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真心誠意如法而修菩薩會滿我們的願的(黃惠詢)

當師父施用響器的期間,我看見了好多好多隻法手像翅膀般的左右揮撫著會場的空際,左來右去好漂亮好美。每隻手色如象牙白,數以千計金色光芒巨大無比,手握法器,發金色光芒,是一種很舒服的顏色。。當下我看見很多白色發光的小浮點在空氣中往天際飛去,似乎是跟著  菩薩去了,我也不知道那是甚麼。響器的聲響中有一個祥和的聲音在持咒,本以為是信眾持咒的聲音,可是不是啊,因為大家都正在持誦《六字大明咒》。那咒音是一長串的,好像是跟著師父響器的音波裡,每一段咒音都是不一樣的......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參加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讓我很感動(林若每)

法會開始鑼鼓喧天,震撼全場,法台上金色的亮光,讓我儼然置身在西方極樂世界。當主法仁波且師父雙手施用法器開始持咒,我的心識相當感動,那種溫暖的悲心自然升起,那種覺受是從沒有過的。法會結束後,我家同修告訴我,他聞到一股檀香味飄過,只有幾秒鐘,他環顧四周,尋找這股香味的來源,並不是現場的行人擦的香味,不知道是來自何方,真不可思議!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分享參加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的覺受(林素女)

法會開始,當嘎堵師父敲著法器,發出響亮的鏘鏘聲時,我趕緊閉眼持誦《六字大明咒》,沒多久就聽到會場裡上空有長鳴聲,在法台前面中央走道,有不同音調旋律的聲音,聲音就在我身旁不遠處.....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參加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的感受(王信傑)

自從進入菩提會以來,還記得我參加的第一場大壇法會是在台南舉行,自己很高興我有福報因緣,得以參加師父在各地舉辦為利益眾生的千手觀音大壇法會。每一次的法會、每一次的因緣都不一樣,但不變的是我們要利益眾生的心,要讓更多眾生可以接觸正法,擁抱正法,讓眾生對於佛法產生堅信心......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之見聞(蔡麗瑤)

過了一會兒,我看見前面的 南無觀世音菩薩走下來,離我有一段距離,再看到一道白色的光,從 南無觀音菩薩前面鋪一道地毯直接到我前面,我還哭著驚愕在哪裡,又看到 南無觀音菩薩右邊遠遠的地方,又有紅色的地毯直接撲到我前面,形成一個V字型。我看到菩薩,就跟菩薩一直呼喚:「菩薩救救我!菩薩救救我……!」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台北千手觀音大壇法會心得(吉心)

我以恭敬的心繼續持咒,此時感覺的一道佛光,往我頭頂灌注,頓時身心舒暢無比。感受到 南無觀世音菩薩親臨壇場,聞聲救苦,大慈大悲救渡眾生,當時感動的熱淚盈眶......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我找到真正的佛法(妙田)

自己的心中有很多大疑問,生從哪裡來?死又往哪裡去?親人分別一個一個從我身邊走了,到底去了哪裡?因為我不知歸於何處,這樣的苦真是太可怕。有形無形眾生苦不堪言,又有誰能幫助,該如何著手?如何超越生離死別?罪業像拉圾山層層塔塔到底要如何消?眾生平等是口號嗎?為何還那麼多眾生無法解脫,還那麼苦,到底有何方法可以幫?赤子之心在哪裡?心啊心啊,既然人人皆具佛性為何不快覺醒,在貪什麼?為何人要重執,無明、痛苦、分別、悲哀、妄念、妄想、愚癡?一連串的無解……。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台中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感想(運銘)

台中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感想
 
    「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台中場結束至今也有一段時日了,心中想法、感想,時常在腦海中盤旋,卻不知如何下筆,弟子深深感覺,每一次的參於都有不同的感受,而這一次的感受,讓弟子更加了解自我的陋習,也是所謂的「習慣」。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慈悲的心(莉菲)

慈悲的心
 
    嘎堵師父從去年底首次帶領運頓多吉白菩提會的佛弟子們,在嘉義舉辦第一場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教導的為世界和平及台灣人民祈福的「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以來,加上今年四月份在台北,九月份在台中所舉辦的,總計巳有三個場次,今年十一月將在高雄做一個圓滿。這些大壇法會的舉辦,對眾佛弟子言,所顯示的意義除了消災祈福之外另一項是嘎堵師父帶領諸位行者一起對擴展佛陀家業的一個重大承諾和擔當。我是這樣思考的,因為辦理大法會需要經歷諸多的辛苦,如果没有諸位行者所共聚巨大的慈悲心念作動能,要如何完成這一次又一次的考驗。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讓我感動的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劉慧鈴)

讓我感動的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
 
弟子很慚愧於一年多前才開始跟著嘎堵師父學佛修行,在過去從沒參加過法會,倒是耳聞過某某法師舉辦法會,參加信眾各繳交報名費即可保佑平安,而我通常只是捧場填寫名單交錢了事,從未真正參加所謂的法會。這次有幸得蒙嘎堵師父在嘉義舉辦大悲千手觀音大壇法會,一心期盼能被親臨壇場的南無大悲千手觀音菩薩加持,體會被加持的受用力。因我沒有其他師姐的敏感體質,大多時候都是無感的,沒有特殊的覺受,所有知道的種種不可思議之事大都是看書上寫的。唯一一次僅只於禪坐時 南無阿彌陀佛要降下來,而我當時不僅不懂,還抗拒 南無阿彌陀佛不要下來,我認為那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想像」,後來也就不再有特別的覺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