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恭請旺扎上尊開示錄音帶 展開 隱藏

旺扎上尊主持的百場聖會今天圓滿結束了,上尊閉幕出關的第一句話說:「把去年12月30日我在聖考結束會上的講話錄音帶發放給大家。」此開示帶是上尊的藏文講話,漢語翻譯,上尊對這每一盤行人請回去的開示帶,都修了息滅業障八風的法,所以對恭聞者是具有很大增益的加持力,除了聞法點恭請以外,任何佛弟子個人都可以獨自在世界佛教總部恭請,拿回家恭聞,請與世界佛教總部法師連絡,電話:(626)789-1001。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170109號(2017年3月26日)

拉珍聖德專欄 展開 隱藏

​◆愚昧至極,不知羌佛是誰!
​◆基本文理都不通,難怪亂講經義
​◆展觀羌佛的實際佛量 ——暴露陳妖的百無一能
闡提陳恆寶生詐騙集團罪大無邊 —— 將牽連其跟隨者遭連帶厄運
陳恆寶生脫不掉邪教妖魔的真身
兩月見分曉的回顧—愚蠢邪恶之人幫陳寶恆生快速挖掘了墳墓
陳寶恆生,你用你的黑社會試試,警察公安馬上把你丟進監牢!
關於『「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的補充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
通往天國佛土之路
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脫
上師與眾生是否平等
癡呆人才會用假文證公開出書
鑒別聖德的級位
愚人可憐
實證聖量派掌握生死易如反掌之間
佛教理論的兩面性
撕開他的畫皮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六)——砸破寄居者的殼
信佛
一件必須清楚的事
珍惜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五)——砸對認證的邪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四)——砸以我見判斷佛菩薩的凡夫愚癡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三)——砸無神通論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二)——砸亂解《愣嚴經》的邪徒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一)——砸世相是非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之二)——從修行人的「種」與「品」談起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
想因果,想眾生 ——寫給一些為人師表者
初行者的自我保護
什麼是真慈悲?
摘引正信居士的文章‘從收看電視節目聯想到學佛受用’
柔軟心——看得見苦
佛陀的智慧遍及一切
需要理清的幾個概念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想長遠一點,一切都還在蔓延
說說「葉公好龍」式的佛弟子

揭開真相-(二十二)天上的雲突然掉到樹尖

瀏覽人次:3703人

(二十二)天上的雲突然掉到樹尖

    瑪倉派喜饒僧格祖師轉世的第三世巴登洛德法王開頂的考試,由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主考,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監考,當時要選我當監考師之一,但佛陀師父說,在這裡的出家人不要參加。我們駐地所有的出家人都沒有列席參與,說實在話,我很想去親自看看這場開頂考試,想了解這考試到底有多大神威。
    考試時,佛陀師父也沒有參加,法師、仁波切們再三請求,佛陀師父說:「我絕不參加你們的考試活動。」當天佛陀師父是與我們在一起,還為我們說法作開示。我們面朝著考場的方向,看著天空,總想看看天空中能有什麼收穫。皇天不負有心人,就在考場方向的上空,白雲成團,最大的奇蹟是白雲中突然出現五彩光環,說時遲那時快,白雲從高空突然掉了下來,掉到樹尖那麼高,這時我驚得一口氣差點哽不上來,又覺得十分恐怖,當時還認為是原子彈爆發,就在驚恐之際,樹尖上滾動的白雲中,一道藍光閃亮,出現了第一世多杰羌佛的報身相,隨著藍光相化為五彩長虹消失了,這激動人心的場面,我們已經驚得目瞪口呆,熱淚奪眶而出,心如像撞鐘般地跳動,只有一種感覺,這裡就是佛國,這裡就是佛土!完全無法抑制我們的情感,這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
    此時聽到佛陀師父說:「你們在幹什麼!還不聽我講嗎?為什麼要走神?」我說:「佛陀師父!出現最偉大的佛法聖境了!我看到您老人家在雲中,那雲從高空中突然掉下來,只有三、四秒鐘的時間,多杰羌佛就坐在裡面,化虹身走了!」佛陀師父說:「你們現在在聽我說法,不要看花眼了,就算是多杰羌佛在裡面,那也是第一世,我是慚愧者。」
    巴登洛德法王通過現場七師十證的考試,金剛換體禪確實證道,達到神識自由出入的證量功夫,還聽監考師們回來講述,在現場人群中,出現了非常多的曼達拉、曼陀羅圖案,非常殊勝!
巴登洛德法王(最前方坐者)通過七師十證考試後,現場監考師們及觀禮者紛紛上前祝賀
    巴登洛德師兄已經連續三年,通過七師十證監考的開頂考試,今年是第二年年審,年審時在七師十證面前展現了強大的隔空金剛力。他能得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傳大法,是非常不容易的,他自從拜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以後,一直都非常虔誠,十幾年前曾有一本《虔誠的獲得》,書中記載了當年的總持大法王|現在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教授的弟子個個皆是高人,同時也介紹了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求法的事蹟,為了說明巴登洛德師兄是如何地真心虔誠求法,請大家參看《虔誠的獲得》,我在這裡僅將《虔誠的獲得》書中第七頁到第三十四頁,略加縮寫簡述。
    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學法非常地誠心,當年他去求法的時候,總持大法王師父(當時尚未公開是多杰羌佛第三世的身份)帶著三十餘人到靜蕙山去,途中遇有一位像濟公和尚模樣的乞丐式人物,也是總持大法王的弟子,名叫云子,他攔路擋車,文中俠師兄指著他,罵他爛乞丐,云子師兄在後面追趕他們的車子,他如癡如瘋地追著汽車,破爛的衣服隨風飄蕩著。為了怕他追上來,此時車速加到八十公里,這條到靜蕙山莊的路有一百六十多里長,而且路很窄,來往會車的車子都會照面,並沒有看到任何一輛車和云子師兄本人超過了他們的車,不到一小時,車已由成都到達靜蕙山莊。
    此時突然從半山腰傳來一聲大喊:「師父呀!我在這裡給您老人家接駕啊!」只見云子師兄盤腿坐於一棵樹樁上,見了總持大法王師父立即下來倒地跪拜,很有禮貌地施行大禮。大家看到他杯中的茶早已喝白了,給總持大法王師父泡的茶也已經涼了,當地的人說這個瘋和尚都已經到這裡快要一個小時了,也就是說,預計一個小時的車程路,他大概只用了兩、三分鐘的時間就到了,大家覺得他真是神通廣大,個個恭敬地跪了一地,紛紛上前頂禮,從台灣和香港來的師兄弟們從來沒有與云子師兄見過面,可是云子師兄一個接著一個叫出大家的名字,絲毫不差!宏全師兄說:「我們注意看他如何走法!」最後云子師兄要離開的時候,只見他穿著破衣、破鞋,帶著茶壺、芭蕉扇子,拖著一搖一擺的雙腳,三步一點頭,欲醉不倒的樣子,走不到三丈遠,突然間「唰」的一聲,一個飛步頓時不見蹤影。
    人們似乎不會相信這件事,可是這是幾十個人親眼見到的事實,回想起一九九五年二月十四日的成都晚報就刊登了「特異功能失靈,半身陷入牆內」一文,文中的那位大概也是像云子師兄這樣的人物,看來云子師兄的本事比他要高,因為他僅是穿牆被卡到,而云子師兄是入地頓然不見了。
    一九九二年底巴登洛德師兄又去向總持大法王師父求法,總持大法王師父說自己沒有本事,跟祂學都是白學的,只是學吃飯,學穿衣,因此要師兄去火車站找高人,師兄卻錯把一位瘋子當成了高人,甚至於還去露宿車站街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難受,無法用語言形容,寒冬的冷酷,讓他躺下不到幾分鐘,渾身就不自在的哆嗦,猶如睡在冰窖裡,想著、想著,師兄內心覺得心酸,本事沒學到,竟流落街頭睡冰窖,此時師兄真正體會到挨凍受餓睡街頭的那些人有多麼的痛苦!師兄心想:「但那位高人在哪裡啊?我太想拜他為師,什麼時候才能如願啊?」後來師兄把這件事告訴了他的師姐,師姐捧腹大笑說:「你遇到了瘋子,在文殊院旁邊的小巷也有一位長年在街邊睡覺的精神病人。總持大法王師父要你去體驗關心別人,睡在賓館與街頭有何差別?有錢有勢的人,不要忘了饑寒交迫的人,不要忘了挨餓受凍的人,對眾生要有愛心,你到哪裡去找高人啊?我們總持大法王師父就是至高無上的高人呀!你實在太糊塗了,像云子師兄這樣的人,他都是總持大法王師父的弟子,你竟把黃鱔當成龍,你還是仔細地去想,去悟吧!」聽了這一番話以後,師兄頓然恍然大悟。
    後來師兄看到了總持大法王師父的左腳小腿得了脈管炎,又紅又腫,有的部分還皮破流膿,比右腳整整大了一倍,同時還發著高燒到三十九度九,但總持大法王師父毫不引以為意,照常每天為大家說法。隔了五天,師兄從峨嵋山回來後,再度去探望總持大法王師父,總持大法王師父正在教大家鍛鍊,腿上的脈管炎哪裡有半點痕跡,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見到當年的總持大法王很多聖蹟,因此下定決心求法,當然求到很多法,但並沒有成為真正的聖德,到今天,他終於以他的虔誠感召,學到了真正的如來大法,成為真正的聖德,如果不是這樣,原始古佛法界總教主多杰羌佛就不會降雲到樹尖房屋之頂,為他考試顯聖境。
    一般人會認為云子師兄的神通力說得玄了些,聽起來根本不可能的事,說心裡話,當我在《虔誠的獲得》上看到云子師兄的事情時,我第一感觀就認為這是弄虛作假,後來我到了佛陀師父駐地後,曾請示這件事,佛陀師父說:「云子是個普通人,哪有這本事!你看到嗎?沒有看到的東西,都是不可信的,不要整天執著追求這些莫須有的事,退到一萬步,就算有這件事,他是他,你是你,對你修行學佛是無關的,記住,學佛之人要學懂《什麼叫修行》,今後有機會聽我說的《藉心經說真諦》,那才重要,那才是解脫成就所趨向的目的,那才是佛陀產物在整個教法中的精髓,才是人生宇宙萬物之間的真諦,不生不滅的唯一真理!很多人都很愚癡,有些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外表看起來似乎有些道行,實際上愚癡到了自己騙自己都不知道,也許有人會問:『他們沒有佛法嗎?佛陀教法中,除了《什麼叫修行》和《藉心經說真諦》之外,就沒有另外的佛法嗎?』有!當然有!釋迦牟尼佛說八萬四千法門,但般若法最高,至於其他的法門,那不是給非真誠者學的,所以我只得教大家修行,行修好了,就會真心對待佛菩薩,真心利益眾生,無論你是法王還是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只要你不是真心對待佛菩薩,想學真佛法,門都沒有!」由於佛陀師父說不要執著云子師兄那類的事,因此從那時起,云子師兄的影子慢慢地在我心中休克了,但沒想到它今天似乎有回生的現象,其實云子師兄的事我畢竟是聽來的,沒有親身見到,我不能確定就是事實,而我經歷了比云子師兄更厲害的事實。
    有一天,佛陀師父為我們修消災祈福加持,當加持到家裡駐地的狗狗和飛鳥、野獸動物等眾生時,由於見慧法師平時餵養牠們,也是她在負責這些動物的法務,因此有一道專門為牠們祈福消災的文書由她管理。在法會當天修法用到動物的那一張文書時,見慧法師卻把她自己管理的這一道動物的文書弄丟了,她當場自己就嚇得哭了起來,我們大家幫她找也沒有找到,最重要的是法會已正式進入程序,中途絕不能停,在沒有辦法之下,只得到另外一個城市,蒙特利(Monterey Park)市的廟上去取文書,可是去的時間太久了,法會已經進行到燒動物們的那道文書,她還沒有回來,真是要命!我只好打電話問她什麼時間能回來,當時在廟上的正學法師接了我的電話交給見慧法師,見慧法師告訴我說,她們在修法,叫我不要鬧了,會儘快回來。大家聽到見慧法師還在廟上修法,當時心都涼了,就算馬上坐快車回來,也要二十多分鐘的時間,根本就趕不上法會程序的時間,看來這法會徹底報廢了,這樣對大家來說,是非常、非常不好的黑障,這樣不但祈不來福,反而給大家增加災障,因為這是污辱本尊、護法的事,就相當於請了最尊貴的客人來參加宴會,等大家坐上餐桌,主人卻說:「對不起!今天要招待大家的東西都沒有了!」這不是污辱佛菩薩嗎?就算二十分鐘能飛車回來,文書一道接一道,中間是不能停頓的,已經該燒動物文書了,就算回來也是無法趕上燒的時間。從蒙特利(Monterey Park)市的寺廟到巴莎迪那(Pasadena)的法會地,中間隔了兩個城市,大概有十一到十二公里的路程,平時開車由於紅燈口很多,二十多分鐘甚至四十分鐘還到不了,著急之下我又馬上打電話到廟上,廟上法師們說:「見慧法師剛剛離開三分多鐘。」那個時間是下午四點五十多分,正是沿途塞車的高峰期,覺慧法師說她平時最怕在這個時間回來駐地,一般都要花四十多分鐘的時間。可是沒想到,就在見慧法師掛了我的電話後,三分多鐘的時間,竟然回到了我們的場地,大家驚得目瞪口呆!
    經了解見慧法師是接完我的電話後,還去了五佛殿教大家唸六字大明咒後才離開的,廟上的法師們都一致證實了這件事,這一算起來,扣除法務和上車的時間大概兩分鐘,她只在一分多鐘的時間內,就走了十一公里的路程,如果說見慧法師有這騰雲駕霧的本事,我實在無法認同,因為她在駐地就是整天與動物打交道,不是狗狗就是貓貓,不是野鴨就是飛鳥,沒有事就對著天空發呆,我們相處了十幾年,身感她與常人無異,沒有特別神異之處,實在無法理解,但是這一玄妙聖蹟,讓我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因為我親自還問了接我電話後轉給見慧法師的正學法師,是正學法師當時在廟上把電話交給她的,我親自跟她對的話,而且廟上現場有六、七位法師見證,當時見慧法師就在廟上,還教她們默唸六字大明咒,當見慧法師回到我們駐地的那一刻,我馬上打了電話給廟上,證實了之前三分鐘左右她還在廟裡,不管見慧法師怎麼樣,是她本事具有飛行神通力,還是被另外的聖力把她搬遷回來,總之,這件事是廟上和我們共同經歷的事實,這是我親自打電話經歷的事實,也是幾十個法王、尊者、活佛、大法師、大德們在現場親身經歷的,我現在列出十八個人的證明,比如祿東贊法王,他說當時他就在廟上,見慧法師跟大家一起持六字大明咒,結果三分多鐘又出現在你們的駐地,佛法是莊嚴的,不可說。又比如開初仁波切、阿寇拉摩仁波切、妙空大法師、隆慧大師、波迪溫圖仁波切、香格瓊哇大法師、白瑪多吉措母仁波切、恆性嘉措仁波切、宣慧阿闍黎、正慈法師、吉美卓瑪仁波切、桂珍居士、曲珍居士、惠珠阿闍黎、法慧阿闍黎、錦安居士、俊峰居士等人,他們都親身經歷、親眼所見,證實了見慧法師來去自如,飛行之速猶如高速飛機的速度,這完全是事實。這件事如果我胡編亂造,那肯定我應該遭惡報墮地獄的,哪怕云子師兄的事是假的,這件事也是鐵的事實,因為事情就發生在我們的身上,大家共同親身經歷的。
    我問了見慧法師:「你什麼時候證到了這麼大的本事?」見慧法師說:「我哪裡有這麼大的本事!這是你們的幻覺哦!」於是我把這件事向佛陀師父尋求應證,佛陀師父說:「你是神經病!你們這一批人就只會對虛無縹緲、莫須有的事情感興趣,我不會相信見慧是這麼厲害的超人,就算她有這道行,亂顯功夫神通,不死也會馬上重病,你們要把心放在修行上,實在的修行,才是我要大家去做的,我雖然沒有這本事,但是我不相信這玄乎其妙的事情。」佛陀師父的話讓我不知說什麼才好,我能賭咒發誓的事,難道不是事實嗎?是假的我敢發誓嗎?可是有什麼辦法?佛陀師父毫不感興趣,我們也不能反對佛陀師父,只是把簡單的鐵的事實告訴大家,舍利弗智慧之行、摩訶目犍連神足通履、彌吽大師從日喀則到成都,云子師兄的神妙傳說,我半信半疑,但這件事不信也不成,因為這是我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鐵的事實!
    第二天我又到蒙特利市的廟上,見到正學法師等比丘尼,我又再次問及她幫我將電話轉給見慧法師的時候,她在哪個地方?正學法師一聽,非常生氣說:「明明我昨天就跟你說了我在廟上,怎麼今天還問?」讓我馬上跟她到三聖殿去,她一進去「乒砰」一聲就跪在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佛像前,舉起手來就發下了毒誓,說:「佛弟子釋正學,今在三聖殿,面對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所有的諸佛菩薩、護法面前鄭重地發誓,昨天整個修法的過程,有祿東贊法王、見慧法師,還有包括我在內有六位出家人跟一位居士,整個修法的過程,從頭到尾,自始自終都沒有任何一個人離開廟子,再來,正慧法師打電話給我,要我找見慧法師聽電話,電話是我接的,就在廟子裡接的,是我親自拿給見慧法師,我還聽到見慧法師告訴正慧法師說她會儘快回去,以上所言,若有半句謊言,釋正學必墮無間地獄,受盡一切痛苦,若有任何的功德,回向六道有情眾生,願眾生能得聞正法,修行解脫,阿彌陀佛!」
    我不該對她提出這樣無禮的提問,正學法師突然發下重誓,我感到很難受,也同樣跪在三聖前發了誓說:「我剛才的提問是因為有人提出我打電話給你時,你和見慧法師可能不在廟上?我現在必須嚴肅地說,是你交給見慧法師的電話,見慧法師親自和我對的話,我和她通話後,大約三分多鐘,她就回到我們的場地了,這是幾十個人都看到的,我如果說的是假話,我必墮無間地獄,阿彌陀佛!」
    佛陀師父雖然不認可此事,對此事毫無興趣,但這畢竟是事實,見慧法師的神速飛騰是否認不了的,佛陀師父座下的一位常規弟子,竟然就能如此了得,可想而知,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哪裡是社會上的法王、尊者、大法師們能淌一點氣味的呢?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姓名: 驗證碼:  【換一張】
恭讀經典須知 展開 隱藏

金剛經云:「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經是法寶,我們眾生離苦得樂的法船,所以我們學佛修行的人,對於如何安放經書的常識,應該有所認識,三藏十二部一切經典,及成就聖人所著法著等,我們都應該看待比何任珍貴寶物都重要,比自己生命更重要。所以恭敬態度奉持經書,恭誦經書,乃至助印佛書,都能增長自己福報、啟發智慧,反之,則也可使自己了福及墮落,萬萬不可大意。
如何安放經書,簡述如下:請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