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Tayuan Puti Chinkang Dhamma Center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本站收錄有羌佛親說之法義、度生聖量事蹟、鑑師之道、佛弟子解脫成就事例、學佛受用文章等如來正法之資訊。

(本站聲明:本站所有文章訊息僅為參考之用,只有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與辦公室文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理依據!)

恭請旺扎上尊開示錄音帶 展開 隱藏

旺扎上尊主持的百場聖會今天圓滿結束了,上尊閉幕出關的第一句話說:「把去年12月30日我在聖考結束會上的講話錄音帶發放給大家。」此開示帶是上尊的藏文講話,漢語翻譯,上尊對這每一盤行人請回去的開示帶,都修了息滅業障八風的法,所以對恭聞者是具有很大增益的加持力,除了聞法點恭請以外,任何佛弟子個人都可以獨自在世界佛教總部恭請,拿回家恭聞,請與世界佛教總部法師連絡,電話:(626)789-1001。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170109號(2017年3月26日)

拉珍聖德專欄 展開 隱藏

​◆愚昧至極,不知羌佛是誰!
​◆基本文理都不通,難怪亂講經義
​◆展觀羌佛的實際佛量 ——暴露陳妖的百無一能
闡提陳恆寶生詐騙集團罪大無邊 —— 將牽連其跟隨者遭連帶厄運
陳恆寶生脫不掉邪教妖魔的真身
兩月見分曉的回顧—愚蠢邪恶之人幫陳寶恆生快速挖掘了墳墓
陳寶恆生,你用你的黑社會試試,警察公安馬上把你丟進監牢!
關於『「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的補充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
通往天國佛土之路
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脫
上師與眾生是否平等
癡呆人才會用假文證公開出書
鑒別聖德的級位
愚人可憐
實證聖量派掌握生死易如反掌之間
佛教理論的兩面性
撕開他的畫皮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六)——砸破寄居者的殼
信佛
一件必須清楚的事
珍惜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五)——砸對認證的邪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四)——砸以我見判斷佛菩薩的凡夫愚癡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三)——砸無神通論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二)——砸亂解《愣嚴經》的邪徒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一)——砸世相是非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之二)——從修行人的「種」與「品」談起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
想因果,想眾生 ——寫給一些為人師表者
初行者的自我保護
什麼是真慈悲?
摘引正信居士的文章‘從收看電視節目聯想到學佛受用’
柔軟心——看得見苦
佛陀的智慧遍及一切
需要理清的幾個概念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想長遠一點,一切都還在蔓延
說說「葉公好龍」式的佛弟子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六)——砸破寄居者的殼

瀏覽人次:4894人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六)

 
第六錘 
——砸破寄居者的殼
拉珍 
這是我很不願意舉起的一錘,卻又是不得不舉的一錘。不願意是因為眾生,不得不也是因為眾生。藏曆新年將至,這一錘,算是拉珍送給所有佛門弟子的千年大禮。
誰是寄居者?
什麼是寄居者的殼?
軟殼蟹會寄居在漂亮堅硬的螺殼裡,社會上各式各樣的邪人,也心懷各式各樣的目的,學得軟殼蟹這招,寄居在各式各樣比原本的自己光鮮亮麗的外殼中。
佛法界有寄居者嗎?不僅有,而且多。不可否認這世上確實有依教奉行的高僧大德,德境弘深,大悲智慧。但同樣不可否認這世上還有許許多多披著人皮的禽獸和外道邪魔,將高僧大德法王的身份地位作為自己的絢麗外殼寄居,頂聖賢之名而行愚癡、貪欲、詐騙之凡夫事。聽起來「禽獸」這個用詞是否太過?不過。為什麼?因為軟殼蟹之寄居為害不大,凡夫寄居於高僧大德的外殼,卻會坑害無數人輪迴墮落。寄居者高舉佛法大旗,實則為一己私利,為撈取供養名利而欺詐、糟踐眾生的慧命,即便如父如母般的眾生在輪迴轉折中痛苦嘶喊,他們依然漠視罔顧,依然心安理得的利用那個救渡位置,假冒聖者割食糊塗眾生的利益,不僅是禽獸,確切一點,不如禽獸。因此,這忍了又忍的一錘,必須得舉起,必須得砸下,粉碎那騙人的護殼。
可問題在於,如何才能清醒地鑒別出誰是真聖誰是禽獸充聖的寄居者?其實很簡單,依佛法,從他的三業表顯去鑒別。佛法的標準是硬標準,是一把鐵尺,裡面沒有任何世俗謙讓妥協的因素,我們以釋迦世尊的三藏教戒作為準繩,符合佛陀法義標準,他就是賢聖僧善知識,不符合就是禽獸或妖邪之輩,就這麼清楚明暸。正如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說到的,有人稱自己佛陀,那麼太簡單了,以佛陀身份公開現世,只有兩個結果,要麼入滅,要麼就請展現出佛陀相應的證量和智慧顯境來,這就是標準。如果他的智慧成就比世間人類的成就差,這人不但不是佛陀再來,菩薩阿羅漢都不能沾邊,更因為這種假冒的惡行,那寄居的殼內成份便全成汙垢穢物。同樣,既然是高僧大德法王,其三業行持必然應該如法,且不說證量,他們的行為意識最起碼最起碼應該符合佛說五戒十善、六波羅蜜及菩提心的標準,這是一些並不複雜的準則,普通人都能理解,我們只需在遇事的當下將這些佛法原則舉起來比照,是真螺還是寄居蟹,是成就的路還是輪迴的陷阱就非常清晰的分辨出來了。可我們常犯的一個錯誤是依人不依法,不是深入佛陀的法義,以佛法正見來判斷取捨人的行為,卻往往因為某個人的地位、身份等等世俗因素的影響,而遲疑,甚至放棄已經擁有的佛法正見,因而上當受騙不得成就在所難免。
比如,我在「信佛」一文中提到的那個對鬼的出現大驚小怪的法師,在他這種行為語言出現的當下,佛弟子就應該立刻判定他是絕對的凡夫,那一寺之主的身份和弟子眾多的威風,原來是他寄居的殼。一個連鬼道眾生存在的真實性都不確定的人,其見聞覺知深受當下業力境界限制,毫無疑問他是個凡夫眾生,而且是幾十年來都不把佛陀教誨當回事的愚癡凡夫,這種人完全不可依止,依止他不能得成就。再有,多年前,我曾經透過一些名聲響亮的大法師、大仁波且、大法王的開示著述,看到他們的凡夫本質。比如有個漢人和尚號稱大法師,說能海法師的衣缽傳人是他門下一個七十年代出生的人,能海法師一九六六年就圓寂了,如何將衣缽傳給那個當時還沒出生的人呢?一個連編造杜撰都不入流的低俗凡夫。有個仁波且說他在台灣給出的灌頂比他自己領受過的灌頂還多,這就分明是在說,他給出的灌頂中有一部分是他自己瞎編亂造的,這不僅是凡夫的問題,而已經是妖魔。再如有個幾百萬人敬仰的法王說:「釋迦牟尼佛講了很多經,但有些話我們還是可以不聽的」,另一個有百萬弟子的法師口口聲聲要改革佛陀教戒。這種法王法師都已經明目張膽跟釋迦佛陀作對了,竟然還有人相信他們是菩薩聖者再來,自己迷到白頗羅的地步,豈不笑話?那法王還到處教人雙身法,以佛法之名縱容邪淫!不錯,藏密佛像中確實有雙身表法圖像,但那只是表法於日月、陰陽之輪迴狀況,恰恰是為了教化佛弟子出離輪迴,絕不是教人行男女貪欲之事,這種不懂裝懂的妖孽,破佛律儀,潛行貪欲,神聖藏密佛法就這樣被這些人玷污了,弄得許多人誤會,談密顏變遠離偉大的密法,這哪裏是法王,純粹的寄居妖魔!誰那麼愚癡竟將這種滿口污穢的邪人尊奉為佛菩薩再來!就因為他有個一流法王的外殼,人們便以為他說的什麼都是真的,卻不知末法時期的混亂就是由這類混進佛法隊伍,頂聖賢光環行魔之惡業的妖孽造成!這種欺世盜名的寄居者,毫無證量可言,只會亂解密法,背離三藏,空洞胡言,可以斷定他連最基本的佛教皈依都不懂。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位叫隆多丹貝嘉措的喇嘛寫了一篇關於佛教皈依修持法的文章,真好,雖然沒有開示全部法義,但已經看出,那才是正宗的釋迦佛陀遺教,這個珍貴的佛法仍在娑婆傳承,真是萬幸。相比之下,佛教界許多教派的皈依儀軌都草率得不認目睹,有些教派的所謂皈依境,竟然只是個傳承流線圖,連皈依對象都沒弄清楚,似乎皈依就是皈依他那一派的祖師,連「佛弟子」「佛教徒」幾個字的含義都忘了。無論是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任何再高的菩薩大師,都是以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釋迦牟尼佛為最高至聖皈依者,我們是佛陀的弟子,皈依的是佛、法、僧三寶,師為三寶之代表皈依相。可傳承圖上的法在哪裡?幾位祖師就全權代表了全部三藏密典佛法?這根本就是胡來,佛、法、僧三寶是三種截然不同的表法,怎能一鍋粥牽強在一份傳承圖上?而且大多數舉行皈依的阿闍黎都把皈依儀式和皈依境混為一談,因為他們沒有那個道力舉行內密皈依儀式,產生不出加持悉地、壇城悉地、本尊護法悉地和集皈依戒悉地的加持力,在皈依當下為弟子淨除三業垢障,自己實相皈依境生不起來,便只好欺負不懂佛法的弟子,草草舉行個簡單的皈依儀式就說有了皈依境,或者拿個傳承圖當皈依境糊弄大眾,典型凡夫無能為力的打發、應付。最可憐的是內密皈依修不起來也就罷了,佛法界現在連個完整的皈依儀軌都已經很難找到,佛法已經被糟蹋到了何等地步?皈依修持法這種入門初基的法都已經混亂不堪,可想而知其他的所謂大法到底還剩下多少實在的內容,而那些所謂傳法灌頂的高僧大德到底有多少真實的成份?比如有個仁波且在他的開示中寫道,他在作某個灌頂時,因為一時找不到這個法的灌頂儀軌,所以就將另一個法的儀軌拿來取代了,反正這兩個法的本尊都是一樣的嘛。這些寄居者就是這樣誆騙眾生的,佛法就是這樣一天天淪陷的,這就是當今佛法界的現實,這裡所提到的連蜻蜓點水的份量都不夠,這種寄居在高僧大德名下的禽獸邪徒,在這個末法世界,多如牛毛。我曾經難過,這些人說著跟佛陀作對的妖魔語言,做著坑矇拐騙的市儈行為,那麼顯而易見,他們的弟子為什麼還不趕快逃跑?轉念又覺得不能責怪這些弟子,弟子們的障礙其一在於不懂佛法,建立不起正法的標準去衡辨真偽。其二,從皈依佛門開始,弟子們就一直被這些寄居在高僧大德華麗外殼中的禽獸蒙蔽著,他們用魔邪之見為弟子洗腦,使其犯所知障而變得智慧低下,認假為真,又怎麼學得到真佛法?這些人用光彩奪目的外相威嚴,即傳承、地位、聲名等為自己建築了一個堅硬的寄居殼,打個難聽的比方,就像《西遊記》裡的妖精們,一番變化偽裝之後,連唐僧都要受騙,何況普通眾生呢?這也就是我今天一定要砸碎這些蒙人外殼的原因。
再有一個最明顯的寄居者實例,前段時間有人出於一些個人目的,否認了自己為第三世多杰羌佛作的文論,這本身是一件可笑又可憐的事情,偉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當今無聖可及的佛陀,恰如釋迦佛陀一樣,本就不需要認證這種東西,因為他就是佛,正如第四世多智欽·土登成利華桑仁波且所說:「《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本書是最好的寶書,要用來利益更多的眾生,這不需要認證祝賀,因為是黃金放到哪裡都是黃金,那些黃銅無論怎麼打磨也是黃銅。」但可笑的是有些人偏偏要做那「把火燒天徒自疲」的事,更可憐的是,他的否認也許顧及到了某種眼前利害關係,但他卻沒有顧及到自己的言行所充分暴露出的禽獸本質,他用自己的雙手掀翻了自己的寄居殼。其實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早在十多年前,我就遇到過一起認證風波,只因當事聖者喇嘛的要求,為避免寄居者的弟子們生退悔心不再學佛,一直不曾公開提及。最近再與這位喇嘛有了聯繫,感慨到末世眾生求法之艱辛,尤其對上演在至高無上第三世多杰羌佛身上的認證鬧劇,喇嘛頗為眾生痛心,覺得這些事情也該講講了,否則眾生成就前途堪憂。這位喇嘛的修證很高,曾在西藏深山閉關十八年修得成就,十多年前他出關時,去接他的兩個頭陀僧在山腳遇到他,他摸著一塊石頭說要把它拿上山去將他閉關的山洞封住,這塊石頭至少有三千斤重。兩個頭陀僧看著石頭發愁,不知要怎樣將它運上去,最後還是跟喇嘛一起空手上山,說看看能不能找些可用的東西製作一些工具來搬動石頭,喇嘛也不置可否。可當他們一同走到山洞時,神了,那塊巨石已然挺立在洞口。有位密乘大德,與其中一位頭陀僧很熟悉,在聽說了喇嘛的證量以後十分敬佩,由於喇嘛不喜喧囂淡泊自修,平常很少與人接觸,大德便依據藏密認證法度,親自修法後,寫下了一份認證文書讓頭陀僧轉交喇嘛,同時轉告他的誠懇希望,希望喇嘛能以自己的修證入世普度眾生,認證書中寫道:「我於佛法境界中觀照到XX喇嘛乃XX祖師轉世……」這件事曾經讓不少人感動,認為大德的舉動是真心為眾生的成就著想。卻沒想到,事隔幾個月,大德卻公然否認了這個認證,還一再強調從來不認識那位喇嘛,寫那份認證是在不清楚的狀況下。消息傳開,喇嘛倒是淡淡一笑泰然處之,畢竟他已經解脫成聖不可能在乎這些世俗興衰,那頭陀僧卻是又詫異又憤怒,直接找到大德問個究竟,磨不過頭陀僧的堅持,大德告訴頭陀他的突然反悔也是出於無奈,因為不久前有個行為不如法的某派法王想跟喇嘛套近乎,受到喇嘛的冷遇因而惱羞成怒,連命令帶請求的要大德否認自己的認證來整治喇嘛。大德不想破壞與法王多年的交情,同時也有些畏懼那法王的手段,只好照辦否定認證。
這一大段類似世間官場熱鬧的故事看下來有什麼感受?我真希望這只是個故事,但可惜,它是現實。當時我就曾經感慨,不知道那個大德,那個法王清不清楚他們的行為已經徹底昭示了自己的禽獸本質,在他們這些言語行為發生的同時,其寄居者的真相也就昭然若揭了。為什麼?讓我們來一塊塊剝落他們的寄居殼:
什麼叫大德?大德音譯婆壇陀,於印度時,為對佛菩薩或高僧之敬稱。那麼我們來看看這位大德的行為是不是菩薩或高僧所應有。
比如這大德說,對喇嘛的那份認證書是在不清楚的狀況下寫的,而他的認證書中又白紙黑字寫著「我於佛法境界中觀照到……」,既說不清楚,又說觀照到,這兩種相互背離矛盾的說法,為我們揭示出兩個問題,一,如果他說的「不清楚的狀況下」是真的,那就只能是他認證書中寫的「我於佛法境界中觀照到」是假的,是他自己胡亂寫來騙人的。什麼人會亂編認證書呢?佛菩薩聖者會編造認證書嗎?決不可能。佛菩薩聖者何等大悲,眾生的慧命成就是所有佛菩薩心中的頭等大事,認證對象是聖是凡,這關系到眾生的成就前程,因此,是或不是可以依止的賢聖僧,他們定會清楚、嚴肅、如實的交代於眾生。菩薩聖者更不可能有「不清楚」的狀況,因為他們隨時處於佛法的證量境界,神通智慧廣大無邊,清楚了知認證對象的宿世因緣,不清不楚的只會是凡夫。世上只有兩種人會胡亂編寫認證書:社會騙子、妖魔。只有這兩種人不把佛法當回事,只有這兩種人不在意眾生的慧命,不會對眾生負責,才會不清楚就拿筆亂寫。那麼也就是說,如果這份認證書真如那大德所說,是在不清楚的情況下寫的,那麼認證書中所說觀照到喇嘛為某祖師轉世,就純碎是他胡編的,那也就非常充分的說明,這個所謂大德是個徹頭徹尾的假大德,是寄居在大德名下的凡夫,而且是凡夫中的壞蛋,騙子,一個魚肉眾生慧命的妖魔,禽獸。二,如果認證書中所寫「我於佛法境界中照見」是真的,他真的觀照到喇嘛是聖者祖師轉世,後來出於人際利害關係而否認,那他就是不守戒律的惡人,衹有這種破戒惡人才會把人際關係擺到佛法原則之上,這種犯戒行為絕對不可能是聖者所為,因為所有的成就聖者都是如法行持的結晶,從來沒有哪一個不堅守佛法原則的人可以達到成就解脫,佛菩薩聖者的隊伍里沒有絲毫可能會鑽進一個世俗利益第一的私欲漢,藉此也不難得見他寫的什麼與佛法境界中照見,完全是騙人的假話,更何況認證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眾生的成就利益,宇宙中更不可能有哪個成就者會為了凡夫交情而踐踏眾生的慧命。因此,無論他有怎樣顯赫的法王地位,他的我執行為同樣清楚地昭告了他是個寄居的假大德,寄居殼下遮掩的本質還是個禽獸,且是個妄語戒都不能信守的糟糕人物,連道德品質稍好的普通人都比不上,普通不學佛的好人也不會為了某種人際交好而做出這種指鹿為馬、是非顛倒的劣行,這種人怎麼可能是真的佛菩薩大德?怎麼能將座下弟子帶向解脫?至於那個惱羞成怒的法王,更不必多說,百分之百的凡夫庸人,煩惱纏身,另一個寄居者而已。幾十年道貌岸然聖者菩薩的偽裝,終究在利益關頭蓋不住三業實際顯現的凡夫真相。
寄居者的可惡在哪裡?前面說了,軟殼蟹的寄居為害不大,但佛法界的寄居者貽害無窮。因為他們佔據的是渡生者的位置,原本這樣的位置只能是真正的成就聖者才有資格站上去,然而乘末世混亂之風他們機緣巧合地登上了那個位置,如同狡猾的寄居蟹鑽進了螺殼,不明真相的眾生便真的以為他們是聖者大德,虔誠供奉,專心依學,滿以為成就解脫在望,結果錢財被他們巧立名目挖空,學到的,卻是一堆凡夫業障,不僅不能成就,反受連累地獄有份。
由此我聯想到釋迦佛陀為什麼要遺下智慧與神通展顯的記錄。寄居者可以死背經書,可以假閉關,可以伏藏、開藏,可以在石頭上印一個假足印,這些都可以虛晃偽裝,但佛菩薩的智慧神通力他無論如何偽裝不出來。比如他凡有世間作為,皆平淡無奇,錯漏百出,連凡夫聰明人都比不過,又如何偽裝成神通智慧廣大的佛菩薩?比如將一顆金剛丸放在弟子手中,他不是真的佛菩薩,就沒有辦法讓這顆金剛丸真正具有金剛性、具有生命力,讓它自行跳動飛旋來無影去無蹤,甚至穿牆入壁。因為他是凡夫,他不具有另外一重空間的力量,來超脫現實世界四大的限制,當然就無法實現將一種物質賦予生命力和超物理的聖跡。再比如,根據佛陀遺教,蓮師傳承,在真正的大聖者祖師中,他們為驗證自己所修曼陀羅是否建立成功,就會取來一塊幾百斤重的大石板,壓住空的曼達盤,有六到八個喇嘛坐在石板上監看,僅留出石板中間空位,由執法的聖者祖師在上面繪製曼陀羅或法性種子字,一當繪製完畢,聖者祖師將展顯其真正成就證道的聖量,一吹彈指,其聖者道量將使石板表面用五彩沙繪製好的曼陀羅或種子字圖形,穿過石板進入下面的空曼達盤中,完整清晰,此乃聖義隔石建壇。毫無疑問,能有這種道量的絕對是佛菩薩再來,而當今世界的寄居者們有誰能亮出這樣的真鋼來?這種佛菩薩的證量力,寄居者斷然偽裝不了,因而佛陀才留下這面智慧與神通的照妖鏡照徹末世寄居者真相,護佑芸芸眾生的慧命。但,須當小心,寄居者面對真聖量,通常的反應是立刻強調什麼佛法不講神通,這是他遮掩醜陋本相的伎倆,然而無用,因為他的說法實際是謗佛,佛陀三藏經典中處處闡揚神通聖跡,說佛法不講神通正是與三藏背離,與佛陀對立。即便如其所說不顧世尊的神通說法,那麼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智慧展顯他能做多少?一個藍臺,兩個雕塑,寄居者們就束手無策了,還要自稱佛陀菩薩,不是愚弄眾生的禽獸是什麼?
其實寄居也就罷了,寄居者只要生起慚愧真心,謙遜內斂,學會處處以佛法準則為三業行持標準,發奮修學以圖自覺覺他,也就能很快變成如法的善知識,自己的硬殼也就長出來了,甚至可能很快得到成就。已然寄居卻還不知道惶恐,還不知道謙虛謹慎如法勤修,不知道檢點心行以佛弟子應有的正當行為長出自己的殼甩掉寄居者的惡名,竟還要肆無忌憚的招搖過市,罔顧佛法戒律而貪名奪利,爭風鬥勇,自作聰明耍弄那個根本不屬於他的外殼,借顯赫地位以實現他貪名逐利肥家養業的骯髒目的,你不砸他的殼都不行,因為眾生殷殷期盼解脫的目光不允許對這種不知羞愧的寄居者有所寬容。
佛弟子都應該清楚一件事,我們皈依佛門修行學佛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學到佛法,為了掌握了生脫死的解脫法,我們的一切修行努力都是為了達成這個最終目的。在求學佛法的路上,我們得學會清楚地判別哪些東西是不必在意的外相,而哪些是必須追求的真實,才不至被障入歧途白費光陰。我們是為法而來,為解脫而來,誰真的擁有佛法,誰真能讓我們解脫,誰是依教奉行的真聖賢,這是我們惟一需要執取的依止標準,其他諸如身份地位以及徒眾多寡或聲勢氣派等等,統統是外相,統統不必在意。不僅不必在意,更應清醒了知,這些炫目的外相往往正是某些凡夫或妖邪之徒寄居的殼。人生萬般難得,耽誤不起,因此,如何透過那一個個光鮮亮麗的外殼,看清殼下是否掩蓋著一個鳩占鵲巢的寄居者,這是每個身處末法的佛弟子必須認真研討的功課。這就如同行商於偽劣產品氾濫的市場,你必須具備一雙能鑒出真假貨物的精睛火眼,才能保證你的前程甚至生存,更何況是事關成就解脫的大事,不可等閒視之。
忽略一切世相,站在佛法的原則上衡定一切,這就是一雙明亮的擇法眼,能看透種種寄居伎倆,不被迷惑而行於正途。正如那大德,當他在認證這麼嚴肅的大事因緣上出爾反爾之當時,我們就應該智慧地脫離眼前的是非波瀾,冷靜反觀:他的行為與釋迦佛陀的教戒是否相符,是否相違?他這麼做的目的,是出於菩提大悲利益眾生,還是出於世俗我執、私利權衡?他的行為是不是與他尊貴的身份稱呼相符合的聖者行為?如果是真的佛菩薩,比如釋迦世尊、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他們,會不會像他一樣出爾反爾,做過的事情不承認?釋迦世尊、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他們會不會編造認證書?會不會弄不清楚認證對象是什麼因緣來歷,提筆亂寫?釋迦世尊、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他們會不會妄語欺詐眾生?這些佛菩薩聖者,會不會是智慧低下,毫無證量智慧境顯連個聰明凡夫都超越不過的愚癡漢?會不會是貪圖供養名聲,遇到利害關口自身安泰第一,人際周旋第一,眾生慧命丟到腦後的道德低俗之徒?如此思維清理下來,用佛法原則測照他的三業,其背離佛陀法教的凡夫心態、妖邪本相便一覽無餘。這時就可以清清楚楚看見他的身份、地位、聲勢以及眾人的尊奉朝拜等等,全是正在碎裂剝落的寄居殼,一個欺世盜名、魚肉眾生的禽獸已昭然於天地。
這種分辨測判不是世俗的計執,而是擇法,是佛弟子成就解脫之必須。
 
 
另記:
最近,有人想要皈依拉珍,不錯,我懂得世尊遺教之真皈依法,也懂得如何保證升起皈依境,但我不為人授皈依。因為我是個慚愧的人,還在修行,跟大家一樣,仍在進取,不具備足夠資糧舉行皈依。拉珍希望眾生解脫,因此寫下這一篇篇文論,為艱難末世的莘莘佛門學子,打造一面照妖鏡,你們舉著這面照妖鏡走修行路,就能劈開妖魔橫亙在你們面前的荊棘,你們就能找到真正的聖者,向真正的大小菩薩們、阿羅漢們,求得皈依。此時,拉珍的心願足矣。
在此還要說明,依釋迦世尊為師的弟子中有很多寄居者,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中也有很多寄居者。例如有一位寄居者給我發來email,說他是在西藏被認證的大仁波且,他也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與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關系很好。他說拉珍維護第三世多杰羌佛,宣揚正法,功德無量,應該有資格接受「現量大圓滿」灌頂,他決定要向第三世多杰羌佛推薦我,希望告訴他我的地址。我回復他說:「我已於約十五年前有幸得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灌頂傳法,修持非常殊勝。後因緣離散,久未得見佛陀真顏,此乃我自身業力深重的關系,因此而慚愧修習德行,尚未夠格奢求無上大法。我已從一和尚手中請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東行說法》,對我來說,這就是至寶。」
為什麼說這位仁波且是寄居者?因為他自稱大仁波且,卻不明白,破邪顯正,顯揚佛陀正教,這是修行人的本份,做一點份內之事就要跟佛陀邀功請賞,這是惡劣的寄居者幹的事情,不是真修行人。我所做的這一切,不是為了從法界尊師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裏換得「現量大圓滿」的修法,而是真實的為了眾生慧命,講講破愚指南的真理,讓眾生有學到正法的途徑而已。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姓名: 驗證碼:  【換一張】
恭讀經典須知 展開 隱藏

金剛經云:「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經是法寶,我們眾生離苦得樂的法船,所以我們學佛修行的人,對於如何安放經書的常識,應該有所認識,三藏十二部一切經典,及成就聖人所著法著等,我們都應該看待比何任珍貴寶物都重要,比自己生命更重要。所以恭敬態度奉持經書,恭誦經書,乃至助印佛書,都能增長自己福報、啟發智慧,反之,則也可使自己了福及墮落,萬萬不可大意。
如何安放經書,簡述如下:請點我