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建寺募款資訊 展開 隱藏

捐贈供養怎麼樣的寺廟精舍能增長無量功德?


(此為真具功德寺廟,應發心護持)


啟建世界名列第一最高的佛教聖殿-古佛寺,請真誠盡力護持!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購買寺廟募款


(其他的寺廟就得根據主持者的級別和正邪知見來判斷,有功還是無功,有多少功多少惡業,如果你資助錯了,不但無功,反而惡業上身。)


華藏寺南加分院 募款通知(2018年1月15日)


覺行寺建寺資訊


「華藏學佛苑」通啟第004號

埔里蜜蜂暴斃死亡千萬,連三年檳榔花期遇浩劫,蜂農四處逃難,怒政府不作為

瀏覽人次:517人

請為往生及受災受難的眾生們迴向


埔里蜜蜂暴斃死亡千萬,連三年檳榔花期遇浩劫,蜂農四處逃難,怒政府不作為

 

    南投埔里再傳蜜蜂浩劫!蜂農近日發現蜜蜂大批猝死,地上屍橫遍野,死狀為不斷抽搐跳動,與去年農藥中毒症狀雷同。蜂農懷疑禍首為正值花期的檳榔園,大肆噴灑農藥導致。「政府不是說要開始管?怎麼比去年還嚴重?」蜂農估計損失七成以上,個個欲哭無淚。

 

https://youtu.be/UrGnhuWsQd4

 

    來到事發現場,蜂箱周圍遍地死蜂,已經堆積為厚厚一層,幾乎無落腳處。下層是已經發黑的蜂屍,上層則是鮮黃色今早剛剛死去的蜜蜂,還有許多垂死的蜜蜂滿地踉蹌亂爬,而蜂箱門口,則看到不斷有蜜蜂把中毒的同伴拖出來。

 

    記者昨(14)日走訪四個蜂場,死亡蜜蜂加起來上千萬隻,但這些看得到的蜂損只是冰山一角。還有許多蜂農不願通報也不願聲張,因為擔心會影響蜂產品的買氣,只能默默吞下大虧。蜂農也擔心無法與檳榔產業對抗,「因為檳榔面積闊,菁仔公會比養蜂協會更大。」只能埋怨政府不公平,為何蜂蜜產品都要嚴格檢驗,檳榔卻可以肆意噴藥全無管制。

 

 

每到八月檳榔噴藥,蜂農剉咧等

    「你看!這箱已經沒有蜂了!攏無啊!」蜂農阿吉掀開蜂箱蓋,拉起巢片,上頭只剩寥寥幾隻蜜蜂在爬。已經連死三天,一箱又一箱打開,蜜蜂數量通通大減,「只剩不到三分之一!」

    阿吉的蜜蜂已經連三年遭遇農藥中毒慘劇,今年最是嚴重。他觀察,附近的兩個檳榔園離他的蜂場只有七百公尺,只要八月檳榔花期一到,噴藥車就來了,一開始噴,他的蜜蜂馬上遭殃,隔天就出現中毒死亡現象。

    阿吉大約有120箱蜜蜂,以一箱平均2萬多隻、損失七成來算,三天已經死掉至少170萬隻蜜蜂。接下來檳榔的花期有兩個月,十天半個月就要噴一次農藥,阿吉的蜜蜂在劫難逃。

    今年荔枝、龍眼因天候不佳沒開花,全台蜂蜜已經大欠收,沒想到到了夏天又重演農藥中毒大規模死亡慘劇,逼得蜂農雪上加霜。

封箱蓋子打開,蜜蜂數量大減

大批蜜蜂死在蜂箱門口

 

農藥毒性似比去年強,下雨後蜜蜂照死

    記者又來到埔里另一座蜂場中,慘劇同樣上演。蜂農阿文的蜂箱打開,原本應該爬滿七片巢片、擁擠滿溢的蜜蜂,現在連四片巢片都爬不滿。太太阿華記得,去年同月同日,他們也在收拾蜜蜂中毒的殘局。

    阿華氣憤道,「這次比去年更嚴重!下了雨,蜂還是照死!」她說已經連續好幾年遇到蜜蜂中毒,以前只要下過雨,作物噴灑的農藥被稀釋沖刷,蜜蜂的死亡狀況就會減輕,但是今年來了颱風下了連日大雨,蜜蜂竟然還是天天大量死去。

    雖然附近還有絲瓜、青椒、百香果園會用藥,也可能是蜜蜂農藥中毒的嫌犯,不過蜂農觀察,「每年就是菁仔開花期最嚴重!」雖害怕農藥,但蜂農也知道檳榔有用藥需求,只求噴藥者避開對蜜蜂殺傷力大的農藥,「他們要生活,我們也要生活啊!」阿華聽說,最近檳榔用藥可能有走私問題,懷疑他們使用比過去更毒的農藥。

連日下雨,蜜蜂屍體陷在爛泥地中

 

    阿文的蜂場有兩百多箱,短短數天損失七成以上,他面色凝重,發現一隻蜂王也被抬了出來,已然奄奄一息,不禁長嘆一聲。這幾天,他連糖水也不敢餵,改餵蜂吃糖粉,因為蜜蜂虛弱到可能會被糖水黏住而淹死,而其他蜜蜂若喝到浸泡死蜂的糖水,也可能跟著中毒。

    接下來兩個月,蜂農不僅沒收入,並且要繼續支出伙食成本:糖和花粉,還得承受每日看蜜蜂死去的心理壓力;若損傷太慘重,蜂勢回不來,就要再花錢買蜂,遭殃的蜂農個個損失數十萬元。

蜂農改以糖粉餵食,以防蜜蜂太虛弱被糖水淹死

 

逃到山上還是死,是要移去哪?

    連年的中毒事件引發了蜜蜂的逃難潮。阿榮三天前一發現蜜蜂死亡,就趕緊把一百多箱蜜蜂搬上卡車,從埔里移往海拔更高的霧社。他跟人租了地放蜂箱,當地森林無人噴灑農藥應該安全,但是阿榮的蜜蜂仍然一天天大批死去。

    阿榮嘆,都是颱風害他延遲,蜜蜂已經中毒再移動,為時已晚。到了山上,毒性陸續發作,蜜蜂照死不誤。他也聽說過,檳榔開始用中國走私的「黑牌」農藥。

    往年每次發生蜜蜂中毒事件,蜂農通報政府單位,官方回應就是:請蜂農搬移。這回蜂農大怒:「搬到這麼高還是死,是要搬去哪?蜂農受害不是一個兩個,哪有那麼多地方可以搬?」

    首先得找到方圓三公里都沒人在噴農藥的地點,而且公有地不好申請、私有地要租金。再來,搬蜂所費不貲,蜂農阿文說,以240箱為例,租大卡車、請工人,搬一次至少兩萬塊,之後再搬回來又要兩萬塊,「而且搬蜂有多累你知道嗎?」

檳榔用藥全無管制,年年戕害蜜蜂

    南投發生蜜蜂中毒慘死已經多次,而南投也是全台檳榔種植面積最大的縣市,共有1萬3336公頃。蜜蜂與檳榔的對立,在這個主戰場越演越烈。

    《上下游》方在今年七月初發表「揭開全台農藥最大漏洞——檳榔共業三十年」調查報導,詳述全台第二大作物檳榔,竟全無農藥管制。檳榔確實有用藥的需求,官方卻沒有任何推薦用藥,等於一噴藥就是違法,但是農民自由發揮,從來也沒人來查。漫天噴藥的結果,就是傷到被檳榔花粉吸引而來的蜜蜂,以及整個生態環境,噴藥者與嚼檳者更同蒙其害。

    《上下游》去年採樣檳榔、荖葉、死蜂送驗,加上苗栗區農業改良場、宜蘭大學副教授陳翠瑤的檢驗報告,綜合所有結果發現農藥殘留名單一長串,檳榔最多有14種農藥、荖葉有19種、死蜂有14種。死蜂中更殘留已經被禁用、對蜜蜂急毒性極高的芬普尼,和只要1ppb就會損壞蜂腦使其迷航的益達胺。蜂巢之中更發現檳榔花粉。

    報導一出,農委會承諾要在年底前制定檳榔的田間用藥規範,會開始著手搜集資料,但坦言時程沒那麼快,並重申:在規範制定之前,任何檳榔園農藥都是違法,農藥行也不得販賣農藥給檳榔農民

2018年南投埔里蜜蜂農藥驗出芬普尼與益達胺

 

政府說不能用,「菁仔藥」照常賣,農藥行主動推薦芬普尼、益達胺

 

    然而,《上下游》記者到了農藥行,簡單說明要買噴檳榔的用藥,老闆立刻拿出瓶瓶罐罐,並詳細指點每一罐的用途和用法——螞蟻、蚜蟲猖狂,用芬普尼粒劑灑在樹頭最有效,樹上的害蟲,就用加保利、益達胺和因滅汀,病害則用撲克拉。

    老闆推薦的檳榔用藥,五種當中就有三種對蜜蜂傷害極大:芬普尼、加保利、益達胺。如此唾手可得的農藥購買經驗更凸顯:農藥流向管理漏洞百出,農藥行對於違法賣藥給檳榔使用毫無意識,農委會最近重申禁令顯然無用。

農藥行老闆所推薦的檳榔用藥

 

    芬普尼已經連兩年被官方檢驗證實為南投埔里蜜蜂急性中毒主因,105年就公告國內不能再使用4.95%芬普尼水懸劑,但芬普尼的幽魂始終未散,除了過去庫存可能現在還在使用,走私進口的消息也時有所聞。

    而芬普尼粒劑也還在合法流通,蜂農質疑,若把粒劑撒播在檳榔樹頭,一下雨可能會溶解在水中,蜜蜂喝水就有可能喝到,還是會中毒。且芬普尼是系統性農藥,是否也可能被檳榔根部吸收,傳送到檳榔花,而毒害前來採蜜的蜜蜂?不過有專家表示,芬普尼是系統性藥劑沒錯,但水溶性不好,有的文獻認為它的系統性不夠好。

    至於益達胺,防檢局雖然曾經宣布暫停使用在荔枝、龍眼果樹兩年,如今期限已到,而且其他的作物也沒禁止使用益達胺,蜜蜂依然隨時暴露在失智危機之中。

 

千萬死蜂只是冰山一角,政府無作為將導致蜂產業頹敗

 

    埔里這幾位蜂農異口同聲表示,時常在清晨看到一輛接一輛噴藥車從高速公路交流道下來埔里,推測是從外縣市過來,特地前往檳榔園噴藥。

    「這是我自己的地,我卻不能放蜂,違法的不抓,只會叫我們躲!」蜂農們年年到此時都變成「農藥難民」,還覺得農藥一年比一年毒,政府口口聲聲說要管,情況卻變本加厲。

    蜜蜂數以千萬慘死,蜂農被逼得到處逃難,人禍嚴重加上天災頻繁,讓養蜂看不到未來。政府若繼續怠惰,迴避檳榔農藥管理,也不徹底管制對蜜蜂毒性高的農藥,整個蜂產業將何以為繼?

 

轉載自: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123522/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姓名: 驗證碼:  【換一張】
護生文論 展開 隱藏

柔 軟 心——看得見苦
放生的意義與功德
放生應注意的幾點事項
我對放生的淺見——從生命與慧命談起
北京清華教授蔣勁松:當放生行為被輿論過分放大
殺生的定義
放生可積功德嗎?
歪理邪說:“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因此最好不要放生”
從一隻白頭翁,談放生活動的省思
進補的迷思
眾生皆平等
慈悲的細節:吸一滴血要丟一條命嗎?
記住這些生活細節,您的舉手投足都在慈悲護生
隨緣放生也需鬥智鬥勇,您也有好辦法嗎?
可愛的小蟑螂與我捉迷藏時,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平等
我的真誠願力讓小強自動搬家了
蟑螂在新家“落戶”怎麼辦?這一招這麼靈,我怎麼沒想到?
內心是否真慈悲之——日常生活中的放生護生
鮮活生命的警示,明信因果戒殺護生
過年不殺生,吉祥好運自然來
寧捨工作不捨法,福報增長竟升職
糧食豐收,她有一門獨特“黑科技”
打獵傷及自身,他從此成了“獨眼龍”
素食者言
你會教孩子什麼?
種下一顆善心的種子
孩子被喂活蝌蚪?……揭秘父母應該教會孩子什麼
小孩學佛好嗎?看看這12歲女孩的善良就明白了
孩子們玩耍踩螞蟻,一個四歲男孩說了一句話令全場愕然
一念之間
我真的很害怕
二十載光陰假修行,得遇佛法開示走出不殺生的誤區
慈悲始於小善:看到路邊奄奄一息的動物,你會怎麼做?
請修善業,不殺生而行放生,因為生命本原平等
與螞蟻共舞 六道眾生皆平等
蚊子與我
以己善行感染家人合力解救一條大蟒蛇放生大自然
要想狗狗乖,為牠念佛號,種下解脫因,佛子慈悲行
佛弟子與老鼠從互相傷害到友好相處,我過了戒殺護生這一關
一則駭人的新聞震撼了我的心靈——四個月6億隻龍蝦喪生,你真心想救度眾生嗎?
放生改變了我的運氣和相貌
一個虔信真主的屠夫自白:早該放下屠刀立地學佛了
請大膽向身邊人表白——“我珍愛生命
“我行我素”,我的素食我做主
放生之後的反思
您也是放生多年卻沒有轉運嗎?四條自省找原因
寒冬深夜去海邊放生,這份修行考卷該如何評分?​
一隻小老鼠讓我出局了​
學佛之人該如何面對老鼠?看看我和小老鼠的故事
四草湖上的懺悔
同體大悲,為落榜生及普吉島遇難者放生,我升起了慈悲心
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