬於邪論、附佛外道,打著佛教的招牌而去行騙了。可是,這裡面也是有輕有重,有的很厲害,有的普通,有的說不了經,傳不了法,但是,他會破壞僧團,搞內部混亂啊、內部矛盾啊,曉得不?反正把僧團整爛,這一種就是另外一種魔子魔孫,比較薄弱的魔子魔孫、能力比較差的,就喜歡幹這一套了。

那你說,他們本人知道嗎?我應該這樣告訴大家,知道的人非常的少,能知道他們自己的非常的少!他一般都不知道,他還甚至於滿以為他就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正宗的出家人,實際上他是在執行魔的旨意,而不知道地執行,是在定業當中給他定了性,他天然地就會來造作這些惡業,他自己不曉得。那這裡面有兩種性質,有一種性質呢,業力較輕的呢,他有時候會迴光返照,他會明白,他明白了,馬上就會改正他的惡業,走向光明。有一種呢,他不明白,他愚癡得很,而他在愚癡的狀況下,往往還認為他很正確。所以,這麼二三十年來,我在僧團裡面,什麼人都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都看到了,無論稱聖德的,還是稱出家人的,還是稱在家人大德的,什麼人裡面都有這樣子的人,自己在破壞佛法、破壞教誡,但是自己不知道,滿以為自己是正確的。首先不明白佛法的真諦,甚至於還愚癡到了啥子程度,比如說,有的僧團裡面非常嚴重的,經常看到都有這種,很多寺廟都有,所謂師兄師弟師姐師妹之間的這個矛盾,弄得不好就矛盾了。其實,這個時候他不明白一個道理,為什麼要矛盾呢?為什麼要矛盾呢?他只明白一條:他對我不好,他過分了!他就沒有明白:我執著了,我被他牽引了,我自私了,我不是修行人了!他卻不明白這一點,我說得對嗎?

(僧眾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所以啊,當我們在看到別人不好的時間,我們就要想一想:他非常不好,他現在這樣對我,我怎麼辦?我到底是不是要考慮到他太欺負人、他太無理了,他就是我的仇敵,那麼我必須要讓他知道我不好欺負、我厲害,我要報復,讓他懂,採取這個手段。另外一種呢,就採取:我是出家人,我的業力正找不到消的,釋迦牟尼佛說:佛說無為最,忍辱第一道,我忍辱,你罵吧,你打吧,你侮辱我吧,我不在乎的,你們都是眾生,佛陀啊、佛菩薩們啊,唉,我成就的時間,我要先渡他啊,把他渡了,以避免他跟別人鬧啊。就用的是這種,就是這種行為。前者的行為呢,那就必須告訴你,前者的行為,就想報復、想給厲害等等的,那種人不是修行人的,說不定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薄弱的那一類,來破壞僧團的。還有一種呢,就是說,至少自己是很低級的,根本不把佛法、不把釋迦牟尼佛、不把佛陀的教誡放在心上的,這種人是不能成就的,今生必然在畜生道去償還冤孽,當然,地獄道呢我不會說了,好吧,這是必然的,而且今生會很慘的。

既然是修行,有一個人講了一句話,說得非常之好,我覺得他真了不得,他說:“既然修行,我們下決心修行了,修行我們就修徹底吧,修乾淨點吧,不修乾淨等於不修,那點業力將會讓我們繼續在輪迴來償障。”你說講得多好啊,這句話說的!是他幫了一個人,一個人要送他的禮物,他堅決不要,他說“我幫你,我是應該的,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是我是應該的,因為這是我的職業,我應該幫你。”人家說:“這你幫我啊,我覺得你太好了,我感謝你啊,不然我心頭難過啊。”他說:“你為什麼要難過?你感謝我,我知道了,你修行,你好好地修,就是感謝我了。我告訴你,我是佛教徒,我在修行,我要不我就不修,既要修我就要修乾淨、修徹底。”嘿呀,精華啊!簡直是精華,我說。當然,這個只是一個表現禮物的問題,在其它方面也應該是這樣。如果修行不修徹底,不去真正地每天發現自己是進益還是損減的話,那就散失覺照了,所謂進益損減,就是說今天一天,我待人接物上,我的心態上,我符合一個佛弟子、佛教徒嗎?我是不是貪嗔癡愛喜怒哀樂、利衰毀譽嗔譏苦樂我全部佔齊?我是不是沒有大慈大忍的心?他到晚上的時候,他就回憶他的一天,如果他這一天,他是坦蕩的,嘿呀覺得今天給眾生做如何如何,我修徹底了,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做了,我都如是而做,但是,我不高興,我還沒有做好的,我無所謂,我要繼續,我不管我換得的成就如何,我只管我犯了沒有,犯了這些不該犯的沒有?如果他這樣做的話,這個修行人你不要擔心他了,他一定能很快學到大法,佛菩薩們會觀照,任何有本事的聖者都會看到的,都會傳他的法的。但是,當他不是這樣,而發現了問題,想到:哎呀,無所謂,反正今天教訓他一下也好,今天不給那個也好,今天我貪著一下也好,我明天再改就是了。就糟了,這個時間就前功盡棄了,就被劃為眾生界的種子了,就不能成為聖者界的這些聖人的因地了。所以,修行學佛就是要修乾淨、修徹底!

我們慢慢來想,很多問題很值得思考的。他反過來,他還反映說:“他如何如何,他能成就嗎?他這樣子能成就嗎?他在修行嗎?”我一句話就給他問過去了,我說:“你現在正脫離修行,正在走向魔的態度和言語,懂到了嗎?你為什麼這個時候不迴光返照?你在幹什麼你?你看人家別人,你管人家成不成就,你先管好你現在在修行嗎?你為什麼看別人的缺點啦?” 有一句話叫“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他的不是、他的不好,就是我的不好,我不要說,我自己好生想自己,哪怕他就很優秀了,我要想他更好,他不優秀,他對我很不好了,我也覺得:哎呀,我真感謝他,他今天來鍛煉我,讓我能在這個時間受到磨煉,我沒有生氣,我沒有動無明,哎呀,我的恩人啊。這樣一想的話,十方諸佛菩薩都喜歡你了,說:真了不起,此人可以成為聖者,立刻證道,讓他得到五通。當然,先得五通,最後才得六通嘛。因為祂放心你了,祂知道你成就不會害人了。

所以,我們的出家人要引以為戒的,這是非常重要。那麼我們的在家人居士們,也要引以為戒的,這也很重要。有時候你仔細坐下來一想啊,確實很有道理的,那個不修行的人啊,往往自己在那兒假坐,不可能有任何受用境界,一輩子都得不到道行,他自己還找不到原因,實際上他沒有修行,他是在裝模作樣,想欺騙佛法到手,就想把佛法騙到手,佛法是騙不到手的,弟子們。佛法不是師父掌握,也不是說本第三世多杰羌佛慚愧的我能掌握的,那是護法、本尊、緣起、因果神祂們在掌握。為什麼真正的有些高深的佛法要經過擇決呢?說難聽一點,所謂的擇決,就是問管的、主宰的這位聖者,祂批不批准你擁有這個法?祂不批准,你不能傳。那祂怎麼批呢?不是我們世間法上給你批個文件啊,不是這個概念的,那就是說從因果的角度,祂認可你,因為祂的認可,本尊才認可、護法才認可,這部法才傳得下去,他才能得到受用,否則,你學到的法,將會是世間上的普通佛法、常規佛法、經書上大家都可以聽聞的佛法,而深奧的是不行的。在去年,我們給上尊傳了一堂法給他們,在傳這個法的時候,我們廟子的大門打開,狂風大作,整整打開十二天,起碼至少起了有幾天風啊?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應該有好幾次,大概五六次或六七次。)

對,起了六七次都是我們開門的時候起的,對吧?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是兩扇大門開開的時候起的大風,這點讓我甚為感動,為什麼呢?真是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和一切護法們,因為法義裡面沒有這一道啊,沒有這一條啊,沒有說過修這個法的時間,風不可以吹進來啊,沒有這條啊,也沒有這個規定、這個咒語可以擋這個東西的啊,沒有啊,佛法就叫佛法,這就是公理道德而感召,這就叫。那起了那麼大的風,連放的金剛杵、在門外的金剛杵、立在桌上的金剛杵都被吹倒了,連帳篷都被吹來那些鐵夾子都被吹垮了,樹葉吹來遍地都是,席捲撲屋而進,進大雄寶殿,但是進不了!它是撲屋而進,可是沒有進成,又被退回去了,全部退到大雄寶殿門外,一刀截斷,一匹葉子都沒有進入門,一點灰都沒有進入門。就是不進去,那兩扇門是敞開的,整個葉子就是齊那個門檻,一刀截斷。你說門檻麼,應該不叫門檻,這個大雄寶殿是一個現代門的門檻,現代房子大家都知道,幾乎都沒有門檻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就是說外面跟裡面是一樣平的,只是一道門,下面一個縫,對吧?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有那個香啊,小的香那麼大一個縫,有的呢比香大,筷子粗那麼一個縫,因為它推門地上是平的,這個大雄寶殿就是沒有門檻的大雄寶殿,它意味著一切眾生來都歡迎,沒有門檻高矮擋你們,可是葉子到那兒就不走了,到那兒,就剛剛齊那裡一刀斷,灰塵到那裡一刀斷,一匹陰影都沒有進來點。哎,你說一天不進,兩天總進吧?起了好幾次風,十二天,沒有一天進去,因為傳聖法,進去不了!一切都是吉祥的,至少說是。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我要講這個道理的,就是要告訴你們,因為上尊們畢竟是很了不起的了,他們都是能開示佛法的了,他們開示佛法是正當的,但是,還是難免有錯的,只是說錯的比較少了,因為他們超過了教尊,超過了孺尊聖者,當然,更超過了其他的德了,說難聽點,非常稀有、非常難得的了。那我到底要給你們說個啥子?我就說佛法啊,是福不唐捐的,他要作的一個法,你必須要符合那個條件,那個條件符合了,你多一天不行,少一天不行,多一時不行,少一時不行,甚至於多兩秒鐘都不行,少兩秒鐘也不行,嗨,祂就必須要在那個緣起上,符合因果的規律,你才能學得到,那因果的規律就全憑我們平常修行的言行!我們既然都出家了,是一個出家人了,我們難道連面對矛盾是非、連面對讚歎我侮辱我,我都要動心嗎?我都要被別人牽引嗎?我都要去跟別人爭輸贏嗎?這就太可笑了。當然,你們師父我修行修得不好,很是慚愧,但是,儘管這樣,我也想了很多,其實,我有很多事情,我遭到的打擊、遭到的侮辱太多太多了,比如,網上說我詐騙犯,騙劉娟怎麼怎麼怎麼怎麼,還是如何如何是一個壞人,你看我在乎嗎?你在我們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看到過一個我們專門、我站出來在那兒聲明、在那兒說嗎?沒有這回事!甚至於這裡大膽地告訴你們,連你們的劉娟師姐,為了要給我作證,想作證我沒有騙她,她對我如何如何、讚歎我、說我了不起、說我好,當然,你們師姐非常的好,可是有些人就藉故亂編亂整來整我,甚至於威脅她,要整她、要嚇她,把她家人都抓起來,要喊她搞假材料,可是劉娟師姐說她要為我證明沒有這些事,所以她要見我。你們知道我是咋個處理的嗎?出家的、沒有修行的、假修行的弟子你聽到啊,你們聽到啊,你們夠可憐了,我是告訴你們翟芒師兄去給她說,我說我先在電話上給她談一段話,我把這段話談了,如果說她同意,我就見她,沒有同意我不見她。她說她好多年沒有見我了,她說她要給師父作證、證明,是你們啊,肯定高興得來兩個腳丫板都在顫抖,我沒有,我無動於衷,我是說先告訴她我要跟她通個話,而且她必須要同意我錄音,同意錄音,我們的對話要錄音。她最後同意了,同意以後,好,翟芒,等一會我要喊你補充的啊。

(弟子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同意以後,我就讓翟芒去給她見了面,見面的時間翟芒就給我打電話說:師姐在這裡,她要跟師父講話,她已經同意錄音。我說好,我才跟她講話,我跟她講話的時間,我就說:首先第一條,你聽到,我說你還好嗎?她說怎麼怎麼好,我說那就好了,我太高興了。她說:我好想念師父啊,怎麼怎麼怎麼,佛陀師父啊,我太想念您了。我說我有一點要跟你說,我說我願意見你,我也很想念你,但是呢,我有一個條件。她滿以為我的條件是喊她作證,我說我的一個條件就是說“你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是好人,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沒有騙你、沒有什麼,我不要這個。我跟你見面,只是說這麼多年沒有見你,想看看你,然後你想要學的佛法、要問的,我會教你,但是我不要你為我作證。”我這是什麼概念啊?我不是你們一個人說壞、說好啊,我是由於她跟百行師兄,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很好的好人啦,就被人家某些人威逼啊,要作證。所以劉娟師姐那天我是說我不要作證,最後她說不行啊,怎麼的,我說不行我就不見你,就這麼簡單,我們就不見面了,最後她同意了,她說:好嘛,好嘛,好嘛。我說好了,那就說好了,我在舊金山廟子上見了她。我見她的時候,一進來就哎呀,好感動啊,感動得不得了,說不到幾句話就說:“佛陀師父啊,我要站出來為你作證,我要寫證詞。”我說:我跟你講好了的,你怎麼又來了?我們說好的,錄了音的,誰喊你作證啊?不准再談這個,再談這個就談不下去。我說:好了,我現在關心你生活怎麼樣?各方面怎麼樣?我就問她,我就把講講講,講到一邊去了。弟子們,雖然師父很慚愧很差,但是至少不會去爭一個你死我活,你們那個你死我活算不到啥子,就是在一群出家人裡面知道而已罷了嘛,我那是全世界公告啊,全世界都在罵我是個混蛋、是個壞人、是個詐騙犯,騙劉娟、劉百行啊!我當了這麼多年的假騙子,你說我沒有被整慘了嗎?管它囉,因果嘛,眾生夠可憐了,我高興了,我幸福了,他們就不高興、不幸福了,所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

那麼,你說,那麼好了,有些護法們,護法的師兄們,他們那麼都照師父這樣,人家都罵師父、都說,他們也很高興嗎?那他們可有罪了!因為他們在維護佛法。所以,如果現在哪個要罵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和十方諸佛的話,我一定對他毫不客氣的,因為我不允許他們侮辱釋迦牟尼佛陀和諸佛,這是不可以,菩薩都不可以。這個界限要分開,懂到了嗎?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這是我們敬法、愛法、護法,非常的重要!

那你說就這個說明嗎?我還給你說一個,哪個做到過呢?在歷史上你給我指一個前人出來?說我最嚴重的時間,國際刑警通緝令怎麼怎麼,他們把它發下來以後,國際刑警早都取消了,已經沒得了,可是網絡時代,有的人就把下載下來了,懂嗎?一旦下載下來,就放在那裡以後啊,然後隨時不高興了,又可以把它貼在網上去毀譽我,所以就造成了世界上的人都不知道,都認為一直還存在的,其實是他們貼上去的。因為我的毀壞是從中國開始的,中國政府跟國際刑警調查以後,沒有問題了,政府請求撤銷的。

(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就說明他們打了報告,因為他們那個請求不是嘴上說的,一定要有報告啊、有存檔這些,懂嗎?好了,我這麼正統的,當時師兄們看到以後,興奮得不得了,喊我快把它拿出來:我們馬上把它公佈,嘿呀,總算冤屈洗清。國際刑警親自說我沒有問題,還正式通知各國國際刑警,任何關口不得滯留我,我這是說的真心話,我不敢亂說啊,我們收到信的這位高官,親自知道這件事,而且為了我的這個案件,還又把跟我隨到一起被連帶的、受到迫害的這些弟子們又去申請,因為國際刑警還有他們,結果人家國際刑警回信以後我才看到,哎呀,我說老實話,我真是覺得我何德何能享受這樣的待遇呵?上面說的是:他們不能的,他們不能拿這個東西的,他們要到本國去申請的,要怎麼怎麼怎麼,我的這個東西呢,是國際刑警發出來的第一封信,以前沒有先例的。所以我就說我有什麼資格享受這個啊?他們國際刑警撤銷就撤銷了,他們不會理你的,不會給你個人發啥子的,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好,那這個時間該拿出來嗎?當然拿出來就好了啊,你們知道嗎?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罵聲不斷,整我、害我,說難聽點,還有一些所謂的什麼喇嘛也站出來,說老實話,喇嘛教我本來就對他們看法非常不好,還站出來破壞,當然也有好的喇嘛,我相信也有,不是說一棒子打倒的,也有好的活佛,像多珠欽法王啊這些,就是非常好的,阿秋法王啊,這些都是很好的,可是,很多都是壞的,來破壞。我們拿出來,一下子就可以鎮伏的,我說關起來了,我就把它關了十年,十年罵我,我不拿這個來證明,十年罵我,我不讓劉娟師姐去給我作證明。那這個你們想過嗎?調成別人的話,這是巴不得的事,當然,也許我說的話不正確,但是,我沒有讓她去證明我是如何的好人、沒有騙她,是她主動要去給我作證明。為什麼?因為你們劉娟師姐啊,她是一個有道德品質的人,是一個很好的人,所以她不忍心這樣來讓我受到誣衊冤枉。那儘管如此,可是她後來竟然自己去領事館了,把證明寫好去公證了。那怎麼知道的呢?她打電話來給我們辦公室師兄,告訴說她今天非常感謝佛菩薩加持她,領事館給她公證了。我說公證什麼啊?才去問,就說她寫了一個什麼什麼,我說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去公證啊?我說不要證明嘛,哪個喊去搞的?結果她發來一個東西,她說:佛陀師父,是不是你不要我啦?怎麼怎麼怎麼……我說句肺腑之言吧,這麼正直的弟子,怎麼不要呢?當然要要,而且不但要要,十方諸佛菩薩都要要。所以我今天啊,就說到這個問題呢,告訴你們,你們當到師兄姐妹間,有了矛盾,當然,我不是只指這個廟宇啊,我是指所有的在世界各地的寺廟,以及世界各地的聞法點也好、協會也好,這些師兄弟之間,有了矛盾,就互相不讓,這哪裡是在修行呢?你們連一兩句話都忍不到嗎?弟子們,我覺得你們咋個成就,今生能解脫嗎?你們成就不了了,今生你們不能解脫了,懂嗎?所以改過才能成就,才能解脫,這是很重要的。真修行是在行為上的,而不是說“某人在真修行嗎?他沒有真修行,他能成就嗎?”我說難聽點,你說這個話,你就徹底都沒有修行了,你還不了解哪個沒有在真修行,你自己就徹底脫離修行了,你都還不曉得你,你想嘛,你還在辨別是非,你還在,你還在看他過為己過,把他的過錯看了,變成自己的過錯,你說你在修行嗎?有一句話,中國有句話叫白痴,你正好就符合這個白痴,我們這類的出家人非常的多,我今天主要是針對出家人來說這個法。

為啥子十年的時間就拿出來了呢?那個是世界佛教總部遭到的抨擊太大了,打擊簡直是無法忍受了,說世界佛教總部是一個邪惡的組織、邪教,這個邪教的原因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國際刑警的通緝犯,都藏到,又怎麼怎麼怎麼,所以他們實在無法了,因此影響到很多高僧大德的形象,把他們傷害到了,他們的形象傷害到了,傷害到一些聖者的形象,我這個時間我就不能以我為這個標準了,為了他們,所以我才同意拿出來了,他們把它發在《今日美國》跟華盛頓…,叫華盛頓啥子,反正《今日美國》是最大的,名列第二,我們查了,名列第一是《華爾街日報》,我原來認為是《紐約時報》,我以前認為,結果它不是,名列第二是《今日美國》,名列第三是那個《紐約時報》,名列第四好像是《洛杉磯時報》,還有一個是《華盛頓郵報》,我也搞不清楚了,我們發在上面一個聲明了,不是我發的,是總部,我同意他們,因為他們傷害太大了,他們不如我的,他們受不了的了,要把組織都要整垮的,就是由於這個後遺症,都造成了買一坨地都被人家攻擊。哎呀,說內心話,那些攻擊的人夠可憐的,我不跟他們計較的,他們不了解情況,懂嗎?聽了那些妖人邪人的胡說以後啊,然後就信以為真了,我跟他們計較啥子呢?我覺得他們是眾生嘛,不明白嘛,說幾句罵幾句,應該的嘛,罵錯了也是應該的嘛,沒有啥子了不起的,懂嗎?可是最後都把這個問題在十年才拿出來,你說師父沒有忍辱嗎?我準備永遠都不拿出來的,我拿出來幹什麼啊,可是世界佛教總部來請求我了,我不是世界佛教總部的人哦,弟子們,我不是他們的董事,也不是他們的會員,我就是我,獨立的,個體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這邊的,但是人家這個單位請到我了,我咋辦?傷害到他們了,所以我說:好吧,拿給你們,那你們就拿去吧!但是不要傷害別人。所以我今天實在的告訴你們,師父是實在找不到別人來做譬喻了,我只能把我自己搬出來了,因為我覺得你們公案都沒有我的好,我覺得我這個公案是很真實的,實實在在的,當然我剛才講的只是百分之一二給你們聽哈,還有百分之九十八,好久有機會慢慢一條一條給你們說啊,師父在這樣慚愧的修行啊,身為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在又強行被升為世界佛教教皇,但是我確確實實是一個很普通很慚愧的人。因此我告訴大家,我當什麼教皇啊,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我們的教皇就是釋迦牟尼佛,我算個老幾啊,我只是個普通行者而已。可是有一條我經常重複:佛法我不能讓的,否則我就辱法了,我的佛法是純正無瑕,代表十方諸佛說的法義,從普通法到最高法,都是第一流,這一點我毫不客氣,但我本人慚愧,我本人不行,我本人是一個普通的行者啊,就是這麼簡單。

那現在說到這裡,說到有些聖者了,我們的聖者啊,孺尊、教尊,當然再高的呢,一般他們都比較厲害一些了,我就不去說了,在修行的情況下,也是修得很差的,口若懸河,特別是上尊級的,有時間一說到什麼佛法的時候,“哎師父啊,這個法我都聽過了,法音裡頭都有啦。”不錯,有了,是講過了,是聽過了,你怎麼忘了一點啦,你到底是聽過了還是做過了?還是做到了?還是做徹底了?十方諸佛要的不是聽過了,是要的你做徹底了,好好給我聽清楚了,其實你聽過了是白聽的,你聽十遍百遍千遍,等於一遍都沒有聽,因為你沒有照到去履行,所以佛法裡面這個透關法,很重要,當我們聞一法的時候,聞一修行的時候,聞一基本教義的時候,聞一特殊甚深法義的時候,那個時間我們只是在第一步上——聞,才在了解它,了解以後,這才是僅僅第一步,沒有用的,要馬上來檢查自己了,這個時候,“我聞懂了嗎?我聽清楚了嗎?”好,聞懂了,聽清楚了,第一步落實了,這個時候要開始,那麼我就要照到去實際做了,屬於實行了,行付於實,聞懂了就要做,那麼就要根據上面講的義理道理去實際的做。怎麼做?瑜伽性的做,從身口意,簡單的說,就是從我的意識上,生起這樣符合法義的教誡,符合我聽過的這個教誡,從我的心態上要去做,好,那第二,語,我的語言上,馬上表現出來,要符合這個語言上的,上面教導的去做,語言上做了,那麼行,我們實際具體的行動上要去做,那行動上你說具體是些啥子?就包羅萬象啦,包羅萬象了,語言上也包羅萬象了,簡單的說,在有些法義上有個規定,我覺得這個藏密,我雖然有些地方我很反感,很反對西藏的一些藏教,但某些地方的教義,我也覺得框框條條也是挺好的,比如說,喊你見到師父要合掌,見到師父要頂禮,而要發自內心的,從心底裡面生起真正的尊敬,而不是假的,而行動上立刻做到,屈背合禮,曉得不,然後獻哈達,它是導致你進入這種行,產生這種真正的心態,進而言之,才脫化出來,真正做到心、境、行合一,純淨的,這個時間你才談得上是修了,符合行持的教誡了。可是我們有些所謂的高僧大德,自己都沒有把自己弄清楚,甚至於聖德也沒有搞清楚,自己都不曉得在幹啥,都不曉得,自己連這基本的道理都沒有弄清楚,動不動就說我聽過了,你聽過啥子啊?其實連聽都沒有聽懂,你反過去問他,他馬上講都講不出來,就算聽懂了,你語言上做到了嗎?你行為上做到了嗎?身口意三業,做到了稱為瑜伽相應,瑜伽,而不是那個瑜伽功哈,這個瑜伽這個名詞啊,來於印度,也來於西藏,整個西藏的教派叫瑜伽教,我們呢就說,簡單的說,換句語言,就不叫身口意吧,就說我們的行動,我們的心、思想,思想、心就是一回事,就是我們的想法,我們的行動,我們的講話,都是如一的,都符合佛陀教誡、標準的說法的,那這就叫做相應。那做到這一點,你才是真正在修行了,你的行持才合法了。你說好,那我行持不合法又如何呢?我又如何呢?不合法,不合法油鍋刀山會等到你的,你會慘不忍睹,豬牛牲口會等到你去變的,你會慘不忍睹,餓鬼道會等到你的,你會很可憐的,為啥?因為你不符合教誡!你連最基本的敬師、敬法、重道,你都不懂,而你是慢法、貢高、凡俗,這樣子就造成了侮辱佛聖、辱法,那當然在這種情況下,你自然地就不能學到法。我剛才講了,管理這個因果的、擇決的這個神、這個聖,他們就不會讓你學到佛法,甚至於學到了,他們也要把道給你障住,讓你昏掉,最後你不得成就,你還得墮落。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因為像你這種人啊,有了道行,有了力量,那你就會殘害好人,殘害眾生了,所以說,我們要修行,只要是正法,我們身口意符合標準了,我們實際地不折不扣去做了,這就叫做修徹底,修徹底才能得到大法,而且學法才得到受用。受用是什麼?受用當然福報、智慧、道力、道行,至於神通力量這些不說了,那是自然的。

我說到一句實在的話,我們這裡面前你們那個開初教尊,就在這裡,他雖然平時不在乎,大嗨嗨的跟大家講話,但實際上他犯很少的錯誤,很小小一點他都要拿出來懺悔,非常小的一點,而且照我來看,根本就不是錯誤,那是在以前他沒有學佛的時間,比如曾經檢舉了他的一個親人,他說他年輕時候,檢舉了他一個親人,去揭發他那個親人,他就感到不安,到現在,他說,“哎呀,是不是我犯了罪啦?師父啊,我怎麼怎麼怎麼,我最近的拙火定突然溫度下降,沒有以前高了,我是不是就這個問題嚴重啊?我這幾天我都在想啊,當時我這個親人對我很好的,有兩個親人都對我很好,後來,我就把他又檢舉給另外一個親人聽了,懂嗎?”我說不存在這個問題,我就告訴他,懂嗎?你看這點小的事,他都會去反省,因此今天你看,我們的壯士男士,我們的大力士,竟然不如一個八十九歲的人,人家拿杵上座拿到了230磅,你說這是什麼概念?用金剛鈎拿的喔,現在用金剛鈎拿230磅的人,少之又少,非常的少,他的段位已經達到,在康體士的基礎上,上超了二十二段,啥子原因?可是你看他在怎麼修行,我來到美國,人家是咋個對待的,當時他是我親自傳承的,這開初啊,因此他很快就得到批准了,一批准一傳法,他並不練什麼東西,練啥子啊練,嗨呀,他的功力就上去,這麼老年一個人還是小事,關鍵他的體重才多重啊,他才186磅重,186187185 之間,這個漲去漲來的,簡單的說,這麼一個人,體重這麼輕,歲數那麼大,竟然年輕中年大力士不敵他,什麼原因?好生聽到,愚痴的佛弟子,很簡單,他在真修行,你們沒有,你們是“白火石湯湯”幾個字,有句不好聽的話,叫二百五,還滿以為自己在修行,你們沒有修。今天師父是來幫你們,你們要做呢,你們就真正去做,你們實在不做,也沒有人管你們,誰也管不到你們的墮落,我巴不得你們前進,可是你們的前進,巡視觀照護法在空中看,只要傳了法給你,祂就看到了,祂就說該加持嗎?是不是要把道力給他擋住?要這個人成就嗎?他成就了不是更壞嗎?祂們都會考慮的,這是因果,因果是不昧的,因果是如影隨形的,一點都不會離開的,就像影子一樣緊緊的跟著我們,分秒不差的,人是什麼動作,它就是什麼動作,那個影子。既然學佛修行了,一定要以真誠,不然法學不到的。我有的弟子跟了我幾十年了,一直跟我求法,我心如刀絞,我每次都多想傳他的法,為什麼?不然師父就太過份了,太不懂感情,太混蛋了,因為他不理解我的,他沒有辦法理解的,他只認為這個師父這麼對待我,簡直沒得感情一樣的,什麼都不管的,他卻不知道,護法不同意,我傳給你就把你毀了,沒有用的,等到同意那一天就成功了,可是他不明白,我又不能跟他說,說了又犯戒,所以有些道理就是這個道理,可是現在這一次,我就傳了,人家就成功了。但你說有的為啥那麼快呢?它那個因緣奇怪得很,有的就會突然之間,祂一下就同意了。有一個弟子,叫做,一個女的弟子,有五六十歲一個,她叫啥名字喔?她就是突然之間,就把法學了呢,因為我一問,祂就同意了,馬上就說:馬上傳給她,我們認可的。所以那天晚上金色菩薩就出來呢,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呃這個大家都知道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我巴不得每個人面前都出來一個金色菩薩,今天就把你們渡了,可是祂不來的嘛,你說我咋辦嘛?祂不同意的嘛。所以一切都叫因果啊,這就猶如一個燈光,當你那個燈,它的亮度有多強,能照多遠,那是這個燈光發出來的強弱的關係,而不是那個亮不照到那麼遠的問題,你要想照到萬里晴空,那就必須是太陽啊,星星是不行的啊。

因此我們在學佛修行的時間,我們要真正做到一個純淨的、真正實實在在的佛弟子,佛菩薩、本尊、護法欺騙不了的,不受欺騙。我,受欺騙,我知道你在騙我,我也無所謂,因為我慈悲、忍辱,但是佛菩薩本尊祂們只講原則,只講不折不扣的因果原則,就跟下棋一樣,你那個棋走到那步該輸的時間,它就是必須那個棋子要拿掉,就這樣的,我呢,就說:哎呀算了吧,不走那一步吧,算了算了。可是不正常啦,懂嗎?可是這個不是我在掌握啊,這是佛菩薩本尊在掌握每一部法。所以要學到好的佛法,要想得到成就,要想得到受用,要想得到證量、聖力等等等等,就得符合原則,不符合原則,身口意三業不能如法,是成就不了的,修行不徹底,就不能成就。當然,所指的修行,它的含攝面是非常的廣的,不只是說我剛才講到的互相忍讓就叫修行了,那是修行之中的一個部分,尤其是我們面對一切眾生,包括非人類眾生,那麼我們是什麼態度呢?我們絕對要實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點壞事我們都不能做,所有的好事,我們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都要去做,都要去幫助別人,哪怕甚至於傷害到我們的利益,我們都要唯願他好。特別要注意的是,絕對不能傷害、殺害任何生命,只能放生。如果我們還有心要去傷害一條生命,或者哪怕牠很小的一個蟲子,我們把牠傷害了,那麼在這麼一種狀況下,我們已經脫離修行的範疇了,我們犯罪了。你想,如果說佛菩薩看到你還要傷害眾生,祂敢讓你有道行嗎?有了道行,你就用你的功夫、用你的法力去殘害眾生,那怎麼辦?多少人在背地裡罵我們,多少人在背後說我們,“哪個人後不說人”,所以這是很重要的,這是歷史上的經驗,也是歷史遺留的實際存在的事實。但是,你有了神通道力本事以後,你想你能發現有人說你,你受得了嗎?所以你是絕對不能有本事,佛菩薩絕對不會給你生一點力量的,至少不會給你道行的,這是很重要的。因此,我們在修行學佛的過程中,只能放生,不能殺生,而且隨時關照眾生他們的生活,不管他是什麼眾生,我們都要盡我們的力量去幫他們。惹不起的我們就採取辦法躲避離開,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不是喊他們離開,非常非常的重要,太重要了,這一點。簡單地說,修行就是要修徹底,不徹底,就不能大成就,那也許取得一點小成就,但是會轉世,下一輩子再來修,到底轉多少世,誰也不知道,我們莫如就在這一世徹徹底底地把他修好,徹底地成就解脫,這多好呢?當然,如果能按照《了義佛旨》去修持,那是更好的。有的人說:我們沒有那個咒語,我們沒有那個什麼……那不重要,咒語不重要,弟子們,而重要的是行為。行為符合了,就符合釋迦佛陀的教誡、十方諸佛的教誡了。做好了這一點,徹徹底底地執行了,行動上完全按照那樣去做了,語言上按照那樣去做了,思想上按照那樣去做了,那麼就叫徹底。徹底才能證得道行果力,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切記要記住這一點!

今天在這個元旦這一天,我擠出來給全世界的佛弟子們說了這一堂法,那雖然這裡寥寥幾個,因為還是那句話,我們要遵守政府的法令,不能聚集,你想,不到六呎遠都不能坐,這個咋得了呢?所以就沒有辦法,當然我們這裡是不違規的,是符合法令的,根據我們的人次。但是在這個居家令期間,也是不能團聚的,所以就請沒有來這裡聽聞佛法的佛弟子們,你們要理解,我希望這盤法音,能把你們從生老病死苦的道上,帶入你們能掌握自己開宇宙飛船直接飛到佛土的道上。我的佛法就講到這裡。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感恩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法加持所有眾生!)

(狗狗歡喜大聲叫嚷)

狗狗們一聽完也就開始感恩了,你看,這麼多狗狗啊,聽完就知道感恩,就要叫喚,你看。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是,是。)

好好好,行了。


PDF下載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姓名: 驗證碼:  【換一張】
恭讀經典須知 展開 隱藏

金剛經云:「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經是法寶,我們眾生離苦得樂的法船,所以我們學佛修行的人,對於如何安放經書的常識,應該有所認識,三藏十二部一切經典,及成就聖人所著法著等,我們都應該看待比何任珍貴寶物都重要,比自己生命更重要。所以恭敬態度奉持經書,恭誦經書,乃至助印佛書,都能增長自己福報、啟發智慧,反之,則也可使自己了福及墮落,萬萬不可大意。
如何安放經書,簡述如下:請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