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只想回家”——疫情下一個流浪者的自述(西邊的彩虹、慈清)

瀏覽人次:3263人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只想回家”——疫情下一個流浪者的自述

 
我已經流浪一個多月了。風餐露宿,無處躲藏。刺骨的寒風讓我瑟瑟發抖,飄飄的細雨濕透了我全身。我不知道已經走了多少路,太累了,還是躺下來睡一下吧。
 
南南、南南……親切的聲音從遠處飄來,一個熟悉的身影向我走來。“哇,是爸爸!”我朝思暮想的baba終於來接我回家了。我興奮的立即跳躍起來,想沖上前去抱住他。一陣狂風卷來,一個激靈,原來還是一場夢……
 
新年開始,全國經歷著“新冠疫情”的劫難,當家家戶戶都宅在家不出門時,我卻被狠心的baba拋棄了,被迫流浪街頭……
 
1)寵愛
 
我是一隻金毛犬。一出生就被主人領養了,他給我取名叫“南南”,從此他就一直以baba自稱,我也認了這個人類的“baba”。我今年已5歲,跟baba特別有緣,總是形影不離的。當然我也特別乖巧。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只想回家”——疫情下一個流浪者的自述
baba單身一人,是個設計師。每天上午都會賴床,我就一遍又一遍去舔他的手,舔他的臉,叫醒他,叼襪子鞋子給他,他會伸手摟住我的頭,親親額頭,彈下鼻子,我即刻依在床邊,那種幸福曾讓我陶醉。
 
baba的精心訓練下,坐下、握手、趴下、裝死、打滾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小兒科了,最喜歡他和我玩遊戲,把小絨球向遠方扔去,我會一躍在空中劃出一個漂亮的弧線,很精准的接住絨球,他會給我點個贊。
 
baba對我的愛,那也自然沒得說。帶我出去蹓躂時,他會跟我在草地上追逐嬉耍;吃零食時,他一個我一個;我最喜歡的是陪他看電視,我可以舒舒服服躺在沙發上,任他摸我的頭,摸我的肚皮。我以為這種好日子一直會到我終老。
 
2)遺棄
 
這個春節過得很壓抑,沒有了往年的喜氣洋洋,沒有親朋好友來和我玩耍,baba也不帶我出去嗨了。平時很少看新聞的他,現在每天至少花2個多小時看電視新聞,有時候吃飯也在看。
 
趴在baba腳下陪他看新聞,我才知道原來人類被感染了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開始在人間蔓延。也經常聽到戶外社區廣播喊著“不聚集,不串門,不出門……”既然如此,我也就乖乖在家裡陪著baba吧。雖然感到很無聊。
 
一天傍晚,我正趴在沙發上陪baba看電視。門鈴響了,baba去開門,卻只站在門口跟來人說話,沒讓他們進來。我看見門口站著56個戴口罩的人,他們嘀咕嘀咕著,不知道說什麼。後來就聽見baba突然扯大嗓門說“這絕對不可能的,我絕對不同意,他就跟我的孩子一樣啊”。然後就是氣衝衝,狠狠的關上門。baba顯然生氣了。
某居委會發佈的處置貓狗的通知
 
但那之後,baba就悶悶不樂。三天后的傍晚,他突然對我說要帶我出去玩。“哈哈,久違的幸福”。他一開房門,我就“蹬”的一下沖出去,在電梯口等他了。
 
baba戴著口罩手套,帶我到了地下車庫,他打開車後排座的門對我說:“南南,今天你坐後排,我再給你戴個眼罩,我們出去玩遊戲哦”。聽到遊戲我就特別高興,後排就後排吧。
 
開了好久,車停了,baba終於摘下了我的眼罩。車門一開我跳下,拚命吸吮著新鮮空氣。
 
baba下車,蹲在我身邊,用他戴著手套的手,輕輕的,輕輕的摸著我的頭。我看到他眼睛裡有淚水,快流下來了。“這是怎麼了?”我只能聳拉著腦袋任他摸。
 
他突然站起來,回到車上,拿來一包東西,又蹲下來,撥開一條。啊,竟然是火腿腸!
 
“南南,你最愛吃的火腿腸”。baba今天說話聲音有點哽咽。他把火腿腸送到我嘴邊,但我只是嗅了嗅,沒有張口。我知道,baba今天不開心,我不能吃。
 
他又起身快步走向車,打開車門坐到了駕駛座,迅速關上了門。我馬上追了過去,可是車已經開動了。我一直追,一直追,只聽到baba遠遠傳來的聲音“南南,別怪我,我也捨不得你”。
 
望著絕塵而去的車子,我知道,我被拋棄了。但我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拋棄我。我那麼的乖,那麼逗他開心。而他也是那麼愛我,疼我。為什麼會這樣呢?
 
3)流浪
 
我還是不相信baba就這麼狠心拋棄我。我想也許他只是受了什麼刺激,一時衝動,說不準等下就回來接我。我傻傻地在原地打轉等著,不敢跑遠。
 
天黑了,肚子也餓了。我還是吃了baba剝開的那條火腿腸,然後叼起他丟在地上的那包火腿腸,藏到草叢裡。baba的眼淚,哽咽的聲音,輕柔的撫摸,一次次回蕩在我腦海,他真是愛我的。他一定會來接我回家的。
 
 
我坐在原地盼著baba回來。盼啊盼,盼啊盼,真是望穿秋水。夜深了,刮起了大風,我只能躲到屋簷下,趴在地上繼續等著baba回心轉意。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了,還夢到baba來接我回去。
 
我不知道這是哪裡,不知道朝哪個方向找回家的路。我嗅遍了一整條街都沒有我留下的味道。這條街,白天跟晚上一樣冷冷清清,真是有種諷刺味道。疫情之下,以前把我們關在家裡的人類,現在自己被關在家裡出不來了。
 
冬天的風兒夾著雨點摧破了我最後一絲希望。我不得不接受這殘酷的事實,我再也回不到那個溫暖的家了,心碎欲絕。而baba留下的那包火腿腸沒兩天就被我吃完。現在要靠自己去找吃的了。
 
我漫無目的,聳拉著腦袋走著,走著。隱約聽到矮灌木叢裡傳來淒勵的嗚咽聲。循聲過去,我看到一隻斷了腿的貴賓犬在呻吟。原來她是被主人從三樓直接丟下來的。幸好是落在路邊的灌木叢中,保住了一條狗命,但卻斷了一條腿,渾身是血。
 
“同是天涯淪落狗”,惺惺相惜。我幫它舔幹毛,捂在身下,蜷成一團。從此我們相依為命,四處遊蕩。
 
接著,我們又認識了其他的流浪的阿貓阿狗,大家四處覓食。垃圾堆,樹叢下,樓道邊,到處都找不到吃的。
 
“為什麼街上突然有這麼多流浪的貓狗啊?”有過路人看到我們後問同伴。同伴說出了真相。原來疫情蔓延的快,本來就人人驚恐。偏有媒體直播說我們貓狗會將病毒傳播給人類。於是,很多家庭就將他們曾經百般寵愛的寵物貓狗摔死、活埋、甚至焚燒。
 
網路爆料,有社區活埋寵物貓
 
“吉娃娃”控訴說,主人要拋棄他,他在家門口不肯離去,狠心的主人竟然用開水潑它,它才絕望的離開。
 
三條腿的“小貴賓”更是憤憤不平的說著對人類的不滿,寧可讓我們流浪,寧可摔死我們,也要保他們自己的命。可是我們的命也是生命啊。
 
“你算命大了,從三樓摔下沒死,有的主人是直接將狗從十幾層高樓扔下,還砸破了一輛汽車的天窗呢。”
 
某社區摔死狗狗的現場
 
“更恐怖的是,某地附近也有5只貓咪被從高空丟下摔死。”
 
……一群流浪的貓狗,你一言我一語,聲淚俱下開著對人類的“控訴會”。
 
我想起來,那天來baba家的那些戴口罩的人應該就是要求baba處置我的社區工作人員。難怪baba那麼生氣的狠狠關門。但是,他還是拋棄了我,任我自生自滅,顛沛流離。
 
baba啊,你以前對我的那百般寵愛難道都是假的嗎?為什麼謠言之下,你就沒有把我當作你最愛的“孩子”了呢?
 
一個月前,我還是個衣食無憂,受baba百般寵愛的狗。每天除了吃和睡就是玩耍作樂,香噴噴的狗糧、罐頭、火腿腸……應有盡有。而今一切都化為烏有了。我的生活仿佛從天堂瞬間墜入地獄。
 
4)回家
 
流浪的日子真的不好過。受凍挨餓是小事,最可怕的是還有人圍獵我們,好在“流浪的狗兒們”會互相提醒,四散逃逸。
 
有一天,我帶著一瘸一拐的“小貴賓”覓食。我們走的實在太累了,就蹲在一個超市前的樹下休息。這時一個體態雍容,戴著口罩手套的大媽,拎著一大包東西從超市出來,朝著我們走過來。我立刻警覺起來,準備隨時叼著我的小夥伴跑。
 
大媽停下了腳步,沒有繼續走過來。她脫下手套,從一大購物袋裡掏出兩塊麵包,放在離我兩米遠地上,“來,乖狗狗,看你餓的不行,過來吃吧”。雖然我能感受到她是友善的,但我還是一邊警惕的觀察著,一邊慢慢走過去。但“小貴賓”可沒想那麼多,一瘸一拐的沖過去叼起麵包就吃。三下五除二,兩塊麵包很快就被我們消滅了。大媽沒有走開,她繼續從購物袋裡拿出兩塊蛋糕丟給我們……
 
我們一路跟著大媽走到了停車場。她打開車後排座的門,對我說“你自己會進去嗎?”一邊說著一邊已經抱起“小貴賓”說,“可憐的孩子,怎麼瘸了一條腿呢?”也是哽咽的聲音,也是眼角含著淚,口中還不斷念誦著“南無羌佛,南無羌佛,南無羌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看她一點都不嫌棄小夥伴髒兮兮的身體,我知道她是一個真正愛動物,把我們當生命,當孩子一樣看待的新主人了。我知道,她的哽咽,她的眼淚是發自內心對我們的同情和悲憫的淚水,跟我baba是絕不相同的。
 
人類都說“患難見真情”,在這樣患難之時,我都願意帶著“小貴賓”四處覓食,流浪。而我的baba卻狠心拋棄了我。也許人性本來如此吧。對於人類來說,我們只是寵物,他們高興時就寵愛一下,不高興時就隨便丟棄,像丟個垃圾一樣容易,從來沒有真正把我們當生命看過。
 
一路顛簸,車子開到了一座偏僻的山上。老遠就聽到了我們同類的喧鬧聲,我心裡咯噔了一下,但直覺告訴我,這不是屠宰場。
 
下了車,好幾條狗已經圍了過來,有跟我一樣的金毛,有吉娃娃,有博美,也有土狗。我很快感覺到一種沒有任何危險的和諧氣場。
 
原來這是新主人的農場。新冠疫情發生後,很多家庭丟棄了貓、狗,它們被迫流浪街頭。主人就到街頭,遇到一隻收一隻。主人對我們說“從此這裡就是你們永遠的家,就安心在這裡生活吧。”
 
仿佛做夢般跌宕。一個多月來的怨恨、驚恐、悲哀、傷心、絕望一齊湧上心頭,眼淚傾湧而出,世上還是有好人。當我拼命搖著尾巴,伸出爪想向新主人表示感謝時,她摟著我哭了好久!
 
只要人人獻出一點愛,它們就不會再流浪
 
我知道,我遇到了一個真正愛我,沒有把我當寵物的主人了。
 
我終於找到溫暖的家,一個不會再傷害我的家。
 
(作者注:本文系虛構,為喚醒大眾共同愛護動物的善心而作)
 
撰稿:西邊的彩虹 慈清
編輯:佛前燈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姓名: 驗證碼:  【換一張】
護生文論 展開 隱藏

柔 軟 心——看得見苦
放生的意義與功德
放生應注意的幾點事項
《生生不息》:給生命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影視)
我對放生的淺見——從生命與慧命談起
北京清華教授蔣勁松:當放生行為被輿論過分放大
殺生的定義
放生可積功德嗎?
歪理邪說:“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因此最好不要放生”
從一隻白頭翁,談放生活動的省思
進補的迷思
眾生皆平等
慈悲的細節:吸一滴血要丟一條命嗎?
兩個真實案例道出殺生的過患
魚難,無盡的苦痛
四種因地制宜高效率的放生法,可讓放生省時省力
要想放生增福報,四個環節需明瞭
記住這些生活細節,您的舉手投足都在慈悲護生
隨緣放生也需鬥智鬥勇,您也有好辦法嗎?
可愛的小蟑螂與我捉迷藏時,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平等
我的真誠願力讓小強自動搬家了
蟑螂在新家“落戶”怎麼辦?這一招這麼靈,我怎麼沒想到?
這種放生太好了,只是需要“察言觀色”
內心是否真慈悲之——日常生活中的放生護生
鮮活生命的警示,明信因果戒殺護生
過年不殺生,吉祥好運自然來
寧捨工作不捨法,福報增長竟升職
糧食豐收,她有一門獨特“黑科技”
打獵傷及自身,他從此成了“獨眼龍”
素食者言
你會教孩子什麼?
種下一顆善心的種子
孩子被喂活蝌蚪?……揭秘父母應該教會孩子什麼
小孩學佛好嗎?看看這12歲女孩的善良就明白了
孩子們玩耍踩螞蟻,一個四歲男孩說了一句話令全場愕然
一念之間
我真的很害怕
二十載光陰假修行,得遇佛法開示走出不殺生的誤區
慈悲始於小善:看到路邊奄奄一息的動物,你會怎麼做?
請修善業,不殺生而行放生,因為生命本原平等
與螞蟻共舞 六道眾生皆平等
蚊子與我
以己善行感染家人合力解救一條大蟒蛇放生大自然
要想狗狗乖,為牠念佛號,種下解脫因,佛子慈悲行
佛弟子與老鼠從互相傷害到友好相處,我過了戒殺護生這一關
一則駭人的新聞震撼了我的心靈——四個月6億隻龍蝦喪生,你真心想救度眾生嗎?
放生改變了我的運氣和相貌
一個虔信真主的屠夫自白:早該放下屠刀立地學佛了
請大膽向身邊人表白——“我珍愛生命
“我行我素”,我的素食我做主
疫情警示“吃貨”:請口下留德
蝙蝠、穿山甲、果子狸,究竟誰是“新冠病毒”的宿主?
人類反思自身的時候到了
一條流浪狗的回家路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只想回家”——疫情下一個流浪者的自述
家裡来了“不速之客”
路遇這事兒我該不該“趁火打劫”呢?
放生之後的反思
您也是放生多年卻沒有轉運嗎?四條自省找原因
寒冬深夜去海邊放生,這份修行考卷該如何評分?​
一隻小老鼠讓我出局了​
學佛之人該如何面對老鼠?看看我和小老鼠的故事
四草湖上的懺悔
同體大悲,為落榜生及普吉島遇難者放生,我升起了慈悲心
真正慈悲的放生是自然而然,毫不猶豫,刻不容緩的
我“救生護生”中的慘痛教訓
遇到一個有智慧的放生人,他的言行深深打動了我
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