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建寺募款資訊 展開 隱藏

捐贈供養怎麼樣的寺廟精舍能增長無量功德?


(此為真具功德寺廟,應發心護持)


啟建世界名列第一最高的佛教聖殿-古佛寺,請真誠盡力護持!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購買寺廟募款


(其他的寺廟就得根據主持者的級別和正邪知見來判斷,有功還是無功,有多少功多少惡業,如果你資助錯了,不但無功,反而惡業上身。)


華藏寺南加分院 募款通知(2018年1月15日)


覺行寺建寺資訊


「華藏學佛苑」通啟第004號

真正慈悲的放生是自然而然,毫不猶豫,刻不容緩的(吳紅霞、紅珊瑚)

瀏覽人次:1310人

真正慈悲的放生是自然而然,毫不猶豫,刻不容緩的

 
說起放生,很多人會聯想到一個畫面:一群人在河邊或碼頭或公園林中,圍著一堆堆或一框框將要被放生的物命,大家手裡都拿著一份放生儀軌,隨著主法的法師或居士,念誦著佛號、咒語,再給放生物命灑上法水,放歸大自然。
 
許多人喜歡參加放生,也不排除在眾多放生者中有的是因為家人生病或自己體弱多病,或為了增長福報,或為了轉變運氣而參與放生。這是“著相放生”,著相於功德,著相於福報。
 
但放生的真實內涵是放生者內心對眾生的慈悲,是一條生命被殺戮前救度其生命,並與之結以學佛法緣,希望其能學佛修行,最終得解脫的慈悲行舉。這種慈悲所表顯出來的是,遇到放生的物命,因內心慈悲力量的驅使而不顧時間,不怕耽誤世法事務,一心就想著儘快救度這些生命。猶如有人掉入水中,救助者會不顧一切,毫不猶豫地跳入水中救人一樣自然而然。
 
 
吳大姐就是這樣一個自然而然的人。為了放生幾斤花蛤,她前後花了11個多小時,轉車幾次行程300多公里。有人說她太刻意了,沒必要,太傻,有人則讚歎她的行為是真正的慈悲。
 
事情起因於吳大姐的房客。
 
那天吳大姐剛從佛堂出來,房客就興奮地喊她過去說:“吳大姐,快看這些花蛤都還活著呢,咱倆一家一半吧。”。在吳大姐的說服下,房客才同意把這些花蛤全部放生。
 
可是,難題來了,吳大姐家住在山東鄒平縣,屬內陸地區,而花蛤是海洋生物,距離最近的海邊是濱州市沾化,來回一趟600多華里。而由於交通不便,至少需要換乘兩次汽車才能到達海邊,即使現在中午十二點立刻出發,趕到最近的海邊也多半是黑天了。晚上到了之後是否有賓館可住?吳大姐一時間有些躊躇。
 
都說學佛如初,成就有餘。修行學佛,最重要的是將眾生的利益、慧命要放在前面,自我的利益放在後面。如今天氣炎熱,花蛤危在旦夕,多耽誤一會,它們生存的希望就會減少幾分。難道僅僅因為擔心自己沒有地方住宿,就放棄救它們嗎?自己究竟有沒有真正將眾生作為親人愛護?不管了,救命要緊!
 
想明白了,顧不上吃飯,吳大姐提上花蛤就走,刻不容緩!
 
當她匆匆趕到車站時,正巧一輛長途汽車正在檢票,吳大姐上了車。
 
車子開動後,吳大姐急忙把塑膠袋敞開口,給它們增加氧氣,暗暗鼓勵它們要堅強,一定要活著到達海邊,然後開始持咒,並祈請觀世音菩薩加持它們。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路程,到了濱州站,又順利地換乘了去沾化的公共汽車。濱州距離沾化城150多華里,路上,吳大姐向司機詳細打聽到海邊的路線。從司機口中得知,到達沾化城後,離海邊還有100多華里,需再次換乘才能到達海邊。為節省時間,吳大姐在車上開始做放生儀規,這時司機說話了:“如果你是去放生,不需要到海邊去,我們的車經過沾化地域的一條河,這條河是從海裡引進的海水,您可以把它們放到那條河裡就可以。” 吳大姐喜出望外。
 
下午5點左右,吳大姐下車了,再次向兩位在河邊休息的老人確認是海水河後,才小心翼翼地把花蛤撒到了河裡。邊撒邊說:“回家吧,回家吧,好好地活著,好好地修行,等把這苦受完了,千萬不要再墮在三惡道了……”
 
把花蛤全部放生後,吳大姐緊繃的心終於放下了,看看天色也還早。說來真巧,吳大姐剛剛趕到汽車停靠點,一輛通往濱州的回程車就停了下來,大姐踏上了回家的路,之前有關沒有車回來,沒有地方住宿的擔心自然解除……
 
輾轉回到家,已是深夜11點,儘管很疲憊,但吳大姐的心卻是甜的……
 
 
無獨有偶,家住山東萊西的網友“紅珊瑚”來信說了這樣一個放生的心路歷程:
 
有一天下午3點多,我妹夫送來一個盛滿冰塊的大箱子說:“有螃蟹、海螺,都很肥大。”說完便匆匆走了。雖然妹夫是用來孝敬他們80多歲父母的,但作為佛弟子,豈能享用這些鮮活的生命,他們決定將這些海鮮放生。
 
可海螺地放到大海裡,而萊西不靠海,怎麼放生呢?萊西離最近的海邊大約70公里,開車來回再加上要選擇放生地點等,得很晚才能回來。
 
怎麼辦?我心裡開始了激烈的鬥爭:今天我是專門陪老人過節的,如果很晚回來,因病臥床不起的老父親就可能會發火。再說,我昨天出差深夜才回家,很累了,不如明天再說。可如果今天不去放,有的海螺也許就會死掉。我猶豫了半個多小時後,終於下定決心:
 
“不殺生而行放生”是佛弟子最基本的行持準則,不能再猶豫了。
 
於是,我找到了開車技術較好的史師兄,一同向海邊奔去……
 
晚上7點多鐘回到家裡,父親並沒有表示不高興。我放下心來,與家人共聚晚餐……
 
聚餐結束,放生前前後後的過程像放電影一般,一幕幕閃過我的腦海。我的心很沉痛。
 
是啊,是該痛啊……
 
這麼多年來,我的凡夫意識沒有多大改變,是假慈悲,充其量是半真半假的慈悲啊!學佛修行的路上,要盡一切力量幫助救護眾生。而我的態度呢?當弟弟發現海螺是活的,心裡冒出了明天再說的念頭。把自己擺在先,把眾生排在後,自我生起障礙,說明還未真誠的把眾生作為親人去關心。假如這是自己的兄弟姊妹還會猶豫嗎?!恭讀過南無本初報身佛的《什麼叫修行》若干遍,可是,知母、念恩、報恩、慈愛之心在哪裡?
 
所幸及時醒悟,未釀成大錯,再不能這麼糊塗了……
 
真正慈悲的放生是救助物命刻不容緩、毫不猶豫,您能做到嗎?
 
“怎麼樣慈悲面對眾生才能成為聖者?”這個問題更值得所有想成就解脫的佛弟子認真思考和面對。
 
文:吳紅霞/紅珊瑚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姓名: 驗證碼:  【換一張】
護生文論 展開 隱藏

柔 軟 心——看得見苦
放生的意義與功德
放生應注意的幾點事項
我對放生的淺見——從生命與慧命談起
北京清華教授蔣勁松:當放生行為被輿論過分放大
殺生的定義
放生可積功德嗎?
歪理邪說:“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因此最好不要放生”
從一隻白頭翁,談放生活動的省思
進補的迷思
眾生皆平等
慈悲的細節:吸一滴血要丟一條命嗎?
記住這些生活細節,您的舉手投足都在慈悲護生
隨緣放生也需鬥智鬥勇,您也有好辦法嗎?
可愛的小蟑螂與我捉迷藏時,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平等
我的真誠願力讓小強自動搬家了
蟑螂在新家“落戶”怎麼辦?這一招這麼靈,我怎麼沒想到?
內心是否真慈悲之——日常生活中的放生護生
鮮活生命的警示,明信因果戒殺護生
過年不殺生,吉祥好運自然來
寧捨工作不捨法,福報增長竟升職
糧食豐收,她有一門獨特“黑科技”
打獵傷及自身,他從此成了“獨眼龍”
素食者言
你會教孩子什麼?
種下一顆善心的種子
孩子被喂活蝌蚪?……揭秘父母應該教會孩子什麼
小孩學佛好嗎?看看這12歲女孩的善良就明白了
孩子們玩耍踩螞蟻,一個四歲男孩說了一句話令全場愕然
一念之間
我真的很害怕
二十載光陰假修行,得遇佛法開示走出不殺生的誤區
慈悲始於小善:看到路邊奄奄一息的動物,你會怎麼做?
請修善業,不殺生而行放生,因為生命本原平等
與螞蟻共舞 六道眾生皆平等
蚊子與我
以己善行感染家人合力解救一條大蟒蛇放生大自然
要想狗狗乖,為牠念佛號,種下解脫因,佛子慈悲行
佛弟子與老鼠從互相傷害到友好相處,我過了戒殺護生這一關
一則駭人的新聞震撼了我的心靈——四個月6億隻龍蝦喪生,你真心想救度眾生嗎?
放生改變了我的運氣和相貌
一個虔信真主的屠夫自白:早該放下屠刀立地學佛了
請大膽向身邊人表白——“我珍愛生命
“我行我素”,我的素食我做主
一條流浪狗的回家路
家裡来了“不速之客”
放生之後的反思
您也是放生多年卻沒有轉運嗎?四條自省找原因
寒冬深夜去海邊放生,這份修行考卷該如何評分?​
一隻小老鼠讓我出局了​
學佛之人該如何面對老鼠?看看我和小老鼠的故事
四草湖上的懺悔
同體大悲,為落榜生及普吉島遇難者放生,我升起了慈悲心
真正慈悲的放生是自然而然,毫不猶豫,刻不容緩的
我“救生護生”中的慘痛教訓
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